“下嫁”的职场人?有人感叹“感觉自己倒退了20年” _草菇烧笋网

      <kbd id='nGfNf'></kbd><address id='SSjjl'><style id='aStLa'></style></address><button id='tsroJ'></button>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网络文化 >

          “下嫁”的职场人?有人感叹“感觉自己倒退了20年”

          点击:13818
            

            退一步清零 那些“下嫁”的职场人

            你要学会将目光出离于情绪之外

            我就是个下嫁的小媳妇

            “唉,我就像个下嫁的小媳妇……”雨文一坐下来就不断地唉声叹气。

            雨文是我一个非常能干的朋友。从高节奏、高要求的外企大公司出来后,她着实快乐了一阵子。30岁,对于职场女性来说,要孩子既是现实的重要规划,也是个理直气壮休息的理由。

            “当时,我盘算着给自己3年时间,凭自己的资历,找一个‘不那么好’的外企慢慢做。等有了孩子,可以正常休产假,孩子两三岁上幼儿园了,再开始第二轮事业冲锋……”雨文一切都计划得妥妥当当。

            雨文的简历如期地得到了几个企业的青睐,经过认真分析,她选择了一家刚进入中国、各方面都在筹建之初的企业。她觉得可以将原来的积累慢慢整理和实践,从容不迫地走过几年。

            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但“好日子”没过多久,雨文的烦恼就接踵而来。

            “你完全想象不到我每天面对的是怎样的‘低级错误’,连一个PPT都搞不定!客户沟通,员工为什么不能提前准备,那些计划是闹着玩儿的吗?太不规范了……”

            雨文说起来气鼓鼓的,习惯了大企业的她实在难以接受新企业规范缺失的状态。

            多年练就的涵养和职业化掩不住雨文的愤怒和鄙夷之情。渐渐地,她的下属开始对她有微词,两个同事干脆离职了。

            “昨天老板找我谈话,说我理解你在大公司做惯了,但你也要给这边的同事时间……毕竟公司的发展要靠大家来努力,超越公司发展阶段的要求只能给人以压力,而现在我们需要动力……”

            雨文不服气,找我这个生涯咨询师诉苦。“我真的体会到了那些下嫁小媳妇的感觉。明明‘出身名门’,见识、阅历都有一定水准,却不得不去和糟糕的人与环境相处,忍气吞声,真是太憋屈了!”

            “你选择这个企业时的初衷是什么呢?”我问雨文。

            “新企业,一切都刚开始,正好我可以整合经验,塑造新环境。”雨文说着,叹了口气,“可是真要面对这种初创期什么都不行的状态,就有点抓狂了。”这时,雨文的脸上现出纠结的神态。

            “那你希望它是什么样子的?”我接着问。

            “希望它一切规范,做事高效,人员素质整齐……哎不对,这怎么又回到原来的企业去了呢……我是不是有点分裂了?”雨文的眉头皱成一团,似乎被自己给弄糊涂了。

            “有一句话叫‘不忘初心’,你能告诉我是什么意思吗?”我笑着问了一句。

            雨文愣愣地看了看我,突然笑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也是,我怎么走着走着就忘了自己要的是什么呢!”

            我感觉自己倒退了20年

            柔桑是从外地前来咨询的。一路风尘仆仆,再加上焦虑的情绪,使得她看起来有几分憔悴。她告诉我她本来也在北京工作,去年“逃离北上广”,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一个经济不发达的三线城市。

            “我当时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明智的,人生苦短,没有必要那么较劲。能够和亲人在一起,去掉买房的压力,减慢工作节奏,提升生活品质……”

            柔桑说得没错,许多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选择回乡,都是希望有个更为轻松的生活环境。

            柔桑用积蓄买了大房子后,凭借不凡的资历进入当地小有名气的企业,做了管理者。收入虽然没有原来高,但是职位得到了提升,也没有从前那种争分夺秒的压力。

            “但是一切并不如当初那么理想。”柔桑摇摇头,“地方上做生意和一线城市完全不同,经营模式和理念有很大差距。”

            柔桑进入的这家企业,多年来主要的客户渠道来自当地的一些关系。随着政策变化,企业发展遇到了难题,目前正准备转向更广阔的市场,这也是企业引进她这个大城市人才的原因。

            “我本来也认为可以好好施展一下,但真正融入,才发现面对市场的改变不可能一蹴而就。企业在多年的经营模式惯性下,想快速转身,要割舍的东西太多了……”

            而且整个企业重关系不重质量的风气很重。提升质量不敢投入,原来的关系单位又不能丢。两三个月下来,柔桑这个大城市精英无论是企业改革还是市场开拓,都进展不大。

            “我很焦虑,因为老板开始明里暗里敲打我了。我的工资很高,如果一直不出业绩,简直无法交代。”柔桑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

            “从这个月起,我已经开始跟着大家跑关系了,和地方上的人打交道,我还真不擅长,一切要从头学起。最关键的是在市场上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现在反过头来退回去走关系,这种变化让我很难受,仿佛倒退了20年……”

            柔桑的语气里充满不甘与委屈。

            “尤其在朋友圈看到原来北京的同事又在开拓新项目,获得新成绩的时候,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我现在最困惑的是,究竟应该继续留在家乡,还是回到北京来。”

            柔桑的这个取舍显然不容易。她在家乡已经买房落户,所有的关系好不容易都已尘埃落定,如果再重掀巨浪,又是一番人仰马翻。而且回到北京,她将面对的也是现实的压力,过去的困境又会重回面前。所以,一切必须从长计议。

            我拿出了生涯选择当中最常用的工具——平衡单,和柔桑一起将她在生涯选择中考虑的因素一点一点地列入表格,并耐心地加权分析。

            柔桑告诉我,她生命里最在乎的是家人,她从小看着父母从乡下打拼到城市,一切太不容易,如果家人守在一起,是人生莫大幸福。对于职业发展,她没有太强烈的渴望,只希望做一份踏实的工作,有一份生活保障就好了。“我没想过要大富大贵,收入能自立就可以了”。

            经过细致的盘点和思考,柔桑的平衡单上两种选择分数显现了出来,留在家乡是157分,回到北京是95分。

            看着两个分数,柔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谢谢老师,我知道怎么选择了。其实我心里一直是希望留在家里的,否则当时也就不会毅然放弃北京的一切。”

            “但是,这份工作实在让我太难受了,所以才有回北京的想法。现在我想,可以换一份工作,让自己不那么焦虑,并通过其他方式,让自己一直保持和时代接轨。”

            柔桑的脸因兴奋而泛着红光,声音里充满了自信。

            为了儿子的前途我不得不放弃自己

            和柔桑的逃离北上广相反,周晓为了儿子,从家乡——一所中等城市的大学辞职,举家进了北京。

            人说“进京降三级”,果然如此。原来在大学当处长的周晓,到了北京只能进入一所普通中学当德育老师。而且到了学校她才发现,自己的年纪已经过了进一步提拔的界限。

            “校长找我谈话的那一天,我特别失落。我是个好强的人,原来在大学一直干得不错,想着在北京进中学怎么也可以做个主任,没想到降到一文不名……”

            更难以忍受的是,近两年,能干泼辣的周晓不得不看着自己带过的年轻人一个个成为她的领导。

            “他们能干我也高兴,但是看着他们居高临下的样子,实在有点气不过……”周晓说起来禁不住泪光闪闪,可见平时积累了多少委屈。

            而且,因为政策不同,这些年轻人一进入学校,工资起点就比较高。所以每个月的发工资日,就变成了周晓闹脾气的日子,看谁都不顺眼,年轻人都躲着她。

            时间长了,被她挤兑过的年轻人也慢慢表现出不满,她的工作氛围日益紧张。

            “这样的状态有可能改变吗?”我问周晓。

            “政策上的原因没法改变,要改变的只有心态。本来我也想能不能在外面做点什么,但是因为儿子在本校上学,我暂时还不能离开学校。”

            “儿子还有几年上大学?”

            “4年。”

            “4年之后,你会有什么新的变化吗?”

            “这……我倒是想过,我在高校做了那么多年老师,很喜欢讲课,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去一家教育机构做自由讲师。”

            “那么在4年里,你可以为这个目标做些什么吗?”

            “我想我可以从了解教育机构开始,现在我在中学,已经有不少便利条件……同时,我也要找到自己的专业方向。”

            随着周晓的叙述,未来的场景越来越清晰,她的眼睛也越来越明澈了。

            “感觉一下你自己,和刚来的时候有什么不同吗?”我提示周晓自我觉察。

            “当我把目光都放在自己那些不公平的事上,就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对不起我,但如果把目光放在4年后,感觉一下子生活有希望了。”周晓的声音有些兴奋。

            “这对你有什么启发吗?”我抓住时机促进。

            “和改变不了的东西生气是没有意义的,我应该调整心态,把眼光放长远,好好为未来做准备。4年后儿子上大学,我也可以重新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了。”

            周晓走的时候,已经是释然的样子。“原来我一直以为,我因为儿子而不得不放弃自己,现在才发现儿子可以成就一个新的我”。

            职场“下嫁” 退步原来是向前

            人们对“下嫁”的传统理解是地位高、条件好的女方,嫁给各方面情况相对要弱于自己的男方,仿佛屈就了。

            进入新时代的今天,职场上也同样存在着如同“下嫁”的状态,一些职场人或迫于某种压力,或因为其他追求,牺牲了原有的拼杀地位,选择了“纡尊降贵”的姿态,去从事看起来低于原来位置的职业。

            这种选择,虽然也是心甘情愿,但仍然摆脱不了固有优越感和现实失落带来的挑战。

            无论是雨文、柔桑,还是周晓,初到新单位都是信心满满。这种信心与其说来自过往的积累和经验,不如说来自原单位高人一头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让她们戴上了一层傲慢和高期待的“眼镜”。

            通过“眼镜”,雨文看到的是新公司什么都不行,新同事素质太低;柔桑看到的是家乡企业的落后和过时;周晓看到的是人人都对不起她……这些视角给她们带来的只有愤怒、无力和失落。

            要改变“下嫁”的心态,他们首先需要问自己“下嫁”的初心。

            每种“下嫁”都是另有所图,都有隐性的获得。雨文为了调养身心,养育孩子;柔桑为了减少压力,和亲人团聚……每个理由都非常充分。不断提醒自己选择的初衷,才会更为冷静地面对“下嫁”后的种种挑战。

            其次,“下嫁”的职场人要学会面对现实,既然每个选择都要付出代价,那么他们现在的代价就是要面对某种“退步”或“归零”。

            活在过去的辉煌里是适应现实的最大障碍。如雨文和周晓,每念及过去,都会让她们离现实更远。所以,脚踏实地、耕耘当下才是明智的选择。

            最后,“下嫁”的职场人也要学会将目光出离于情绪之外。比如周晓,纠缠于眼前的情绪无法自拔,进一步地破坏自己的职场环境。但仔细想想,这样的局面并不是永久的,许多人在特殊状况过去之后,还会“再入江湖”。

            所以,“下嫁”的日子可能只是休养生息的缓兵之计,千万别把暂时当成永远,一头扎进短暂的得失里,因冲动而坏事。

            其实,回过头来看看那些曾经“下嫁”的日子,许多职场人会心生感慨。在这样的一些时光中,他们学会重新审视自己,放下傲慢,锁定目标,变得更为成熟和理性。这为他们未来的职场腾飞奠定了基础。

            也有另一种职场人,也在这样磨砺的时光中变得更加朴实,懂得生活,珍惜当下。

            不久前,雨文给我发来一条信息,说自从调整心态后,已经完全适应了现在的企业,感觉自己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每天也都在成长。现在从心里体会到“退步原来是向前”。

            林欣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罗攀】
          顶一下
          (80075)
          踩一下
          (45810)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