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套路贷”套牢企业 维权路希望何在
发布时间:2018-11-19 15:17:08   作者:不详

(编者按):“虽吾心易碎,然吾心不可破……”身心具如磐石般坚硬,每一滴血液,都是滚热沸腾。他——江苏省太仓市茂林置业有限公司法人周军。信念坚定,意志如钢。法制之心更是若永恒之火,永不熄灭。哪怕是他现在暂时失败,他的信念、意志、法制之心,亦然不破不败!所以,他无所畏惧,哪怕他知道下一刻会去死。他身易碎,然,心不可破!周军是一个非常有内涵的人,这样的年龄,能够有这样的思想造诣,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的确,依法做事亦然成为周军心中的一轮太阳,照亮了他的世界,成为了他人生的准绳和基石。他坚信:权为民用,以民为本的体制理念。然而,他更深深地知道:当灾难来临时,他必须顶住,当敌人来犯时,他必须反击。周军在最初的维权过程中,是充满希冀的。纷繁复杂的各色“套路”,杂七杂八的种种来自不同领域的“点子”,混淆了他的“是非”观点、理念…,可谓精彩纷呈、五花八门。“精彩绝伦”?“险象环生”?都不为过?都不好说,“套路贷”?疑点重重;“内外勾结”?疑雾浓浓。好像冥冥之中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控着。然而他并没有放下希望之灯,毅然决然踏着黎明前的黑暗,怀揣着执着走向心中的殿堂,走进媒体的视野。。。

尊敬的媒体:

我是江苏太仓市茂林置业有限公司法人周军,于2010年07月份从上海来太仓璜泾镇投资房地产开发。我公司先后开发了“上海丽晶新城”,“茂林财富中心”“茂林尚街”三个项目,总建筑面积约六万平方米,总投资额约为4亿多元,目前三个项目均已交付使用。其中住宅入住率为100%;商业用房入住率和出租率均已超过70%。可是一个好好的企业,却由于地方黑恶势力的渗透和企业内部另一个股东杨文光内外勾结,司法机关不能公正执法,使得太仓茂林置业有限公司陷入万劫不复的困境,公司面临的民事诉讼案多达数十余起,涉及资金高达8000万元以上。其中杨文光挪用公款,个人借款利用职务之便在未取得公司董事会决议的情况下偷盖公司公章以公司名义为其个人借款进行担保,超越权限擅自将公司资产抵押给银行套取现金供个人挥霍消费的案件,案值就达到4000多万元;杨文光勾结黑社会成员詹如金虚假诉讼案,案值达到500万元;杨文光勾结专门从事高利贷经营活动并带有黑社会背景的王抒刚虚假诉讼案案值高达1500万元。杨文光勾结黑社会成员詹如金将已经消亡债务重新起诉案达500万元。目前太仓茂林置业有限公司已面临全面瘫痪状态,已售房屋尚未办理房权证的小业主还有二十几家,面对企业目前所面临的困境,我作为太仓茂林置业有限公司法人痛心疾首,心情非常的沉重。我从上海到太仓来投资先后投入近8000万元的资金,现在是血本无归。同时我名下的上海所有资产均被牵连查封(共计五套房屋)拍卖。2016年8月份杨文光又纵容地痞流氓,施工队承包人向春荣,伙同四五十个不明身份的人员对我上海的公司、我的住地,以及我个人所属物业地进行轮番围攻阻拦,造成我本人处于有公司不能正常上班,有家不能回的窘境。

现我就把一个好端端的企业如何坠入悬崖的演变过程向社会公布一下,希望能得到正义的呼声:

在太仓茂林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三个项目相继竣工交付使用,工程进行最后税务清缴核算阶段。杨文光为了掠夺公司资产勾结黑社会人员詹如金和地痞流氓向春荣(施工老板),他们三人密谋由杨文光私下写了一份未经董事会讨论的且违背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承诺书给施工队承包人向春荣,协议约定工程竣工后即付款到95%,逾期付款承担年息百分之三十六的高息。这份承诺书完全违背了原合同对付款的约定,他们明明知道是根本无法兑现的。他们三个人的目的就是联合给我下套,并由向春荣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和谩骂,期间我每次到公司办公向春荣都会亲自带人来公司进行威胁恫吓骚扰,同时杨文光又和黑社会成员詹如金逼迫我将太仓茂林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詹如金,从而方便杨文光大肆掠夺太仓茂林置业有限公司财产,杨文光为了他敛财不受干扰,他还策划并伙同黑社会人员詹如金,地痞流氓向春荣以及向春荣手下的蒋姓项目经理和五名黑社会人员于2015年7月3号对我实施了绑架,将我从上海闵行区绑架到太仓市陆渡宾馆,本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并卧床十几天,后由于时任太仓市委书记王剑峰的干预,最后处理结果是主谋、原凶均逍遥法外,唯有5名黑社会打手处于七天治安拘留。当这5名黑社会打手出狱后,杨文光,詹如金,向春荣曾为他们接风洗尘并支付了20多万元的雇用金。杨文光等主谋为何能毫发无损?当时处理这起绑架事件的是时任太仓市公安局徐姓副局长,时任璜泾镇派出所徐达所长及陆渡派出所等相关领导人员,他们在处理这起绑架案件时是明显偏袒于主谋的,他们做我的思想工作并让我签了一份不追究主谋之一向春荣和他的蒋姓项目经理的刑责的承诺书,理由是即使判了向春荣和他的蒋姓项目经理有期徒刑的话,向春荣出狱后还是要跟我纠缠不清的,为了息事宁人,无奈我也只好违心签了这份承诺。这表面上看是为了我着想,其实这里的玄机我后来才知道,如果当时向春荣和他的项目经理被判刑,其幕后主使杨文光、詹如金便会暴露无疑。据绑架我的几名打手事后透露(因为雇佣费太少),事后杨文光、詹如金除了用金钱摆平了这件事情之外,他们也通过在太仓市司法系统内部的人脉关系(黑保护势力)阻止了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杨文光第一步毒计得逞后,紧接便是大肆侵吞公司资产并转移个人资产。在杨文光大肆侵吞公司资产和转移个人资产时,太仓市太仓东港担保公司在明知贷款程序和相关手续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仍然将我公司位于璜泾镇茂林尚街价值1000万元的房产通过私下网签担保的方式,贷款500万元给杨文光供其个人消费。对于杨文光及詹如金等人的所作所为我司和我个人曾于2016年4月和5月份分别以书面形式向太仓经侦支队报过案,但太仓经侦支队以杨文光银行卡流水太多为由,暂不同意立案。我们认为杨文光有些事实是明显涉及到犯罪的,而经侦支队不予以立案让我们感到很难理解。难怪杨文光口出狂言:“在太仓我白道上有政府官员,司法界都能通吃(在杨文光犯了那么多案件后,杨文光生日宴请的客人中居然还有公安和司法系统的人员参与,为其出谋划策,真是奇葩)。黑道上有詹如金的保护,谁能把我怎么样呢?”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德不配位,必有殃祸。人品的本质是善恶有报的,一个突发的偶然因素,就会彻底玩完,这看是偶然,实则必然。我相信邪总是压不了正的,何况现在各级政府都在反腐倡廉,打黑扫恶,太仓市也不能例外的,太仓市是一个鱼米之乡,没有去过太仓的投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都会为之心动的,但进去之后的感受又是怎么样的呢?当时我来时是抱着信心来的,政府也是欢迎的,但现在却面临着倒闭的命运,究其原因除企业内部管理问题,外部投资环境以及黑恶势力的猖狂和政府及司法机关有些工作人员对黑恶势力爱昧的态度难道不是企业无法生存的致命伤吗?就我而言,我先后投入太仓茂林置业有限公司8000万元之多血本无归已成定局,而我公司实际债务仅有几百万元可是现在杨文光还伙同他个人的债权人诉我抽逃资金并动用了各种社会关系,其真实目的就是想把他个人的借款含那些虚假的诉讼都转嫁到我的头上,如果他的阴谋得逞我将会落得一个鸡飞蛋打、竹篮打水的可悲下场。就连那些无辜的小业主办理产权证也无法进行,现在坊间流传着如果杨文光这个明显有着黑社会性质特点的社会渣子其阴招得逞太仓将要改写历史了,我真的感到寒心!并感到非常地冤枉和无助!如果杨文光之流的卑鄙下流手段不能得到公正的惩治,天理何在?法制何在?太仓这个鱼米之乡不就变成了投资者的坟墓了吗?为此我希望舆论能介入分辩事实真相还社会一个公道!

【编后语】听罢泣述,不由使人掩卷沉思……“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嗟呼!苍天在上,公理浩荡,朗朗乾坤,日月神明,岂容虎狼当道。 “徒见银,不见人。”欲盖弥彰。“冬天下雨、夏天下雪”岂非怪哉!江苏太仓市茂林置业有限公司法人周军真的是“将登太行雪满山,欲渡黄河冰塞川”啊!欲说望眼欲穿,不如说望"法"却步、形影相吊、孤路难行!近年来,一次次、一个个案件相继向世人昭示,挥斩了多少个魑魅魍魉,又点燃了多少根几经崩溃的神经。。。。。。周军似乎有一种浴火重生的感觉,但却欲言不行,欲罢不能。

执法者,是横亘在党和人民之间的调和剂、粘合剂,起着一种特殊的纽带关系。执法者,若为人民、为党服务,则坦荡如砥;若为利益、为己服务,则难见公平正义。人民群众的小事就是我们的大事。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诚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新一届领导班子记者见面会所说:“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人民的监督,就是对公权力的鞭策。不要置若罔闻人民的期待。。。。。。。

关于事件的进展,我们将继续关注。

编辑:吴刚

上一篇:重视鹤鸣山旷世盛景 向扬尘说不
下一篇: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政府:国土资源局文件成空文 执法大队“蜗牛”出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