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人若无脸腚无遮拦 小鬼当道剑为谁用?
发布时间:2018-9-3 12:54:17   作者:不详

——投资商遭遇究竟反衬出怎样的“利益”纠葛之囧途

【编者按】阳光下的罪恶,清新下的浊气,都不过是暂时的过眼烟云,是一场徒劳罢了。或轻轻葬送政.治生涯,或为一起“利益”游戏终老监狱而已。一切都是浮云!“垃.圾”总是会被清理,“渣滓”总会被掩埋,不要抱有任何幻想。历.史正如哲学所述:曲折中前进,发展、向前是绝对的。“不畏浮云遮望眼”,投资商尤凯军身陷囹.圄、举步维艰,大有“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之态势!一时间,魔杖戾气肆虐。双.峰林业局局.长张波终于按耐不住"激动”的获取他人“利益”的心情,“愉快”地动手了。无视党.纪国.法,无视一个正常具有合法资质的“伊春市金山热力有限公.司”企业发展,泯.灭人性、道.德、良.知,视他人财产于不顾,进行“强力剥夺”该企业,甚至法人代.表的生命。呜呼!可谓黑云压城城欲摧。国破山河在,尤凯军没有被吓倒,

他坚信:权为民用,以民为本的体.制理念。然而,他更深深地知道:当灾.难来临时,当敌人来临时,人会抗争,也会内斗,也会相互出卖。因为,这是人性!这或许也是特指利益。

“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好像极少有人突破。试问:大.千.世.界,又有谁不食人间烟火?尤凯军的遭遇恰好充分反映了这一事实。时光退至2016年,黑龙江省伊春市换届,张波接任局.长,2017年6.月,他以“三供两治办公室”名义,违规、违法操作强行侵占金山热力公.司。致使尤凯军祸端接二连三、险象连连,一股脑地“撒”向了他。对他而言,真可谓:乾坤变色、日月无光、万物扭曲、诸事皆乱、惨绝人寰,甚至都觉得,人生就此毁灭,如同坐以待毙。

尤凯军,没有忘却心中的坚持和执着。突然想到一句至理名言:“眼睛可以欺.骗我的心,但是闭上眼睛,就没有什么可以欺.骗我的心,就是让我用心去看到真.实。”开悟了他的心智,让他甘之如饴。仿佛这一道道沁人心脾的甘泉化为动力,尤凯军终于有所领悟,耳边赫然响起一句话“靠人人会跑,靠.山山会倒。”人,终究还是只能靠自己。不论是拿起法.律的武.器或者其它,主体是自己。于是,他拿起了有效的武.器,运用法.律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漫长过程。

尤凯军在最初的维.权过程中,是充满希冀的。纷繁复杂的各色“套路”,杂七杂八的种种来自不同领域的“点子”,混淆了他的“是非”观点、理念…,可谓精彩纷呈、五花八门。“精彩绝伦”?“险象环生”?都不为过?不好说,不好说!“违规操纵”?疑点重重;“内外勾结”?疑雾浓浓。好像冥冥之中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控着。他的希望也随之破灭了。然而,没有放下,仿佛是黎明前的黑.暗,他毅然决然地走向心中的殿堂——北.京

尤凯军怀揣着执着,冥冥之中,走进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实论>栏目组。

北.京市中有律师事务所著名主.任律师樊志强、СCTV著名新闻评论员马进彪点播了他的星光,犹如长空皓月,更如旭日东升,穿破了黑.暗,普洒出无限光.明的希望。他感慨万分,脑海中升腾起——一首:“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一股无穷伟力涌.向周.身。他感觉浑身释然,仿佛天边然然升腾的太阳露.出了灿烂的笑颜。

如今华夏繁盛,正道大昌,法.制日臻完善,是时候该彻底消除那些鬼魅魍魉,共建华夏盛世的时候了。那些妄想一念翻天覆地,弹指亦然遮天的“神棍”终究会走下舞台。

人若无脸腚无遮拦 小鬼当道剑为谁用?

【情况反映】

阳光下的罪恶

一、强取豪夺、目无党.纪国.法。

我叫尤凯军,家住辽宁省沈阳市。2011年9月份,经招商引资,由辽宁沈阳来到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成.立了《伊春市金山热力有限公.司》,承担金山屯区棚户区改造之后的冬季供暖工作。2012年5月份,我公.司与黑龙江省双丰林业局签订了2012年至2027年,即为期十五年的《供热委托经营协议书》,然而2016年伊春市换届,原局.长调离,原党.委书.记张波接任局.长。张波接任局.长之后,于2017年6.月3日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张波以“三供两治办公室”的名义,用张.贴“公告”,电视字幕滚动播出的形式,以“违规操作”的说辞强行停止了我公.司的“一切经营活动”,强行侵占了我公.司正常运营达5年之久的合法企业,且至今未给予一分钱的补偿。从2012年6.月份至2017年6.月份我公.司经营了5年时间,在此期间我们投入资金3000多万元,使一个濒临停产的企业起死回生,为双丰局职工及老百.姓的冬季供热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有协议,有会.议纪要,怎么就变成违规操作了呢?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2017年7月13日,张波以恶.人先告.状的形式将我公.司起诉到双丰林业局所管辖的双丰林区基层法.院,控.告我公.司拒不解除协议,其真.实目的明显是以诉.讼的合法形式掩盖其违法行为,为其违法行为披上合法的外衣,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且看张波一步步的违法事实:

1、未履行任何法.律程序,于2017年6.月28日在张波的授意下,林业局主持召开供热厂全体职工大.会,宣布从今天开始林业局已实际接管供热厂,即强行侵吞了外来企业。

人若无脸腚无遮拦 小鬼当道剑为谁用?

在我方毫不知情,且企业公章在我方手里的情况下,于2017年9月6日,私下将企业负责人尤凯军变更为李树彬。

人若无脸腚无遮拦 小鬼当道剑为谁用?

在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尚未开庭审理(2018年9月4日下午开庭),张波便迫不及待的将双丰林业局供热厂与其他人签订了协议,一个于2018年7月刚刚成立的供热公司,这一公司现在已经开始收取供热费。

人若无脸腚无遮拦 小鬼当道剑为谁用?

2018年5月份伊春市金山屯区区长刘劲松安排金山屯天龙禅寺的住持挑选,由区工信局局长一手安排,硬生生将我公司购置的高级雕刻仿古家具拉走了四套,价值几十万元。在拉走的过程中,由刘劲松区长安排工信局局长安排的装车和卸车的力工以及车辆,同一辆车分两次将家具运输到金山屯造纸厂的库房。该雕刻仿古家具我们是想搞一个仿古家具展览,但是因为多种因素没有搞成。

2018年5月份伊春市金山屯区区长刘.劲.松安排金山屯天龙禅寺的住持挑选,由区工信局局.长一手安排,硬生生将我公.司购置的高级雕刻仿古家具拉走了四套,价值几十万元。在拉走的过程中,由刘.劲.松区长安排工信局局.长安排的装车和卸车的力工以及车辆,同一辆车分两次将家具运输到金山屯造纸厂的库房。该雕刻仿古家具我们是想搞一个仿古家具展览,但是因为多种因素没有搞成。

二、胆大妄为将国有资产据为己有。

2013年3月张波通.过时任齐齐哈尔市委书.记韩冬炎(张波与韩冬炎为同学关系)将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和龙江县的两个国有热力公.司以极低的价.格搞到手,成.立齐齐哈尔昱峰供热有限公.司。张波让其儿子张赫峰入股成为大股东,张赫峰占公.司99.99%的股权(见附件),他儿子当时才20多岁,在北.京工作哪来资金办企业,又怎么可能参与经营?大股东名义上为张赫峰,实际由张波在操控,在经营。张波又找了一个叫李仁辉的亲属为代.理人 给他0.01%的股权,让他替张波经营,张波自己则每周必开公车由伊春去齐齐哈尔打理自家的企业,五年如一日。

张波是国.家公.务员,做为党.政领.导干.部违规经商办企业,还通.过龙江县和齐齐哈尔市上报其两个供热项目,虚报申请补贴,骗取国.家项目补贴资金数百万元,立案去齐齐哈尔市发改委一查便知。

人若无脸腚无遮拦 小鬼当道剑为谁用?

综上所诉,全省优化营商环境,书.记、省长喊破嗓。外来客商摩拳擦掌,林业局.长把路挡。前任招商我不认,非法动用职权撵外商。黑龙江黑土地怎么还有黑社.会一样张局.长,投资企业已被抢,走投无路问完书.记问省长,优化营商环境是真假?龙江大地还有没有王.法?多次上.访反映张波违法违纪行为至今未果。我请求国.家有关部门依法成.立调.查组追究张波等人的违法行为,给投资商一片阳光的投资环境,让依法.治.国落到实处。

【事件核心解析与提示】

《实论》栏目主持人:

人若无脸腚无遮拦 小鬼当道剑为谁用?

这一次我们有幸的请到了马老.师和樊老.师,一起来给我们聊一聊,这件事情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首先我们要先跟马老.师聊一聊,您看咱们中.国经济发展是越来越快,其实各地这个政.府对于招商引资都是非常非常重视的。那么咱们这件事情也是因为招商引资而起来的,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СCTV著名新闻评论员马进彪:通.过这个前半部的当事人的一个叙述,感觉到现在招商引资这一块在一些地方应该说是遇上了一些实质性的问题。这个方面南方可能要好一些,因为北方在这个层面上经济稍稍差一点,尤其起步比较晚的东三省是一个典型的老工业基.地,身上本来就背了很多包袱,但现在外部的资金实际上进到他那里去非常的难。为什么?有一句很不好听的话是,投资不过山海.关,但尽管这个不是一个真.理,但是它反映到投资者的一种心理,这种心理的产生它不是源于课教书,而是源于实际情况。有去无回,关门打狗,这是投资界的这么一种心理,这样的话呢实际上吓退了一部分人。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是有人愿意去到那地方去投资,因为毕竟他还是从市场角度它能够得到回报,但这个政.府应该做什么呢?实际政.府要保护的恰恰就是他们的安全感。但是安全感并不是写在纸面上的,而是通.过一系列的政.策的实施,包括对某一件事情的评判认可。这样组成了一个链条,企业还是愿意跟政.府来签约,保证招商引资的这个利益和它的这个公平性。因为我到那地方去签约,我首先要知道这地方的环境,它的符合于法.制经济有契约精神在那里边升值了生根发芽了,有政.府的信.誉的背书,才能使所有的东西滋.润起来,否则的话同样的土地同样的产业同样的投资,但是我在这个地方生不了根,发不了芽它会枯死,这地方就死了,那地方就丰收了。咱们说的这个问题就是在这这个案子当中您可以看到,他不是说企业家做了哪些不应该做的事,唉这是没错,其实咱们尤先生好像并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从这个表述中可以看得出来,包括咱们之前看了那些法.律文书,他实际上尤先生在这个整个的过程当中他是如履薄冰,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投了3000多万,是吧?但是最后给他的市场的这个回报,他没有到那个时间,签约15年,只到了只干了1/3。可是要被换届了,就被.干掉了。该交的交了、该干的干了还是给踢出圈了。但是呢,他这个先驱者就是先驱了,真是他是第一个吃螃蟹的,牺牲在沙滩上,这个引申出来的问题,实际上就是现在政.府部门他对这个招商引资这一块的营商环境的塑造,实际上没有一个大的范围的把控,对着这个政.策我这样做把资金拉进来了,他就认为这一项项目就化了句号了。从商业角度、从社.会发展、从经济社.会的深入来说,它远远不是句号。应该说市场竞争它没有句号,永远只有起步走向更好,从胜利走向胜利,对吧。但是咱们这个案子给咱们所有的企业家,应该说观看这个节目的企业家都引发了一个非常非常大的一个问号,也就是当我们要面.临一个投资的时候,我们从心里讲,我们的安全环境来自于哪里?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政.府这个服.务者,他不是行政的发力者,而且它不是处罚的人,他不是处罚,本质上讲它是一个服.务者,就你服.务者应该以怎么样的一个胸怀来接纳投资者。我觉得这是目前营销环境当中应该深入思考。

《实论》栏目主持人:我觉得马老.师说的这句话非常对,同时我觉得马老.师今天点出的最关键的一个地方,叫做契约精神。说道契约精神,马老.师,咱们应该让樊老.师给咱们聊聊这个契约精神,我觉着律师是这个契约精神最了解的一个行业也好,或者说个人也好,那么樊老.师给我们聊一聊这个契约精神在这件事情上出现的问题吧。

人若无脸腚无遮拦 小鬼当道剑为谁用?

北.京市中有律师事务所著名主.任律师樊志强:

人若无脸腚无遮拦 小鬼当道剑为谁用?

我感觉这件事就是反映一个地区在某些部门或某些人,为了一些一时的利益,急功近利,就是不太注重契约精神。因为本案中通.过当时的一个讲述,说明了尤总在签订合同以后,也是认认真真的在做,投资了三千多万到里边了。结果呢因为就是一个政.府的一个换届选.举,就是现在换人了,局.长变了,这么情况,然后导致自己的合同前期投入血本无归,什么都没了,直接就踢出局了。就像刚才所说的,就是企业荡然无存了。当然无所谓完全完全被消失了吗?这里边其实感觉最初本身像林业局和那个尤总那一块,他们的协议本身是一个平等的主体,相对双方本是平等的。但是在合同后期处理起来就不像是一个平等主体的这种契约精神了,很强.制性一个对方。现在一个就是管理者一个被管理者,就是比方我是一个执.法部门,你就是一个比方是一个什么犯罪分.子的,你这个没法问你的是我惩罚绝对是这样这种表现,就包括他那个什么通知啊那些什么公告啊这种,一看那些内容言辞都是特别激烈,就是相当于我就是在管理怎么样了,我在惩罚你们的,我不再什么审.查你就性质就变了。

《实论》栏目主持人:就是你看啊一个刚开始是一个就是已经要倒闭的一个工厂,每年要亏损少的时候是500多万,多的时候甚至达到800到900万。尤总接手完了以后,除了他自己投入以外,它还更新了设备,更新了效率,然后同时还把原有的职工继续的留在厂子里面用。但是说句实在话,你说五年的时间,也可能是他这个产业刚刚见到了效益,刚刚有了收益,凭这个行政律令,彻底把他的厂子打回了原籍。但是我就觉得这个古话说的好,就好像说不是你种的树,结了果了,你把这树圈起来了。这种行为有点很无奈,有点这种强盗做法。说到这个地方,那同样,我们还得再反过来问马老.师一个问题,现在咱们见过很多的问题,都是因为换届引起来的。正所谓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今天换届了,唉之前的合同之前的欠款,之前所有.意见,新的这意见我不认了。这是中.国现在时下最容易激发矛盾最容易造成问题的一个根本原因。马老.师,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СCTV著名新闻评论员马进彪:政.府参与的这些项目实际上呢它都有,这个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本身就具备这个基因。当头一届的政.府,在主张一个项目的时候,他全力的推,但是大家都知道,所有的项目,它的利和弊并不一定同时出现。他先出现的可能是利,因为我看不着利益,政.府不愿意做这个事,他不愿为后人去做事,这是肯定的。所以政.府它是一届届过程,对吧。尤其是换届这个过程当中,出现了弊端趋势的时候,这个时候等于为前一届政.府推。打退堂鼓说啊行,这个就留给下。但是作为后边的说噢这前面签的啊,这跟我们无关呀是吧。没关系,马上就推出去了,表面上看又挺合理的是吧,但是法.理上和情理上都讲不通,为什么?政.府他是一届一届组成的,这没有错,从政.府角度来讲,这一块地这一座楼的这个办公楼那就是流水的衙门流水的干.部,但是政.府的概念它是一个整体的概念,而不是一个分化,它的章不会变,对,不能说你是前五天是政.府,后五年就不是政.府,这不存在,而且咱们公.民的心理呢一定要认识到,我跟你政.府不是签约签了某一个人,而是签约的是一个整体是吧,是一国.家的一个一个一个信.誉部门,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你个人再怎么变,我可以视而不见,因为那个主体没有变,只是办事的人变了,就好像这座房子今天你这边开门,啊今天你关了,明天你后窗我开门关了,但是在我这呢我就对你就那房子,我不管你门上哪边,看你门关,门开性质没对我来住谁都没有。对,所以我觉得咱们这案子呢不用跟让他分得那么清楚,说的噢我这政.府换届了,那不是我考虑的问题是吧?如果说你非要让我考虑的话,我就问一个问题,在你们交接当中为什么没有把这问题解释清楚了,就交接下去了,所有的问题就这抹平了。坑坑洼洼的路弄成一滩泥就完了,而且第二届政.府呢这个第二届的林业局这帮领.导干.部呢就直接强行的进入厂房,开.会要求我们要立马就要接管这个热电厂,肯定是不对的。为什么呢?这显然是一种行政的力量在左右所有的现实,也就是说这个行政力量它本来是规范一些非法的东西,就是说你这个警.察部门也属于政.府,它可以调动的力量去哪有什么事他可以平息了,这可以,但是作为市场经济当中来说,无论谁跟谁两个主体,哪怕你是政.府,我是个人,实际这两个主体在市场当中的法.律地位,权力地位它是平等的对等的没有高低之分,也就是说的当双方出现了纠结以后可以通.过协商的形式去解决,而不是说你权力大你压了我了,你在我不知道情况,咱们这边完了暗箱操作底下把我就踢出去了是吧?透.明度一点没有,但这个首先来讲我不知道这个事,但从法.律权益上来讲是你剥夺了我的知情权,并且剥夺了我参与权,那这就等于你一家独大你自己说了算了,但是从法.理的角度来说,他所作所为在这样的过程产生的结果他一定是具备法.律效力的。

《实论》栏目主持人:是啊。那么马老.师说到这,反过来我们得问问樊老.师一件事情,刚才我们一直跟马老.师在探讨说的这个问题,就是在经济合同案.件当中,政.府和个人也好,企业也好,是一个平等的地位,您怎么理解这个问题?

北.京市中有律师事务所著名主.任律师樊志强:作为政.府部门和个人之间,或者跟别的主体之间,他这种关系分两种,一种是作为一个部门我行使行政.权力的时候,我作为一个管理者,你作为一个被管理者,是一个行政管理与被管理关系。但是作为一个平等主体的签约合同,性质不一样了。怎么看待这个事.件当中哪一块是平等关系?哪一块是行政管理关系?本身这个合同我看了,尤凯军那个虽然说里边签的有一些这种权.利义务约定的不是太明晰的,但是最后有那么一句话就挺好的,就是双方之间发生争议要本着友好的态度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交法.院去处理。这一块写的挺好。但实际上最终做的让我们也感到这个好像是一句很格式的话,也不是没有什么真.实意义。但是有些政.府部门对应格式,写的时候他看这句话他不乐意写,因为我政.府强.势习惯了是吧,我都不会写。但这里边其实这句话写的真挺好的。但是最终感觉有点失望了,大跌眼球。

《实论》栏目主持人: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是所谓林业局发出的这个公告和它所谓的这个告知也好,您觉得有效吗?

北.京市中有律师事务所著名主.任律师樊志强:我认为他是没效的。因为首先合同里边并没有约定一个单方的一个解除权。根据合同法相关规定,这种情况下,如果真的就像那个尤总那边,他要是违反一些双方的约定了,或者法.律规定的,那么你作为一个就是发包方就是林业局,合同约定首先是协商,若有问题了,我跟你协商不成的情况下,去法.院解决。通.过法.院我去强.制法.院判.决如何如何,能私自执行吗?林业局他没有这个权.利。在这种情况下等于他的这个身份啊他自己就不由自主的变了。他们本来是一个平等主体之间,原来是我想求你来花钱,结果等你钱花完了行了,你可以走人了,就是这样一种心态。正常情况,咱俩之间如果有什么合同纠纷有什么业.务了是吧?你可以说咱去协商,不行咱打官司行,你不能说一旦有问题了,那就直接抓你了,就利.用你的职权就错了。

《实论》栏目主持人:其实这案子里边还有一个情况。要跟马老.师沟通,您认为在这件案.件当中有没有可能是一种行政.权力的扩大化?

СCTV著名新闻评论员马进彪:扩大化是比较客气的说法。这实际上已经非常成功地滥用了。他不应该,因为他界限实际上心里是非常清楚的。它不是孩子是吧?政.府不是一个人组成的。它那么多的官僚部门都知道法是什么,况且在某一个程度上法都是由他们那口发布的,对吗?所以说它不存在不知道也不存在说的。我是违法的要罚。他现在就想一把呼路,盖住一下,把事了结,知道吗?他实际上这么一种急切的。既是非市场的,也是非理性的,也是非政.府的这样一种四不像的行为。全部都混合在一起了。对,你看它到这个法.律途径上,他就说它这个锅炉改造不合法,没收到安全部门的信息,似乎他这是从安全角度来讲,但是呢另外又掺杂了一些什么税。这个那个刚才我看那个细节东西,我感觉他把一个应当的论理十分清楚的一个放在一个非常嘈杂的一个箱子里来研读它、来去解读它。我觉得这个是不是也无解呀?我觉得他是不是为了隐瞒某些东西而放到一堆东西里边来遮人耳目,我觉得这个挺像的,应该说是这样的。从这个一般的迹象来说,它这个想法是只要你说了第一个瞎话,你就用十个瞎话掩盖,然后为了这十个瞎话你可能分一百次园,也就是说发现他越往下走,他说话越没底的时候,反过来的逻辑你懂得。

《实论》栏目主持人:说这个事情里有没有一些利益在里头或者怎么着的,这个呢咱们今天不去做这个定性。但是咱们要问的问题就是那你为什么知道一个非常清楚的一个事儿,你为什么把它引入一条歧歧途呢?这个是咱非常不解的是吧?没错。其实在这里我还有一件事情觉得挺诧异的,如果单方面说林业部门,林业局,就是说急迫的需要以员工啦或者以这个违规来操作,我觉得这个貌似应该还能说得过去。但是我想法.院一审的判.决能判咱们尤先生输了,我又觉得这个事情当中,是不是这里边有什么别的考虑方向呢?樊老.师。

北.京市中有律师事务所著名主.任律师樊志强:怎么说呢?因为我们也没有实际参加庭审,具体一些证据的一些庭审,实际情况没看到,但是只是看那些判.决书,判出来我感觉理由就有点牵强。说什么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了,然后所以就判.决你解除。这个理由是特别笼统的理由,一个比较大的概念。

《实论》栏目主持人:那我们就得问樊老.师了,你看人家尤总已经经营了五年,那又为什么会突然间说出来说不符合要求呢?

北.京市中有律师事务所著名主.任律师樊志强:对啊。所以这边我也感觉挺诧异的,首先他经营各方面的都不错,你如果要真不符合,应该头两年就能看到,再说三年又经过了、验证了,五年的时间都已经在正常运营当中,突然间说了不符合要求,我立马要收回,这种东西就感觉很真的是很有.意思。且不说细节,就说他们所说那些个所谓的什么,你整改没有?按期整改怎么样了?但是尤总说是根本没有类似的所谓的什么。也就是说首先大的方向你并没有因为你的整改到位不到位或者有没有整改影响,你的合同得实现啊这理由挺有.意思的。但是说到这啊我还是想说那句话,如果它尤总不能达到合同的目的,是不是也应该交由法.院来进行处理,而不是说所谓的林业局直接就进行了处罚,或者说直接进行干预,那他这种行为不是越权他有点就自己先予执行了,他把法.院全都已经约束了。但是好像林业部门是不是在这方面上应该没有这种执行的权.利吧。确实没有,只是我个人的一个观点。就是因为我之前我也到过林区那办案的,可能说林区那边他林业局吧他们这家我不太清楚,好多自身有公.检.法,就说他们已经成习惯了。就明显这种公.正就很难实现了,那这这种情况下其实中.国现在有很多的问题,你比如说像我们之前在新.疆的那个案子,保险的案子当中也是所谓的铁路法.院在受理的时候都会出现这种问题,那这种公平应该如何去解决呢?但是现在也有一个很好的趋势在解决,就包括铁路法.院现在也是不再像以前一样就归铁路管了,已经收归最高院去管理。那以前他的所有的人财物什么之类都归铁路,就跟林业局好多是他下边这种公.检.法都是林业局人事任免,你的工.资我给你发了,这种情况就很难实现一个公平正义。他也是平时可能是强.势习惯,平时我说了算,所以说到这个地方感觉还是我说了算。所以说他不考虑说咱俩之间是一个平等主体或者单位合同里,我就是一个行政机.关,或者平时呢可能互相好我都管,然后我就怎么样了就挺强.势的一种做法。

СCTV著名新闻评论员马进彪:如何看待这种强.势呢?应该说从现在法.制改.革来讲,它强.势肯定不会挣扎时间太长,因为刚才在樊老.师说的很多地方已经开始这个从法.律的这个搭建的顶层设计上也已经想办法排除这些一块一块的小的问题。这小东西他不好给它命名,但是它确实起到那种割据法.制格局的作用。因为什么呢?他拿着人家的钱是吧,他一定要为他服.务,他不会说我拿了他的工.资然后我再去反.对它,逻辑上它是不成.立的。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公平的难以落实到位,顶多是开.会的时候文件上写的是公平,但脚底下这个字不一定因为公平,这个自己落不了地,一定要有负责任,法.治把它搬下来,而不是他自己来跳下来,对吧。其实说实话中.国13亿人口那么大的国土面积,说句实在的国.家的政.策永远都是好的,但是落地到个别的地方还是会出现很多很多让我们想象不到非常尴尬的问题。

《实论》栏目主持人:马老.师,那么樊老.师刚才还有第二个不同的点,关于判.决还有另外一个就是还提到一个观点是说实际上已经有别人在接管了,你已经实际上出局了。这个理由判.决是解除,听完以后真的很有点好像是助长流氓似的,你是用法.律去保护一群流氓的作为然后把正常经营者赶出去。这种行为真是不可以理喻啊!在咱们这个案.件当中,我倒是觉得有一个问题,说真正来操作这件事情是林业局,但是最终法.院的判.决是失败。其实尤先生呢,我们不能说他有多么的可怜,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它的确是弱势。法.院最终的判.决也导致了另外一家人轻而易举的就把他的资产进行了侵占。那么在这种事情上我们想问一下樊老.师,这种事情有没有可能构成刑事?

北.京市中有律师事务所著名主.任律师樊志强:目前来说感觉刑事可能不太大,因为首先作为一个单位,另外一个基于这个合同,可他的做法有点过激,就是不太符合法.律程序,但最终他应该通.过一个法.律途径解决。

《实论》栏目主持人:我们也相信。有没有个别人的这种不正当干涉什么因素,或者甚至于权力的扩大化,有.意识地出现这种法.律的不公.正?但是最终我们相信法.律公.正会存在的,听说尤总现在就已经往高院上诉,说近期要开庭应该最终会有结果。那么这件事情我觉得可能在樊老.师这个角度上来讲,永远是法.律之中当事人和被告人之间的关系。那么我们想问问马老.师,不能说恶劣,也不能说不大,但是很有教育和典型意义。东三省一直是国.家振兴发展的地方,比如说现在的这个伊春市,看到了这种情况,您怎么理解?

СCTV著名新闻评论员马进彪:这种好政.策落实到地方出现怪招的事情也不多见。它是一种短期效应,主要是显示这个地区政.府视野比较小,而且注重那个等级效应,他没有把这衡量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放到一个长效的机制上去运作。比如说一个投资客进来了,好,一切都给你,一切好说,但一旦进来之后,您入了我这圈了是吧,这后边就未必由着你了。实际上咱们说实话,法.制建设的过程当中并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过程,它很多环节当中实际都取决于当地的对于法.律的理解,对于法.律的操作。那刚才主持人说了不是什么作为一个企业家来讲不是什么大事是吧?但是呢作为一个人来讲,它就是百分之百的一个事,因为他投资3000万和可能是后半生的精力都愿意搭在这上面,但是现在把你已经给踢出局了,把你边缘化了,这种情况下他伤的是尤总一个人,这是从表面来看。从社.会角度来讲,他让所有的知情者让所有人知道这一块不能投资,为什么?他肯定盘.剥你,你登上脚蹬板,对方就有可能马上变心眼儿,真是一点儿不假。说上了贼船不好听,这个是咱们政.府应该有.意无意当中应该避免的给这样的一个外在的印象,也就是说政.府给人家什么样印象取决于你自己的思维的理念,你思维的理念好,你这个形态自然表现出来,它就有一个落落大方的一切都是秉公办事的。如果你小贼心思就想把这只下蛋的鸡,我恨不得摸出仨蛋来,最后把鸡都抄走了,那一定就不是大家想看到的是吧。企业家在某些方面他的思路不一定比政.府的官.员要小,所以说呢一些政.府玩小聪明也好,或者说的自以为是也好,实际上他坑了当地的百.姓,为什么呀这盘水做不活,源头没有水流,企业不进来,经济就难以得到,受苦的老百.姓,你官.员也没有什么长期的政绩,可因为你没有根本的力度支撑,你说什么那都是文件来文件去是吧,那就变成了纯纯地纸上谈兵,所以这个一定要是从这个经商环境稳住人家的心,而不是说留住人家的钱,你留住他的心了,他会把很多钱源源不断地放在这个地方。但是作为你地方来讲,这就是你一个不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很大的弊端,没错,杀鸡取卵了,其实就就是杀鸡取卵的这个结果。我觉得政.府在这件事情所扮演的角色,其实有一些他的服.务的意识形态,好像这个你仔细看,政.府这几脚踢的,我觉得有点变形,为什么?它既有过的地方,也就是说拳头伸的太长了,行政之力,玩耍的太厉害了,另一方面它要有收缩又没使出劲的地方,从行政力量来讲完全发挥出来了,像大力士的你干到你没得做,但是呢应该为你服.务的时候,一些服.务型的东西过去没有没做,说起来了找不到了,所以你说非常畸形的,也就是说对他自己挣管理有利的时候,对他感觉呢能张扬它什么东西的时候全力支持,然后该对客体提.供服.务的什么没了,我是主体,你们都应该为我了,本来应该市场是主体即企业家是主体,但是他现在从服.务的个体它变成主题,你要围着我转了,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商业伦.理上的一种变异,我们经常讲,市场经济下的公权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他是否是一个监.督者,他是否是一个服.务人员?他是否是一个服.务的机.构?我想从任何的一个角度,这三个方向都适合。但是无论是哪一级的公权力,在做任何的事情时,都需要有一个公.正的精神,才能真真正正服.务好当地的百.姓和企业,为当地的经济发展作出努力。那么今天这个案.件无疑给到的是另一种境地。

【编后语】

听完尤凯军的沉痛叙述,真是个无言的结局;听完两位律师的分析,真的是如梦苏醒、沐浴春风。一遍遍地仔细观看《实论》栏目播出的该档节目,触目惊心、悲动异常,难于言表、万分气恼。法.制观念如次淡薄,更有甚者是置若罔闻,置法.律于不顾,亦或玩.弄于股掌,当我们的中.国共.产党是空气吗?!当我们党的法.制是私有财产吗?!当我们的政.府是你们家的“后花园”吗?!呜呼,悲哉!朗朗乾坤,日月神明,坚信:玩火者必自.焚!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i6596839373105267207/

上一篇:安徽阜阳:从“阜南之 ‘难’”看当地政治环境
下一篇:鄂尔多斯蒙泰集团:究竟是做坑民的“热老虎”,还是做人民的“暖宝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