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吉林敦化:冯立成因告法院居然两次被抓并遭虐待?
发布时间:2018-6-14 18:00:04   作者:不详

本站讯 15年前,好姐妹借债不还,她愤然起诉到法院。虽然胜诉了,却因法院替欠债方转移财产,最终导致自己的钱得不到偿还。无奈她走上了上访之路,没想到竟然两次锒铛入狱。因拒绝认罪,其家人称她竟遭到了非人的折磨和虐待!

这个女人叫冯立成,吉林省敦化市人,2018年5月20日,当听到这一悲惨的“故事”时,记者感到十分震惊!

好姐妹借钱起祸端 保全期间财产被转移

冯立成和封桂霞是多年的好朋友,曾经处的跟亲姐们一样。2004到2005年期间,因封某做生意遇到困难需要一笔钱,向冯立成求助。冯立成为了封某四处托人帮忙筹钱,筹到钱后,封某又一次一次的向冯立成求助,承诺度过这次难关一定偿还。后来冯立成将自己多年攒下的血汗钱全部借给了封某。没想到封某最后却百般抵赖。无奈,冯立成将封某起诉至敦化市人民法院,并合法保全了封某名下的三处财产:l、住宅楼:2、商场产权一处;3、吉H80716宇通牌大客车一辆。

然而冯立成胜诉后,要求法院执行庭执行其财产时,敦化市人民法院执行庭却将冯立成保全的三样财产全部放走转移。其中:l,住宅楼在保全期间被变卖;2,商场产权也在保全贴封条期间,更名过户给和案件毫无关系的案外人,原敦化市市长的哥哥苏景芳;3,保全在法院的大客车却离奇丢失。

冯立成家人介绍:关于大客车,法院办案人首先给出的答复是大客车因欠厂家钱被厂家拉走了,冯立成不相信,随后调取了车籍手续,大客车是全额付款。于是冯立成四处找大客车,终于在敦化市下石村找到了大客车,两个法警看守着,大客车根本没被厂家拉走,冯立成当场揭穿了办案人的谎言。这时,不知哪位领导得知了此消息,将冯立成叫到其办公室,打电话叫来110队长杨福生等人将冯立成带到公安局地下室进行恐吓,警告冯立成不准再追究大客车下落,否则打死你。冯立成称:随后她就被杨福生用了刑,打的她遍体鳞伤。家属却联系不上冯立成,根本不知道冯立成被警察带走了。后来还是一个好心证人晚上十点钟在敦化市市医院看见了冯立成,给家属打的电话称冯四姐被警察打伤了,你们快来吧。后来公安局却作假,给冯立成家属后补了一个拘留票子,拘留通知书上写到:“2008年11月10日因冯立成扰乱公共秩序拘留七天”。实际2008年11月10日冯立成被打当晚就被送往敦化市市医院救治,医院诊断:冯立成韧带全部断裂(手术了三个多小时)颅内淤血,脚底板第三趾骨骨折。后由残联发放给冯立成精神肢体贰级残疾证。

等冯立成伤情稳定出院后,关于保全的大客车,法院又给出了新的书面答复,称:大客车被齐齐哈尔铁锋区法院趁黑夜来敦化市强行偷走了,敦化市法院派警力没追赶上。法院偷法院?记者认为这种答复着实罕见。因此,冯立成胜诉后无钱予以执行。

因告状被抓进看守所 称其遭到非人折磨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冯立成只好一级一级往上找。法院于2010年年底替封某垫付了59万元(这里包括法院办案人曾向冯立成要过的吃住加油等无理费用)。

2014年3月10日,敦化市人民法院自己起草了一份“赔偿协议”,内容是:由法院出钱给付冯立成37万元。协议签订的时间地点却是:法院以非法拘留的方式将冯立成强行关押在看守所,然后叫其家属一起签字才可以放冯立成回家,就这样达成了协议。

可是到了协议规定日期,法院却不履行协议,拖了六个月之久,都没有给付一分钱。因为协议书上明确写到此事由政法委书记牵头处理,冯立成在多次去法院毫无结果的情况下。找到了政法委书记反应此事。后期却被法院编造为因去找政法委书记反应就是闹访。(从冯立成家属提供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冯立成及家属多次在法院一等就是一整天,头几天法院周法官先是称手续没办完,后期法院不仅不履行协议却将冯立成及家属锁在法院办公室里)。无奈之下,冯立成逐级向上一级反映。但跑了好几个月,还是没有结果,冯立成只好去了北京。刚到北京旅店,冯立成就接到敦化市信访局来电话,称“约个地点,领导找谈话给解决此事”。冯立成赴约后,敦化市公安局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强行将其塞进车里,连夜拉回敦化市公安局审讯后,送进看守所关押。

回忆起在看守所里的遭遇,冯立成泣不成声,她回忆到:自2014年9月16日进看守所后,她在看守所足足被关押了七个多月,受尽了残酷的酷刑。为了逼迫她认罪,女管教杨庆华把她打成重伤,冯立成牙齿被一颗颗打掉,所剩无几,满脸血肉模糊!有的牙齿在殴打中被吞咽,她被打的皮开肉绽,肋骨骨折,眼睛玻璃体浑浊,手指被掰成畸形。

管教杨庆华恐吓冯立成再告就打死你,还把冯立成绑在死刑床上四天四宿,将冯立成身上的肉瘤活活拽掉,逼迫她吃自己身上活活被拽掉的肉。

怕冯立成因剧烈疼痛叫出声来,杨庆华还叫来几个犯罪嫌疑人,用厕所里被人用过的卫生巾和卫生纸、臭袜子往冯立成嘴里塞,冯立成的嘴被撕裂开了,血流不止旧伤没好,新伤一次次的重新被撕裂开。亲眼目睹冯立成惨状的犯人不敢出声扭头直哭,就连男监所那边都能经常听到冯立成的惨叫声。良知尚存的嫌疑人们,出来后不顾一切的纷纷给冯立成作证。有律师进去会见后都哭着出来的,称从事律师行业这么久第一次看到这么残酷的!

对于冯立成自己陈述的在看守所被打的遭遇,敦化市公安局称管教杨庆华只是对其采取了“约束措施”,该局在给冯立成家属的《延吉市公安局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延市公(法)答复字(2016) 001号】中说:

“冯立成被转押到延吉市看守所后,在504监室内多次无理取闹,大喊大叫,随意殴打她人,行为极其恶劣,严重扰乱监室秩序。冯立成的行为举止曾一度达到癫狂状态,在监室内,自己将身上衣物全部脱光后,大喊大叫,辱骂管教员,故意厮打其她在押人员。为防止她自残或对同监室的其他在押人员造成伤害,管教杨庆华请示有关领导后,按照《看守所执法细则》对冯立成采取相应的约束措施。”

但是,冯立成家属提供的多份视频、音频中,多名曾经和冯立成被羁押在一起的在押人员出来后证实: 冯立成三天两头就要挨打,打得老惨了,还曾经被扣在死刑床上。女犯人称冯立成特别善良,爱帮助人。没办法都是管教指使的,只要参与殴打冯立成的犯人,之后都特别后悔。还有几位曾经会见过冯立成的律师也证实:会见时,看到冯立成身上有伤,牙被打掉了很多颗。而延吉市看守所一位姓李的所长在一份录音文件里对冯的家属说的话格外耐人寻味:“因为牙掉了,面食都给她上来了。放心吧,从今天往后不会再挨打了,再挨打怎么怎么的你找我,我负责任!”冯立成的家属认为,李所长的这些话等于承认了冯立成在看守所里被打的事实。

后来,此案件因敦化市人民法院回避,由安图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冯立成最终以寻衅滋事罪被判了一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

安图县人民法院以什么理由判冯立成寻衅滋事罪呢?法院不仅以很多年前的一些残缺的视频证据,来指控冯立成辱骂过敦化市法院工作人员。还以明明是法院商卫东副院长,在州领导都在场的情况下,公然辱骂冯立成,却在指控里写到是冯立成骂了人。在冯立成家属提供的在场人员及领导的音频中证实了,确实是商副院长骂冯立成。我们感到不解。冯立成家属按照指控冯立成犯罪的七项证据的时间地点,找出了大量的证据证明冯立成不仅没罪,反而是受害者。记者从音频中证实法院人员抢冯立成妹妹手机,还殴打了冯立成,冯立成还嘴骂了人,就被拿来指控。因此律师要求法院对指控冯立成的视频做鉴定,是否经过剪接。要全程录像。法院却不采纳。家属上诉后,延边州法院在冯立成家属提供的大量证据面前,并没有开庭审理。依然维持原判。就这样冯立成被送到长春女子监狱服刑。

冯立成的丈夫是一名教师,得知妻子牙齿都被打掉了,一股火得了重病,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唯一的女儿无奈去求领导,让父亲最后看一眼妻子。冯立成丈夫那时已经下不了床了,他让女儿给自己录段视频亲自求求。他带着氧气,微弱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对着录像恳求敦化市原政法委书记。求再看一眼他的妻子,当时在场的人都哭了。这个要求居然被残忍的拒绝了。无奈丈夫给冯立成写了一封信:“媳妇,你看到这封信可能我已经走了。”冯立成的丈夫闭着眼睛,突然顺着眼角流了一行眼泪……

出狱后继续上访 再次被抓却难以定罪

出狱后,冯立成对所遭受的打击不服,继续逐级向上反映问题,虽然敦化市人民法院依然没有履行协议,但冯立成认为法院公章卡着,无法赖账,早晚会履行协议的,她表示等待。这回她反映的不是法院的问题。反应的是在看守所羁押期间遭到管教杨庆华非人的折磨和虐待。要求追责。

为了给自己讨个公道,冯立成拿着大量的证据多次向有关部门提交、反应,但是毫无结果。无奈之后,只好逐级去了北京国家信访局。后期,冯立成得了双侧脑梗死,女儿带她来到宣武医院看病,因为北京挂号难,在北京花销大,等待挂号期间冯立成经人介绍去了平谷区的一个山庄打工。2017年10月6日,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敦化市公安局抓回敦化市,经审讯关押在延吉市看守所。

据冯立成的家人和律师透露:这次警方给冯立成定的罪名依然是寻衅滋事,虽然目前已经羁押了8个多月了,但是给冯立成定罪的证据明显不足。为了给冯立成定罪,某个管辖派出所甚至鼓动上访人员陷害冯立成,说是冯立成组织他们去北京上访的。因没有此事,这个上访人员没能替警方出证。在刑拘期间,办案单位甚至让冯立成的女儿进到看守所里,劝其母亲认罪,办案人员在看守所审冯立成时还和其女儿通电话。更为不可思议的是,某领导还教冯立成女儿如何给冯立成写信劝冯立成认错。敦化市政府信访局的一位局长居然也给冯立成的家属打电话称:“教其家属给冯立成写信,告诉她不能跟组织对抗!”音频中还显示在冯立成关押期间某些领导和冯立成家属谈赔偿金额,称对冯立成这次判刑有帮助。记者听了难以理解。

冯立成的家人说:冯立成再次被抓后,因为证据不足,敦化市检察院多次退回补充侦查。同时,冯立成也拒不认罪。

冯立成被查出患有脑梗、癫痫等严重疾病,在看守所内多次犯病。其家属介绍,经过检察院指定的医院检查、鉴定,医院认为冯立成不适合继续关押,应该办理取保候审,但家属多次要求办理取保候审未果。检察院给出的原因是冯立成不认罪。还判过刑,出来会危害社会。冯立成的家属认为冯立成没有任何罪,刚出狱一年多,身体还特别不好一直就医。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正常维权。被打成重伤出狱后正常举报却再次被抓,打人管教不仅逍遥法外还正常在公安局上班。

冯立成被抓后女儿多次找公安局,信访局要求放人。可是2017年10月30日下午五点多崔佳佳和政法委书记谈完话、做了录音后,却于2017年10月31日突然被抓。(崔佳佳及家属回忆被抓当天是一位领导让崔佳佳去见新来的公安局长的,崔佳佳道了谢后就和她姨打车前往公安局。可是没等到公安局就被一个黑车拦下,崔佳佳被刑警队带走了)。他们把崔佳佳带到公安局审讯室内,逼问崔佳佳电话去向。恐吓、不让睡觉审讯了孩子一天一宿。于11月1日将其释放,但是却以取保候审的方式让其回家。孩子被吓出了心脏病。后来办案单位在审理冯立成的案子中,将其女儿也一并划入犯罪嫌疑里。这个女孩子刚刚失去了父亲,母亲又被关押在看守所。家里剩下这唯一可怜的孩子,却也成了犯罪嫌疑人。对于今后孩子的命运记者很担心。

据悉,此案目前已经移交到延吉市法院,近期开庭审理。冯立成上访告状是否有罪?法院最终如何裁判?媒体将拭目以待!(记者峻岭 李辉)

来源:http://www.xsdjynews.com/news/?5739.html

上一篇:淘宝又现“色情营销”,行业顽疾几时休?
下一篇:史记·马彪列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