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 > 内容

夏洛特女王学院 达领学院James Zhang骗局
发布时间:2018-8-27 12:36:33   作者:不详

世界礼愈之父James Zhang,中文名张洋睿,真名张元珩。达领学院和夏洛特女王学院院长,对外虚假宣传自己的高大上,欺骗客户。他的同性赵鑫Hugo Zhao,为两家公司财务的实际控制人。James与Hugo收养一个儿子Johnathan,今年5岁,儿子由Hugo的母亲Anna带着,大部分时间生活在澳洲。James对外宣称老婆儿子在澳洲,所有客户都不知道其性向。客户大部分是中年女性,心理保守,James一直都是饰演一个慈爱父亲形象,对女性客户常常提起自己的儿子,博取认同感。James本人对商业运营毫无概念,只是热爱舞台与灯光,喜欢名气。Hugo在背后处理一切法务税务财务。

2013年James在澳洲拜世界礼仪皇后Miss Dally为师,认为Miss Dally是一个很好的卖点,于是又要包装Miss Dally,引进中国。一开始三天课程售价一万多,由于Miss Dally的价值吸引了大量高净值女性群体,2015年课程价格提升至两万多,在2016年课程价格突破3万,并且每次课程都涨价,截止2018年10月课程报价45800(四天三晚的礼仪课程)。 但是达领学院的产品非常单一,只有Miss Dally的传世精修课程可以吸引客户,James本人的礼仪课程无人问津。James本人讲不了干货,只能往身心灵方向走,才有礼愈之父的称号。达领晨礼就是他发明的洗脑方法。为了增加客户粘性,开始寻求更多满足上层女性需求的文化活动。

Miss Dally是个非常单纯的老太太,几年前穷困潦倒,学校已经卖给了布里斯班院长,自己住的房子都要变卖了。James抓住了机会,把Miss Dally带进中国,并把她包装成奥黛丽赫本、玛丽莲梦露的闺蜜,中国女性很大部分是奥黛丽赫本的粉丝,这个身份很容易圈粉。James在学员面前把Miss Dally当做神,但是私底下和Hugo都把Miss Dally当作赚钱工具。很多时候Hugo并没有给Miss Dally的活动支付应有的酬劳,并且现在Miss Dally已经92岁,身体非常虚弱,还无视Miss Dally的身体状况,让MD在一个月内奔波于四个城市。MD的作息不好,睡眠不好,需要吃安眠药,目前神志已经越来越不清晰。MD的胃口很不好,James还摆拍MD吃饭的照片发朋友圈,说MD的胃口跟年轻人一样好。而James更是在MD不配合的情况下,在MD房间大骂MD,把MD骂哭。但是MD太寂寞了,她也是一个非常渴望舞台和掌声的女人,年轻的时候很想在好莱坞成名,现在中国市场给了她巨星般的待遇。

2016年James受朋友邀请出席夏洛特女王舞会,认识了组委会。2017年开始推广,带着6位皇家贵宾参加夏洛特女王舞会,并获得2018年舞会名媛举荐资格。行程完全由组委会安排,James团队毫无准备,所以行程没有给到贵宾尊贵感与稀缺感,大部分贵宾都对行程感到不满意。行程除了舞会,其他与普通旅行团无二,到景点都需要排队买票,到白金汉宫买女王纪念品。

2017年底James把自己包装成夏洛特女王舞会大中华地区唯一合作伙伴和唯一举荐人,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但实际上他不是夏洛特女王舞会认证的唯一合作伙伴和举荐人。

James为推高自己的社会地位,在名头上包装自己为:世界礼愈之父、QCB大中华地区唯一官方合作伙伴和唯一举荐人、世界礼仪文化联盟主席(虚设的机构,联盟单位为London season,London Season并不知情)。并把达领学院包装为:2017年福布斯女富豪榜最受信赖的家族教育品牌(福布斯并没有颁发此奖),并虚假宣称福布斯女富豪榜100强中有12位都是学员(杨惠妍和翟美卿都不是他的学员,只是她们的企业与达领学院有合作)。为了链接QCB,专门建立品牌“夏洛特女王学院 Queen Charlotte’s Acadamy”,London season并不知情。此举另一目的是要在业务和收入上与达领学院分离,因为达领学院与澳洲DIIS(Miss Dally的学校)有版权关系,所有课程的设立需要经过澳洲方同意,并且收入要与澳洲方提供一定比例的分成。还有一系列虚假宣传,比如宣传自己震惊英国贵族圈层并得到认可,自己和英国皇室交情非常好,可以和女王握手,受女王接见,并邀请皇室导师给学员讲课。

夏洛特女王学院参照直销体系,设立城市院长作为分销伙伴,销售课程可以有22%的提成。例如QCB,给到渠道的提成就有十几万一个名额。所以各大城市合伙人都会踊跃推荐客户。另外,各大城市合伙人都看中Miss Dally的IP价值感,以及James宣传的贵族导师班底,邀请Miss Dally到当地演讲,可以提升城市合伙人的品牌价值。夏洛特女王学院在全国招收了几十个院长,都是为了在当地扩大影响力和市场,宣称城市院长可以通过参与平台事业来赚钱,但是真正赚钱的城市院长几乎没有,即便是已经在当地开课的院长都是花很多钱去帮达领铺渠道,最后客户都是涌流到达领。其实达领根本没有什么导师来上课,都是James一个人,但是他塑造了一个贵族导师班底,让不明所以的城市院长们以为这个平台有多强大。实际上这个平台就是个圈钱的chuan xiao方式,James的所有课程都是洗脑的,他的学员很多都是有心理问题的,来到课堂上他就会用洗脑的方式攻击学员的心理脆弱点,学员痛哭之后就会任由他操控。

James想通过9月2日的中国之夜,把他能邀请的贵族都请过来背书,凸显他的号召力,让客户与潜在客户看到他的影响力还有和贵族圈层的交情。James希望在中国之夜尽量多地结识贵族,并作为一个打版活动,未来可以把中国之夜复制在巴黎、布拉格等地。自己做东道主,笼络欧洲的贵族站台,就会有更多的中国人为此买单。James和夏洛特女王舞会组委会有很多隔阂,觉得Jennie的资源不够好,不能调动他所需要的贵族阶层,行程安排也很简陋。他已经做好准备,如果这次还有客户对行程不满,他会把结果都由夏洛特女王舞会组委会承担,之后传播他自己做的活动(中国之夜)才是符合中国上流社会期望的品质活动。但James在西方的实际人脉和影响力非常小,根本没有人认识他,英国真正有影响力的贵族根本都不会去中国之夜,中国之夜都没有几个有名气的上流人士出席。中国之夜的合办方是个服装公司,负责名媛贵宾走秀的高定礼服,2万左右一件,James可以拿50%的提成。很多客户拿到衣服都不满意,James都睁眼说瞎话,说衣服很美,不让客户退款。所有客户一进达领的门,就是被宰。达领在课程费用上除了学员提出,否则都不会给学员开发票,而且款项都是走私账,就是为了避税。

来源:http://www.jsdushi.net/life/2018/0827/219823.shtml

上一篇:河南南阳:李雷杀人案刀上居然没有死者血迹?!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