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 > 内容

近4年全国1100余禁毒民警牺牲 平均牺牲年龄41岁
发布时间:2014-6-30 1:20:03   作者:佚名

  公安部禁毒局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1月至11月,225名禁毒民警因公负伤和死亡。其中,因公死亡24人,因公受伤201人,死亡和受伤比例为历年之最。

  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至2012年,在禁毒中牺牲、负伤、意外和过劳死亡的公安执法人员达923人。近4年时间,超过1100名禁毒民警牺牲,平均牺牲年龄41岁。

  今天,3位牺牲禁毒民警的家属向《法制日报》记者讲述了亲人生前鲜为人知的故事。

  施翔宁:急流卷走24岁英雄

  施翔宁生前是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公安局缉毒民警,1982年参加公安工作,4年后的一次缉毒行动中因公牺牲。

  勐海县西定乡与缅甸的老莫村相隔不到7公里。受高额利润的驱使,老莫村曾有近三分之二的家庭参与贩毒,成为毒品渗透入境的中转站和跳板村。勐海县禁毒形势极其严峻。

  1986年9月,施翔宁在勐海宾房电站堵卡时,一名毒贩企图携带毒品通过关卡,被他一眼识破。见势不妙,毒贩拔腿就跑,施翔宁和战友们紧追不舍。身背大烟的毒贩负隅顽抗,企图渡河而逃。

  当时正值雨季,施翔宁不顾乱石丛生、河水滚滚,立即跳入流沙河抓捕毒贩,被急流卷入乱石堆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牺牲时仅有24岁。

  施翔宁的妻子孙洁也是一名缉毒队员。她说:“我知道要面对现实。当时看到那个现场我就知道,翔宁没有生还的可能了。但是亲人们还在不断地沿着河寻找。他们抱着一线希望,也许翔宁被冲到老乡家里了,也许失忆了,找不到家。”

  丈夫去世后,孙洁多次主动放弃调离禁毒岗位,在云南禁毒一线工作了29年。

  罗扬:殉职时孩子还未满月

  “孩子刚刚出生,还没满月他就走了,孩子连父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唯一的一张全家福照片,还是在医院照的。”6年了,一提起丈夫罗扬,余洁就泣不成声。

  2008年10月31日上午,贵州省大方县公安局禁毒大队获悉,正在办理的一宗特大毒品案犯罪嫌疑人即将携带毒品现身。傍晚时分,禁毒大队民警罗扬接到赶赴公路收费站设卡拦截毒贩的指令,当即与战友一起驾车出发。

  雨大雾浓,路面湿滑,但案情重大,刻不容缓。警车行至距沙子坡收费站500米处时,不慎翻下23米高的公路坎,4名民警不同程度负伤。伤势最重的罗扬虽然经过一周的抢救,仍不幸以身殉职。

  “出事时我还在坐月子,家里人怕我接受不了不敢告诉我。我每次给罗扬打电话,他的同事都说他在执行任务,直到第三天我才知道。”余洁边哭边讲述。

  “他走的那年只有29岁。他性格很好,是个爱笑的人,对我更是没话说。”余洁回忆说,“我赶到医院时,他仍有意识,还安慰我别哭了。医生说,即便保住性命也是高位截瘫,对以前生龙活虎的男人来说就是一种煎熬,离开可能是解脱。”

  罗扬和余洁的孩子今年6岁,是余洁一个人带大的,爷爷奶奶很少来,可能每次看到孩子都会让他们想起那段痛苦的回忆。

  余洁告诉记者:“要不是为了刚出生的孩子,我当时也不想活了。罗扬是10月出的事,孩子也是那时候出生的。每次孩子过生日我都会想到罗扬,孩子常问我为什么哭。”

  “没有什么固定的时间,晚上回来都是后半夜,出差经常一两个月,每次蹲点电话也不能接,回来从头到脚都是草,扔下一堆脏衣服,现在真后悔当时没对他好一点。”直到现在,余洁仍然沉浸在深深的思念中。

  陈重章:兢兢业业因公牺牲

  2002年4月,陈重章等12名优秀复退军人被云南省保山市公安局招录为首批查缉协警,开始了他11年的禁毒生涯。此后,他从一名协警考为正式民警,后来担任中队长、副大队长并主持工作,一路的艰辛可想而知。

  2002年以来,陈重章先后参与、指挥流动查缉大队查破毒品案件3476起,缴获各类毒品1965千克,抓获犯罪嫌疑人3221名,缴获毒资1600余万元,查获制毒配剂135吨。

  陈重章牺牲前几天临近2014年春节,本来队里安排他回家休息,但是除夕夜腾冲猴桥发生6死3伤特大持枪杀人案,接到支队指令后,陈重章第一时间赶往腾冲边境参与缉捕,一干就是4天4夜,直到嫌疑人成功抓捕归案。返回后,本来要回家休息几天的陈重章,由于禁毒支队正急于侦办“2014-24”部级毒品目标案,警力不足,又奉命投入到该案侦办中,承担难度最大、风险最高的堵截抓捕毒贩任务。没想到,这次出征途中发生交通事故,陈重章不幸因公牺牲,时年34岁。

  陈重章总是把自己的满腔热血投入到禁毒事业中,无论是艰难险重还是再苦再累的任务,即便是刚刚出差回家,或是头天晚上通宵查缉,他总是欣然接受,从不讲条件,有的只是一句话:保证完成任务。□本报记者刘子阳

上一篇:评论:为息访“招安”访民 不如回归法治渠道
下一篇:评论:违法征地不止 毒气攻击难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