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山西长治市原纪检委书记马彪涉嫌渎职不作为滥作为 导致两千亿国有资产流失
发布时间:2018-9-11 11:11:23   作者:不详

——致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的第二封公开信

尊敬的中纪委赵乐际书记:

您好!

前不久,我以一个老新闻界工作者的身份,向您反映山西省长治市纪检委书记、监察委主任马彪及其干部监察室主任程晚英,涉嫌严重违法违纪的线索。也不知您收到没有?

今天我再给您提供马彪几个重大违法乱纪的线索。

马彪,男,汉族,1962年12月生,河北省武邑县人,1994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0年9月参加工作,大专学历,工学硕士

1980.09——1982.09太原重型机器厂减速机车间铣齿工人

1982.09——1985.09山西广播电视大学机械专业学习

1985.09——1991.11太原重型机器厂总师办科技管理技术员

1991.11——1996.12太原重型机器厂综合技术处副科长、工程师(其间:1995.03至1996.12国家机械工业部重大装备司交流干部)

1996.12——1998.09太原重型机械集团技术质量部副部长(副处)

1998.09——1999.03太原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纪委书记、综合部部长

1999.03——2000.01太原重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技术质量部部长兼党总支书记(正处)

2000.01——2003.01太原重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办公室主任、党总支书记

2003.01——2003.12太原重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技术中心党委书记、第一副主任

2003.12——2004.12临汾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副主任

2004.12——2006.06临汾市政府副秘书长、市政务大厅管理中心主任

2006.06——2007.05侯马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2007.05——2009.08侯马市委副书记、市长

2009.08——2009.11侯马市委书记、市长

2009.11——2012.09侯马市委书记

2012.09——2015.08山西省纪委党风室副厅级室主任

2015.08——2017.03长治市委常委、纪委书记

2017.03——2018.05长治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市监察委员会主任。

从简历看,马彪一生中经历了四个重要转折点:发轫于太原重机、发财于临汾侯马、发飙于长治地区,其中在省纪检委党风室的三年属于伪装潜伏期。下面分别谈谈他在长治、重机、侯马严重违法乱纪的问题:

马彪在长治:

涉嫌渎职不作为滥作为 导致两千亿国资流失

长治,是我国的红色革命老区。近年来,随着城中村改造步伐的加快推进,由于纪检委、监察委监管不力,长治市的小产权房泛滥成灾(不包括各县市),导致2000亿国有资产流失。

纵观长治的小产权房,有三种类型:一是村集体组织在村集体用地上建设的统建楼;二是一户一栋基础上原村民超建和加建的楼层,也称农民房;第三类则是外来开发商购买村里的原村集体用地,未经合法报建手续而建设并出售的房屋。

据不完全统计,小产权房竟然占全市主城区住房总套数的90%以上,在长治手续齐全的正规项目几乎廖廖无几。

(图为市政府后门的小产权房帝豪天成)

所谓“小产权房”,是国家重点打击的违法占地,违法建筑的“两违房”。它既没有国家颁发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也不没有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更没有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和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简称“五证”)。只要土地使用单位的村委会、企事业等部门同意,就可以随便乱建。据调查,有些小产权房竟然罔顾法律,发展到千亩大盘。

长治市位于山西东南部,是一个五线城市,城市常驻人口50万左右。现分为主城区、郊区、开发区。按国家规定,在长治建筑容积率为3.0,每建一平米房,承建单位需要缴国家土地出让金1100元;开发税费750元;廉住房易地建设费70元;城市配套费15元;人防易地建设费36元;成本税收300元;办证契税93元;办证公共维修基金90元;能评、气象、地震基金3元;散装墙改2.5元;劳保3元;测绘3.2元。一平米共合计2465.7元。也就是说,地产商要建一平米的房子,需要给国家上缴2465.7元。由于小产权房的开发商没有“五证”,他们一分也不用掏,而且利润空间相当大。假如卖出100平米的一套房,开发商就净赚24万多。如果十套房、百套房、千套房又赚多少?如果是千亩大盘又有多少套房?

2015年马彪任长治市纪检委书记以来,小产权房爆发式增长。据长治官方网络显示,长治有729个“两违”项目。按700个“两违”项目统计,共建面积大约有2000万平米。按上述公式,一平米2465.7元计算,少说也有2000亿国有资产被大量流失!

面对长治小产权房的严峻形势,今年8月28日,长治日报报道了《长治市召开整治规范“两违”领导组第六次会议》,杨勤荣市长在会上,强调各级各部门要从讲政治、讲大局的高度,坚定信心、勇于担当、积极作为。以零容忍态度,形成零新增态势,不断加大工作力度,确保“两违”整治工作持续有效推进。对729个“两违”项目进行逐个排查、梳理、研判。长治市政府尽管做了大量的工作,也没有彻底扭转这种局面。

(杨勤荣市长在六次会议上讲话)

小产权房的危害颇多,它是滋生腐败的温床,也是贪官的提款机。它不仅使国有资产大量流失,而且也给社会将带来很多不稳定因素。据一位知名律师介绍:

一是由于小产权房是在农民集体土地上建设,未缴纳土地出让金等费用,没有国家发的土地使用证和预售许可证,购买小产权房很可能会引发一系列不稳定问题和法律风险。

二是小产权房由于拿不到正式的房产证,因此并不构成真正法律意义上的产权,购房者实际上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小产权房不能向非本集体成员的第三人转让或出售,即购买后不能合法转让过户,甚至因为没有产权,未来在遗产继承时也会遇到许多麻烦。

三是在法律没有明确认可小产权房的时候,在建的小产权房可能面临停建或强制拆除、开发商跑路。购房者可能既失房屋又不能及时索回房款,若遇上国家征地拆迁,购房者将得不到拆迁补偿款或者安置。

四是小产权房的建设不在政府机构监管范围内,其房屋质量以及售后保修、公共设施维护、物业管理等也都难以保证。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其救济途径也相当有限。

长治市小产权房无处不有、无处不在,上行下效到处泛滥。无论在市政府的后门,还是在公安局和国土局的对面都比比皆是,就连市纪检委所盖的“党纪教育基地”也是违规建筑。

在调查中,售楼部的工作人员均习以为常地坦诚:我们“五证不全”,或答复“我们正在办”。但是,他们不仅已售出众多楼盘,而且售价与五证齐全的大产权房相差无几,有的甚至比正规的地产商还要高出许多。

长治的小产权房缘何泛滥成灾?为什么主城区百分之九十八的房地产竟然全是小产权?里面究竟有多少的利益输送和权钱交易?为什么当地政府多次“发力”,下猛药,治顽疾,又屡禁不止,且收效甚微?在调查中,一位领导说的好,市纪检委都不管,而且带头搞“两违”项目,我们有什么办法?

马彪,身为长治市纪检委书记、监察委主任,本该为官一任,守土一方。据调查,他到长治后,长治市的小产权房呈井喷式发展,已到了无所顾忌的地步,他涉嫌严重渎职、不作为、滥作为,能脱了干系吗?由于小产权房带来的各种弊病,据调查,几乎每周百姓去市政府讨要公道。

最近,中央发布了《严厉打击7类国土资源领域涉黑涉恶涉乱违法犯罪行为的通知》,马彪的所作所为客观上已起到了国土资源领域涉黑涉恶涉乱头目想起而起不到的作用!

据一位知情者讲,长治的小产权房由来已久,可以说是痼疾。马彪,系河北武邑人氏,据坊间传闻,马彪与河北商会交集较深,在他的庇护下,河北商会所盖的楼房全部是小产权房。

当记者追问河北商会背后的靠山是谁?这位知情者却不敢直面回答,笑着说,他可是长治的大领导啊!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山西兆盛公司,在长治市海洋般的小产权房的包围下,他们依法依规、按章交税,仅史家庄城中村改造一项,就向国家缴纳了8亿税收。却遭到了马彪及程晚英的疯狂打击报复。也许是兆盛公司不识时务,不愿同乎流俗?也许是程晚英向山西兆盛公司公开索要15亩地和一套楼房时,没有向马彪、程晚英之流俯首称臣,双手奉送?以致遭到残酷的打击报复。

今年5月,马彪在长治东窗事发。奇怪的是,马彪被免回到省纪检委后,不仅级别没降、安然无恙,据知情人透露,竟然恬不知耻又到侯马故地重游,是攻守同盟?还是寻花问柳?尤其是在长治公开索贿的红颜知己程晚英,亦逍遥法外。人们不禁怀疑,马彪是不是故伎重演,上下打点,又准备东山再起异地做官?在习总书记“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号令下,为什么“刑不上大夫”、“官官相护”的封建残余,还在纪检系统大行其道?为什么中纪委多年来根治“灯下黑”和“谁来监督纪检委”的问题,在山西却形同一纸空文?

山西的腐败,根子就在纪检委。从马彪的处理结果,不难看出山西塌方式、系统性的腐败又在山西省纪检委死灰复燃。这种选择性执法,别说百姓愤愤不平,就连倒台的腐败官员和断崖式处理的干部也心怀不满,侧目而视!

马彪在太重:

溜须拍马攀高枝 投机专营捞外快

马彪从太原重型机器厂技校毕业后,分配到厂减速机车间,尚是一个鲜为人知的无名小卒。但他善于投机钻营,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一步步青云直上。

据群众反映,2000年马彪任太原重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办公室主任、党总支书记期间,马彪不仅在重机厂有四套房产,而且市里也有房产。每套房均在150平米以上,有的将近200平米。知情人告我,他们重机厂的房子基本都是6层楼,唯独马彪敢在6楼上加盖一层。

太原重机厂

更为严重的是,太原重机厂技校归属国家一机部管理,土地性质为教育用地,并在国家教育部备案。在马彪的操纵下,他竟然胆大妄为、滥用职权把教育部的这块土地改变了性质,将重机厂技校的130亩地以整体6000万的价格卖给了太原铝厂,盖起大片商业住宅。其中有15亩地先前就以一亩一万的价格卖给了太重基建处的李某某处长,从而涉嫌获取了巨额贿款。

马彪在侯马:

官商勾结倒卖三千多亩耕地胆大妄为

省纪检委上报拟双规又使其金蝉脱壳

2003年1月,太原重型机械(集团)公司原董事长王国正调任临汾市任市长后,这个跳梁小丑紧随其后,被提升为临汾市政府副秘书长,从此便踏上了仕途之路。2006年6月,马彪被提升为副书记、代市长,2009年8月,不仅取“代”转正,而且迅速加官进爵晋升为侯马市委书记,使得一个本来性格暴戾、自我膨胀的人更加横行霸道,肆无忌惮。

据知情人反映,马彪在侯马任书记、市长时,除我给您的第一封信提供的线索外,又发现马彪滥用职权,公权私用,官商勾结,与三个房地产大佬交集甚密,经常勾肩搭背,朋比为奸,出没于歌厅酒肆,花天酒地,腐化堕落。马彪在市委市政府有国家给他提供的办公室,没想到,他竟然在侯马电视台还有一个秘密套间,时常去那里“办公”。电视台的某负责人(已去世),三天两头派美女为马彪服务。

一次,某局领导告我,他找马彪请示工作,市委市政府找不见,于是跑到电视台。马彪背靠在老板椅上,竟然一只脚放在桌子上,一边叼着烟,一边听他汇报工作。这与电视剧中的土匪有何两样?

马彪一贯横行霸道,唯我独尊,在侯马当市长时,书记必须听他指挥。当了书记后更加飞扬跋扈。侯马的城市配套设施费,他想给谁免,就给谁免。据知情人讲,他在侯马执政的六年里,被他减免的城市配套设施费不下几个亿。

2007年,侯马南西庄发生雷管爆炸案和西客站坍塌事故,死了几十人,为了保住他的乌纱帽,他立刻调动公安武警严密封锁消息,对上隐瞒事故真相。

也许,马彪在太原重机厂尝到了卖地的甜头。2007年马彪又把侯马最好的3000亩中心地段,以一亩20—30万的价格,分别给了他的三个房地产商,而且很多土地没有实行招拍挂。仅这一项使国有资产流失就达近50亿!

2009年9月,马彪调走后,侯马新来的书记,在搞城市建设时,发现中心地带已没有土地了,仅周边的土地一亩地已卖到160万—300万,两两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其中马彪究竟捞了多少亿?只待中纪委和山西省纪检委彻查。

同时,马彪在该市工作的六年里,涉嫌拉帮结派,结党营私,肆无忌惮,涉嫌滥用职权,行贿受贿,制造了一件件冤假错案,很多群众联名告状。据侯马一家历经抗美援朝、四川剿匪等无数战争的军人后代张大可实名举报:2007年山西侯马政府以旧城改造和建设新农村的名义,实际是商业住宅开发。由市委副书记包江带头,时任市长马彪坐镇指挥,动用公检法司等诸多单位欺上瞒下,百般摧残拆迁户,为开发商谋求暴利保驾护航,实施铁腕式非法拆迁。为达到商业开发目的,市委副书记包江在拆迁动员会上讲:“我们的办法是单户审批、集中使用”,“我们在省里、北京都有关系,不怕你们告,政府是块铁,谁碰谁流血,我们什么证都没有,只有逮捕证”。接着政府就用找毛病的手法,查税收、查超生、查前科,找不到就捏个罪名,拘留、逮捕数十人,加上被抓的上访人员已远远超出百人。

据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人说:当年,山西省巡视组接到群众的举报,到侯马调查后,认为马彪的问题十分严重,并上报领导拟将双规,据说呈请报告业已写好。马彪知道后,惶惶不可终日,立刻声泪俱下地找到他的靠山——王某某,王某某又找到曾在重机厂工作过的中央老领导,在其上下的周旋下,也许是得到山西纪检委某主要领导的默许,终使马彪金蝉脱壳,逃过一劫。

又据知情人告知,在山西省纪检委书记李某某离开山西时,该委各室主任在办公楼前为其送行。鉴于马彪以前的严重违法违纪的事实,李某某心知肚明,又放心不下。他握着马彪的手,心里五味杂陈,悄悄说,我可要走了,再也没法保你了,你好自为之吧。在场的各室领导听到后无不嘘唏、惊叹!

然而,马彪出任山西省纪检委党风室主任后,仍不学习不看报,不钻研业务,游手好闲。一次,新来的省纪检委主要领导在会上,提问马彪党的八项规定是什么?马彪竟然答不上来。气得该书记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

就是这样一位刚愎自用、霸气十足、唯我独尊、睚眦必报的涉嫌违法乱纪的犯罪的腐败分子。到长治市任纪检委书记后,不思悔改,仍然我行我素,阳奉阴违,沉溺酒色,典型的“两面人”,他涉嫌滥用职权,权钱交易,打击报复,该作为的不作为,不该作为的滥作为、乱作为。独断、暴戾,骄横、跋扈,人称现代版的“戴笠”。

十九世纪英国历史学家、政治思想家阿克顿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他认为,不管是信仰者的权力、王公贵族的权力、人民的权力、代表人民的、代表金钱的权力,还是自称代表自然法、代表进步力量、代表正义与和平、代表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的权力……只要它是以暴力为后盾(这是必然的),只要它失去了制衡,必然要成为“绝对的权力”,而成为“绝对的权力”后,就必然会倾向于残暴、腐败、不义。

马彪从起步伊始就为非作歹,投机取巧。随着职务的提升,更加肆无忌惮、骄横跋扈。奇怪的是,马彪多次涉嫌滥用职权、打击报复、官商勾结,权钱交易,以权谋私 巧取豪夺 贪赃枉法,却一次次金蝉脱壳,化险为夷?不就是有靠山吗?

试问:山西是不是真有“丹书铁券”、“铁帽子王”?山西“以猛药去疴、重典之乱的决心”哪里去了?“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哪里去了?“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的精神哪里去了?马彪罪恶累累,罄竹难书,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倘若不能绳之以法,如何解释山西的反腐?如何向全国人民交代?

习总书记指出:“凡腐必反,除恶务尽”。“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务多高,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惩处”。

马彪一路走来,谋不臣倡乱上党,图社稷蚕食尧都。明为天下公邦,阴图天朝私业。对上口吐莲花,奴颜卑骨。对下荼毒生灵,蹂躏神洲。以蛇蝎为心,鲨鳄为肠,凡逆我者,系之牢狱,凡不敬者,睚眦必报,尽行屠戳。官吏士民,莫不颤颤惊惊;良民善类,犹自难知终日。神人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实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巨孽!

故,我再次吁请中纪委彻查,以维护法律的尊严。

此致

敬礼

高勤荣

2018年9月10日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nPVzuMQ9ENQSpegIMqT6Ng

上一篇:鄂尔多斯蒙泰集团:究竟是做坑民的“热老虎”,还是做人民的“暖宝宝”?
下一篇:疯狂窃取人民财富,外籍富豪成吸血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