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吉林省公主岭市大岭镇负债15亿元被村民举报涉黑
发布时间:2018-5-16 16:11:38   作者:不详

举报信原件如下 望相关部门予于调查澄清

全国扫黑除恶办公室:

我们是:

革命伤残退伍军人王孝(原三合村村长),男,1944年9月7日出生,汉族,住吉林省公主岭市大岭镇三合村十一组,身份证号229001194409072450。

郭宗兴,男,汉族,吉林省长春市人,身份证号220104195309116177;

现将刑满释放恶霸邸志敏(绰号邸三,原公主岭市大岭镇人)犯罪团伙与公主岭市大岭镇(该镇现负债15亿元)现任书记魏洪奇、镇长姚维波、副镇长姜海明、派出所长何俊峰等相勾结,违法犯罪有关事实介绍如下:

一、王孝和郭宗兴受迫害的经过

1、王孝受迫害的简要经过:

由于我不与镇、村干部同流合污,而成了他们的眼中钉。所以,三合村书记高庆军和村长刘力勾结恶霸邸志敏殴打陷害我,将我在看守所关押一年半,在看守所每天不给被褥,被逼直接睡水泥地面,受尽折磨,致使参军时致残的身病更加严重。并且被开除党籍。

2、郭宗兴在大岭镇受威胁交出承包土地的经过:

我与公主岭市大岭镇二道村村民委员会经过多次、反复协商,并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多数通过,终于二道村村民委员会签订了于2017年生效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承包了1220亩土地用于发展农业。合同生效后,我组织部分农民在这片承包土地上种植水稻。

约2017年8月末,大岭镇党委书记魏洪奇打电话给二道村书记,提出镇政府要征用我承包的临公路的25垧承包地,让村里跟我商量。我不想跟镇里闹僵,就无可奈何地同意了低价流转25垧承包地。在合同签字前,镇书记魏洪奇告知村里,土地是为(恶霸)邸志敏征用的,不是镇里征用,我也同意了。在签订合同的当天,邸志敏反悔,合同没签成。之后,镇里又提出征用我临公路的40几垧承包地给邸志敏,我花多少钱承包的,就给退回多少钱,价格没商量,并威胁说:如果我不同意,就强行废除土地承包合同。同时威胁二道村干部,如不废除合同就处理他们。大岭镇土地所、城管部门、假冒警察都来承包土地威胁种地农民不许耕种,以上情况有110报警记录为证。其中一个假警察涉嫌酒驾,被出警警察连人带车(所涉车辆牌照号:吉A·90D05)放走。这种官、黑勾结,造成我现在无法依法行使土地承包经营权。

二、违法犯罪事实

这种混乱局面,是官、黑勾结造成的:镇党委书记魏洪奇、镇长姚维波、副镇长姜海明、派出所长何俊峰等是恶霸邸志敏的保护伞;邸志敏利用保护伞横行乡里,欺行霸市,赚取巨额利益;保护伞魏洪奇、姚维波、姜海明、何俊峰等利用手中权力捞取好处。他们互相勾结、互为利用,真正做到了权钱交易。主要事实如下:

1、2012年5月初,绿园区双丰村书记崔贵领着治保主任等人到三合村钩地,三合村大队书记高庆军给我(王孝)打电话要求我去制止。后来,南道村书记张立波、邸志敏一伙人赶到了。邸志敏坐在车里,让他的手下于佳威(住岭西村,流氓)将崔贵带来的治保主任用刀刺伤。持刀伤人的于佳威在被公主岭看守所关押几天后,没有处理就被放回,据说大岭乡镇政府拿了几十万元摆平此事。

2、2012年5月9日,邸志敏、贾洪波纠集30多人、开着三四台车来殴打我(王孝),其中长春市大屯镇的一群人将我殴打致昏迷不醒,我的小拇指被铁锹砍伤,在医院缝四针,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致头部现在还有陈旧性血块,这30多人中有男有女。但长春市西新派出所处理不公,竟然将寻衅滋事团伙的头目邸志敏、贾洪波和打人者放走,不予处理。该事实有受害人王孝和证人裴庆君、魏红连、吕国福证明。

2013年4月警察将我(王孝)带走,被非法陷害,在公安局拘禁一年半。我这名革命伤残军人(二等乙级)受到无端陷害。黑社会团伙横行乡里,派出所眼看着都不管,可见黑恶势力的强大。

3、三合村原书记高庆军(现负案在逃)与邸志敏勾结,贪污腐败,大肆敛财。连出外旅游的钱都是邸志敏给送的。高庆军害怕自己被追究刑事责任,逃跑了,他既骗个人钱,又贪污公家钱,包括卖林场地钱、卖预留地钱,240万不卖却只卖105万。

4、2017年,三合村拆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在拆迁补偿问题上老百姓有意见,但镇里雇人来三合村殴打有意见的村民。其中,王东媳妇的肋骨被打折,刘柏昌的妻子也被打坏。

5、大岭镇现负债总额达15亿元。

魏洪奇、姚维波给三合村会计徐国军、黄花村会计姚小伟下达命令,指使他们提供村民名单按假手印骗取银行贷款。

6、邸志敏(220381197201112453)因非法拘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现为刑满释放人员,控制着整个大岭镇镇党委、镇政府和派出所。据群众反映,魏洪奇、姚维波往上升迁的活动费、行贿款都由邸志敏掏腰包,实际上,镇政府发包的所有工程项目都由邸志敏承包,但在邸志敏承包的所有项目中,有的项目有镇党委书记魏洪奇、姚维波、姜海明等的股份,有的项目他们几个官员直接从邸志敏那里受贿。

邸志敏承包的这些项目主要有:

(1)在镇党委、镇政府的授意下,通过跟南道村村干部、镇干部勾结,南道村与邸志敏签订40多垧土地用于耕种。后又将40多晌耕地非法改变为荒地,用于搞非法建筑出售。公路边1000余米国家排洪渠被非法堵占。这样一来,几千元的一垧耕地在改变性质后就非法获利竟高达近百万元。邸志敏用钱收买了几个村民代表给他签字,镇里干部——书记、镇长、副镇长配合邸志敏一起赚钱,此地块有镇干部股份。邸志敏和镇干部的行为已触犯刑律,但没有干部去管。镇政府被黑社会控制。

(2)国家给每个贫困户3万元建房补贴,副镇长姜海明没有通过公开招标就私下交给邸志敏去干。建筑质量极差,随时威胁着人身安全,并且每户面积缩水20平方米以上,民愤极大。

(3)大岭镇每年的环卫承包费700多万元,没有经过招标直接交给邸志敏承包。据群众反映,魏洪奇、姚维波、姜海明等均持有该项目的股份。

(4)大岭镇街道改建项目仍然没有通过公开招投标,就直接承包给了邸志敏。项目包括:

一套路灯就要价3万元左右;一棵绿化树就3000多元。此外,还有高价发包的柏油马路、人行道大理石方砖等。

7、邸志敏在镇党委、镇政府的庇护下,为了达到夺取我临公路40多垧承包地的目的,派2012年因携带管制刀具被刑事拘留的榆树人苏清丰(220121196808210912)到我的承包地大喊大闹、散布谣言,威胁、恐吓种地的农民,造成群众极度恐慌,严重扰乱了生产秩序。

8、据群众反映,魏洪奇要活动到公主岭市当副市长,姚维波也要到别的镇当党委书记。都是邸志敏掏钱为他们捐的官。

9、南道村长穆云生刑满释放后,在镇领导干预下,继续担任南道村村长。现大岭镇和怀德镇工程项目都有穆云生参与施工,镇领导目的是为了阻止他把大岭镇领导们的违法犯罪事实说出去。

10、我们再看看姚维波是如何违法乱纪的:

(1)姚维波利用职务之便,伙同韩大林(街道办主任)将市场院内公共厕所横行扒掉(5万元拆除费用全部由镇政府报销),建成2层大楼,价值200多万元,据为己有,附近村民至今没有公厕使用。姚维波、韩大林勾结当地黑恶势力,让老百姓敢怒不敢言。

(2)姚维波、韩大林利用手中权力,用公职人员(城管人员)看管个人市场(非法占用公用街道)、收费,每年收取租金达数十万元,收取的费用姚维波、韩大林全部私分。

(3)镇里负责市场院内及街道的卫生管理,而姚维波伙同韩大林找来当地黑恶势力人员,挨家挨户收取卫生费,每户200元,大约有80户,每年收取一万五千元左右;业户安装暖气,他们向每户收取3000元的保护费,都被姚维波、韩大林据为己有。

三、官黑勾结的黑社会组织

魏洪奇、姚维波、姜海明等手中有权,将工程项目发包给邸志敏,邸志敏赚取非法利益回报魏洪奇、姚维波、姜海明。然后,邸志敏利用非法利益为他们买官。社会人员充当邸志敏的打手。所以,从整个团伙的分工来看,邸志敏为大岭镇进行利益输送,保护伞不惜牺牲群众利益和违法违纪为邸志敏创造获取非法暴利的机会。可谓分工明确,利益均沾,典型的官商勾结、官黑勾结,明显具有官黑勾结的有组织、有预谋的黑恶势力犯罪。

派出所所长何俊峰带着22万的全金镶钻劳力士手表,出行时自驾五六十万元的丰田霸道汽车(照片为证)。

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将反腐作为一项治国方略,以扫黑除恶为正社会新风之契机,改变执政作风。然而,在大岭镇却出现了“最牛恶霸邸志敏”、“最牛书记魏洪奇”、“最牛镇长姚维波”、“最牛棋手姜海明”、“最牛派出所所长何俊峰”。镇里一班领导与黑社会勾结在一起贪污腐化,横行乡里,这个有权有势、强取豪夺的团伙,有组织地欺诈百姓,是典型的村匪乡霸。由于黑恶势力猖獗,政府权利缺乏有效监督,大岭镇的官员堕落成恶霸,横行一方,违反党纪国法,破坏力极强,影响极坏,严重啃食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有些上级官员有意无意中成了一些乡匪村霸们的靠山。这些坏人靠钱开道,进入乡镇的领导班子中,变成了恶霸干部。对党和政府形象的杀伤力不可低估。

四、请 求

1、恳请领导责令有关部门进行立案调查,打掉这个以邸志敏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

2、对魏洪奇、姚维波、姜海明和何俊峰等立案调查,清除这伙党的蛀虫、人民的罪人,将其绳之以法,还大岭镇老百姓朗朗青天。举报人实名举报,愿意配合有关部门进行调查核实,绝无虚言。以上举报全部属实,如不属实愿承担法律责任。

值此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深感伟大的共产主义道路任重道远。

向马克思致敬!

向无数如星辰般璀璨的革命先驱致敬!

向伟大的领袖习主席致敬!

控 告 人:王孝

联系电话:13844881684

控 告 人:郭宗兴

联系电话:13009131801

二0一八年五月十五日

主送:省公安厅 省政法委 省纪检委 省监察委

省检察院 公安厅打黑办 全国扫黑除恶举报网站

中纪委 公安部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上一篇:山西长治市一房地产企业实名举报一地方官员却反被调查
下一篇:乌鲁木齐海关:随意变更生产标准,称进口小麦就是走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