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 > 内容

河北枣强:违法“宣告破产”,谁之责?
发布时间:2018-4-25 11:34:48   作者:不详

导读:2018年4月2日,河北鑫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河北省枣强县人民法院宣告破产。据本报了解,河北鑫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目前尚有处于第二审阶段的债权纠纷案件,在债权数额不明确的情况下,法院就宣告公司破产,进入拍卖程序,枣强县法院这样的行为是否合法?本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调查。

正文:

据了解,2013年5月,宁晋京以投资人身份,经人介绍获悉河北鑫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澜公司”)在枣强县有房地产开发项目,正在寻求投资伙伴。经过考察,宁晋京发现地处河北省会石家庄市东部、毗邻衡水湖的枣强县自然环境优美,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在枣强县投资房地产项目既可以改善当地住房条件、带动养老、旅游产业、解决人员就业困难,增加当地税收,又可以获得丰厚利润。

2013年7月23日,经过协商洽谈,确定由宁晋京从“鑫澜公司”原股东王文茂手中购得其全部公司股份,从股东林雷音处购得部分股份,最终以实际占股70%,成为“鑫澜公司”的大股东,同时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2016年1月29日,枣强县政府委托枣强县“清欠办”找到宁晋京,希望从宁晋京手中购买162套商品房用来安置枣强县小桃园村的拆迁户(枣强县政府开发的城中村)。并表示“鑫澜公司”开发的由“江苏中顺建设集团”(以下简称“中顺集团”)承建的“鑫澜小区”是政府大力支持的项目,枣强县政府可以将收购房款直接垫付工程款,解决支付工程款的资金问题,条件是宁晋京必须以远低于市场价的每平方米1900元的价格卖给“清欠办”。为了解决公司流动资金短缺的燃眉之急,宁晋京无奈签下了约25000平方米,共计162套房,折合收购房款人民币4750万元的协议。协议签订后,清欠办有约2200万元的款项却迟迟没有打到“中顺集团”账户,为此宁晋京曾多次找到“清欠办”协商解决,“清欠办”都以房屋还没有经质检、验收,建筑商没有交付为由拒绝付款。

2016年9月20日马某带20多人到“鑫澜公司”售楼处闹事,将“鑫澜公司”售楼处打、砸、抢了。“鑫澜公司”售楼处原是2014年9月份在被拆迁户马某原址建成的。当时,“鑫澜公司”与马某约定:由“鑫澜公司”使用五年,期满后售楼处归马某所有。“鑫澜公司”刚刚使用了两年,马某便带人砸毁“沙盘”(价值12.5万元),侵占财物,将公司人员全部赶出售楼处。“鑫澜公司”报警110,枣强县公安局城关镇派出所出警人员到达现场后,以民事纠纷为由看着砸、赶,警察两次到现场都袖手旁观,到现在马某仍无偿使用强占的售楼处卖汽车,公安机关不处理、不立案,不出具“不予立案决定书”。

由于枣强县清欠办违约行为,2016年10月份,“中顺集团”以“借条”(未付工程款的凭条)到期,“鑫澜公司”资不抵债为由向枣强县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但此时,“鑫澜公司”仍有约230套未售房屋,30亩待开发净地,加上与“清欠办”签订购房协议后的2200万元购房款和已售房屋的银行贷款1000多万元,是足够清偿“中顺集团”3400万元债务的。同时据本报记者了解,“中顺集团”承建的枣强项目至今为止仍然没有竣工、验收,更没有交付承建建筑。依据《建筑法》相关规定,还未达到工程结算条件。在这样的情况下,“鑫澜公司”被以“借款”到期,公司无力偿还为由申请了破产。2017年1月26日,这桩明显属于建筑合同纠纷的案件被枣强县法院以破产案件受理(严重违法)。

屋漏偏逢连夜雨,“鑫澜公司”刚刚被法院通知受理破产,就又收到了枣强县法院传票和起诉书,要求“鑫澜公司”偿还建设银行枣强县支行贷款500多万元。宁晋京糊涂了,这欠建设银行的500多万元贷款是哪里来的?自己接手“鑫澜公司”后从来没有向建设银行枣强支行贷过款。经过详细调查了解后发现,原来是公司原股东王文茂与林雷音伙同35名当地居民,签订虚假购房合同,套取中国建设银行枣强县支行贷款近700万元。“鑫澜公司”糊里糊涂替王文茂与林雷音偿还了两年债务贷款,直至公司财务出现危机,才停止还款,紧接着“鑫澜公司”就被告上了法庭。

经了解得知,宁晋京准备好假贷款的报案材料多次到枣强县经侦二队进行报案。

公安机关未经调查就通知宁晋京,这件案子被法院指定的破产管理人——河北畅杰律师事务所主任王宏恩给撤案了。就是这样一起明显属于犯罪的案件,枣强县公安机关至今不立案,也不出具不予立案决定书,而管理人面对这种刑事犯罪案件,也不维护受害者“鑫澜公司”的权益,相反还申请公安机关撤销了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明文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对于报案、控告、举报和自首的材料,应当按照管辖范围,迅速进行审查,认为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应当立案”。

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宁晋京于2018年1月8日委托律师以管理人责任纠纷(侵权为由)一纸诉状将管理人告到了枣强县人民法院。同时向法院递交了《驳回破产清算申请书》。枣强县人民法院不仅不在《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期限内立案受理,而且也不出具《不予立案裁定书》。2018年3月22日,枣强县法院立案庭长答复:“已向中院沟通了,管理人是法院的派出机构,有意见可以要求更换,不能起诉管理人”。在律师的一再追要下,时隔2个月20天才于2018年3月27日出具了《不予立案裁定书》。由此“鑫澜公司”才能上诉到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至于《驳回破产清算申请书》的答复,却是以《通知》的形式于2018年4月2日与《宣告破产裁定书》一起送达“鑫澜公司”。在“鑫澜公司”债权数额还不明确、仍有诉讼案件未完结的情况下,枣强县人民法院“霸道”地直接将河北鑫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宣告了破产!

本报记者咨询法律界专业人士后得到答复:这是一起典型的以破代审,以拍代执假破产案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破产案件要在当地党委领导下启动府院配合机制,既保护债权人利益又要倾力挽救危困企业、摆脱困境”的立法原则与目的。管理人应当勤勉尽责,忠实职务。

对于河北枣强县法院这起离奇的破产案件,枣强法院如何进展,多家媒体将持续跟踪报道。

来源:http://www.cagqt.org/xinwen/1897.html

上一篇:靑海省祁连县:法院一纸判决书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谁是幕后黑手?
下一篇:福建民企老板侵吞股东5000万 连江经侦被指充当保护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