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长春一开发商借款遭“大哥”暴力讨债法院被指帮凶
发布时间:2018-6-19 12:55:26   作者:不详

核心提示:开发商赵文喜,从长春市双阳区一个人手中借贷,竟遭30多人起诉,诉讼金额超过本金千万之多。借款时以为遇到贵人解决燃眉之急,还款时方知遭遇“套路”包藏祸心。

只有一方签名的借款合同

本站讯 吉林省长春市明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控股人赵文喜,在开发双阳区嵩山路与丹江街交汇处明禹现代居小区时,因资金紧张向当地人张殿波(外号张老三)借款,双方约定利息6个月一结。

赵文喜称,张殿波是通过其哥张殿达认识的,人称张是“仁义大哥”,做事情很讲究。

2014年3月,张殿波要求赵文喜以自有正在营业中的一套1600平米的商业用房作抵押,向赵出借人民币1100万元,约定3.5分月利息,必须“上打租”。

在签订借款合同时,张殿波表示,作为出借人的乙方不用在合同上签字,只要把甲方借款人赵文喜的名字填写上就可以了,赵文喜没多想,反正合同上写好了借款金额,应该不会有问题,赵文喜就在甲方借款人位置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据赵文喜称,在借款合同上签字之后,张殿波分两笔(一笔1000万,一笔61.5万)向他转款1061.5万元,因为讲好是“上打租”,张殿波直接扣除了一个月38.5万元利息钱。

贾某偷拍下只有一方签字的“借款合同”

借款频遭“砍头息”

到了2014年9月1日,赵文喜资金没有回笼,张殿波同意赵将6个月利息结清,本金不动,仍按3.5分月利息继续滚动。

之后,张殿波分数十笔连续向赵文喜借款,每笔都扣除一个月利息,至2015年的3月2日,共计借款超过3000万元,每笔借款转出后张殿波都让赵文喜在空白的借款合同上甲方借款人位置签上名字。

张殿波得知赵文喜的“明禹现代居”开发项目顺利启动时,便找到赵文喜说,三千多万的出借资金仅用一处商业房抵押不足以保证风险,提出改用赵文喜公司正在开发的工程项目作抵押物重新签订合同。

赵文喜同意了张殿波提出的改变抵押物的要求,与张殿波重新签订了抵押借款合同。合同签订后,张殿波却拒绝归还原来签订的以商业用房抵押的借款合同。

善良的赵文喜根本不知道,张殿波改变抵押物重签借款合同的真正目是在设计一个“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超级计划,意欲把赵文喜开发价值过亿的工程项目据为己有。

再次借款藏阴谋

2015年5月5,赵文喜找到张殿波向其索要先前签订的用商业房抵押的借款合同,称自己想用正在营业中的商业用房向当地另一位朋友抵押借款,张殿波却称:“你房子抵押给谁都是借钱,还是抵押给我吧,我找人借给你钱。”

张殿波找一个叫刘伟的人与赵文喜重新签订一份买卖合同,再和刘伟签了一份保证合同,保证合同内容是:赵文喜还钱,刘伟还商业房的买卖合同,赵文喜还不上钱,房子归刘伟所有,刘伟给赵文喜写了保证书并签字画押,张殿波把赵文喜和刘伟签的合同以及刘伟给赵文喜出的保证书都保管起来并说我给你们保管,到时候谁也不能耍赖,张殿波就又借给赵文喜350万元,表示钱款是刘伟出的,借款期限为一年,约定利息为月利3分,一年本息合计为476万元。刘伟和张殿波妻子王某某用赵文喜的身份证办理一张信用社银行卡,答应把钱存入银行卡后,再把银行卡交给赵文喜。

赵文喜拿到银行卡后得知,刘伟和王某某存入的是476万元,存完此款后又转走126万元,卡上剩下的还是350万。

赵文喜问刘伟干嘛多转126万再转出去?刘伟回答说“转错了”。

催款不择手段想还钱人难见

2015年8月末,就在赵文喜公司开发的楼盘进入框架打梁关键节点时,张殿波催赵文喜还钱。

张殿波:“这三千多万资金不是我一个人的,大部分是从咱双阳区公、检、法的哥们儿手里融资来的,有些事情我说了不算。”

赵文喜:“三哥,你看我利息钱都给你一千多万了,再宽限几天吧!”

张殿波:“按照借款合同约定,还不上钱就把这个项目留下归我所有,你走人!”

2015年9月2日晚7点多,赵文喜和妻子贾某刚吃完晚饭,听到楼下有叫骂声,他打开窗子探头向楼下张望,发现张殿波亲属李云峰和外号韩大文(韩庆征)及其妻子正在指着他的楼层叫骂,由于楼门只有刷卡才能进入,几个人在门外无法上楼。为了不影响邻居和吓到家里的小孩,赵文喜把韩大文等人放了进来,与此同时赵文喜妻子报警。

派出所民警把韩大文、李云峰和赵文喜叫到派出所取完笔录,韩大文跟着赵文喜又返到赵文喜家,称赵文喜借的钱一部分是从他手里拿的,并出示了借款合同,赵文喜看到,借款合同乙方签名的位置填写的确是韩庆征的名字,直到午夜12点之后,韩大庆才叫嚷着离开。第二天早上,李云峰又来到了赵文喜家要钱。如此连续不断。为了摆脱李云峰、韩大文等人骚扰,赵文喜和妻子搬家到另外小区居住。

2016年3月19日早9点左右,赵文喜下楼准备去单位,刚走至自家黑色轿车附近,两名面带口罩、头戴鸭舌帽的男子持铁棍冲上来就打,楼上赵文喜妻子看到丈夫被打急忙报警,尽管小区及沿途有多处监控,但警方至今也没有找到伤人者。

赵文喜家里不消停,明禹现代居小区的建筑工地和售楼处也不安宁。就在楼房接近封顶的几天,张殿波妻子王某某带人出现在工地上还拉起了“赵文喜还钱、赵文喜大骗子”的条幅。

在“明禹现代居”售楼处内,每天至少有张殿波派来的两个人和上班一样,紧盯着财务室,只要有钱进账就直接拿走,一分不留。

自从看清张殿波的意图后,赵文喜深知自己已经掉进了他人设计好的圈套,这一双双眼睛盯住的不单是在建中的工程项目,还有他家营业中的1600平米的商务用房。

眼看就到2016年5月5日了,赵文喜告诉妻子贾某,无论如何也要把刘伟的350万本金和利息还上。

2016年4月1日,赵文喜给刘伟打电话想还钱,可不论怎么拔打、发短信对方都不接也不回,到他所住的小区寻人,刘伟好象人间蒸发了一样,就是找不到,直到2016年5月6日赵文喜也未能联系到刘伟。

法官被指帮凶

2015年11月,张殿波组织30多人,以赵文喜欠款4450万的为由,向长春市双阳区法院提起诉讼。

赵文喜至此才明白,张殿波为何要让他在30多份没有乙方签字的借款合同上签字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2016年7月1日,在赵文喜未知情况下,张殿波等32人集中向长春市双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将正在建设中的明禹现代居楼房80%查封。

2016年7月19日,长春市双阳人民法院下达32份判决书,判张殿波等32人胜诉,判赵文喜支付4550万元及利息。

赵文喜只拿到张殿波3603万元,到了法院,本金却变成了4550万元,超出整900余万,原来,这些人把“砍头息”和之前所欠的利息也纳入了本金。

尽管赵文喜在法庭上反复提出不认识这30多名原告,强调只向张殿波一个人借过款,但法院的主审法官刘中月却置之不理,也不追加张殿波到庭参加诉讼,也不审查原告与被告之间的交易凭证,就匆匆忙忙下达了判决书,从查封到判决书下达,前后不到20天时间。

2018年初,双阳区法院执行局法官李笑阳在执行局局长杨刚的办公室与赵文喜商量,看双方能否达成和解,李笑阳法官亲口讲:赵文喜在张殿波借款中,有240万是我(李笑阳)的钱。由于在利息的问题上双方意见不一,和解失败。

2018年2月6日,双阳区法院执行局法官马立军到赵文喜办公室找赵文喜要求他到法院做笔录,赵文喜到了法院,却被以拒执为由拘留15天。

赵文喜称:“从2018年2月6日至2月21日,正赶上传统的春节,谁不是在家陪父母孩子过年?可我呢,大过年的这15天却是在看守所中度过的,并且是在我用房产和对方和解过程中,被负责执行的法官马立军认定拒执罪的,想不明白马立军法官这么做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

赵文喜告诉记者,由于上诉费得几十万,他在指定的期限内根本无钱上诉,现在他正在委托律师走申诉程序,他相信法律会给他一个公正的结果。

最后赵文喜指天发誓的说:张殿波己涉嫌非法融资、高额放贷、暴力讨债、虚假诉讼、涉黑涉恶等多项罪名。法官也涉嫌枉法裁判、滥用职权、为黑恶势力帮凶等罪名。为讨回公道,他决定向公安局、公安厅、公安部和各级监察委实名控告,以还他一个公道。

对于该事件进展,媒体将持续关注。(记者丛陌 )

来源:http://www.sxxbnet.com/news/?7066.html

上一篇:史记·马彪列传
下一篇:西安:8000万企业资产遭侵吞警方不立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