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 > 内容

河北秦皇岛“扫黑除恶”何时发力?
发布时间:2018-3-22 9:46:22   作者:不详

近日,《河北抚宁黑恶势力、村霸袁国强,何时被“扫”?》、《解读“抚宁特色”下的法制现场》两篇文章在媒体广泛传播,两篇文章主要内容都是反映河北省秦皇岛市抚宁区骊城街道东街社区书记、主任、区人大代表袁国强涉黑、村霸、持枪打击报复举报人员的事情。只是第一篇是讲河北抚宁黑恶势力、村霸袁国强违法事实;第二篇在事实基础上对抚宁“袁国强现象”的“拷问”!

在媒体广泛关注下,举报人也在置生死度外,锲而不舍的向各级政府职能部门进行实名举报、抚宁黑恶势力、村霸袁国强的违法行为。

3月7日上午,她们先后到抚宁区委组织部、抚宁区纪律监察委员会、抚宁区“扫黑除恶”办公室;下午2点,他们到抚宁区公安局“扫黑除恶”办。

3月8日上午10点,到秦皇岛市“扫黑除恶”办公室进行实名举报。

3月12日上午,河北省纪检委、河北省公安厅实名举报。

3月13日上午,再次赶到秦皇岛信访局递交举报材料,当时一位姓宋工作人员拒绝接受材料,说建议到抚宁区纪委反映,他们拒绝受理。

两会期间,他们以“鱼死网破”、“以卵击石”的方式举报,足以说明村霸袁国强对当地危害之深以及群众背水一战的决心!

在党中央、国务院刚刚提出的“扫黑除恶”和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提出“加强对农村黑恶势力和村霸的打击”大环境下,抚宁区公检法部门理应“乘风破浪,顺势而为”,一举铲除袁国强的黑恶势力,即顺党意,又顺民心;既有初心,也有始终!

但,依据以往和现在的情况来看,前景并不乐观!

从2006年起,东街社区居民、党员、居民代表和人大代表陆续举报袁国强的违法事实,仅刘静红一人先后到抚宁县骊城街道办事处举报12次、抚宁县信访局6次、抚宁县人民政府12次、抚宁县委10次、秦皇岛市信访局6次、河北省信访局6次、国家信访局9次、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9次。另外,媒体也多次进行相关报道。

1、河北秦皇岛:从社区书记到亿元富翁之谜

http://www.sohu.com/a/348304_102924

2、小官巨贪哪个猖?河北抚宁袁国强其人其事

http://bbs.tianya.cn/post-free-4859470-1.shtml

3、抚宁再现“小官巨贪”发人深思

http://www.gdongw.com/society/22924.html

4小官巨贪 河北抚宁县巨贪袁国强抹黑政府形象

http://bbs.tianya.cn/post-free-4882881-1.shtml

5、司法机关执法不能擅自扩大“隐私”的范畴

http://www.info369.net/html/news/view2970.html

6、抚宁县社区书记变身亿元富暴露监管缺失

http://www.china.com.cn/legal/2014-09/23/content_33591801.htm

7、河北:居民举报社区书记一人轻伤一人拘

http://legal.china.com.cn/2014-09/29/content_33647312.htm

8、秦皇岛抚宁区:一份实名举报信揭开了村霸“袁国强”的面纱

http://www.chintoz.cn/1/2018-01-30/4307.html

9、河北抚宁黑恶势力、村霸袁国强,何时被“扫”?

http://jd366.com.cn/a/minshengdongtai/20180306/1189.html

10、解读“抚宁特色”下的法制现场

http://www.gczcn.org/war/2018/0309/1541.html

甚至连中纪委信访室的工作人员惊叹:“这人,还干着呢?没有被抓?党员还没撸?我的天啊!这人太厉害了!”

为什么如此?

难道是举报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还是举报人的胆小与懦弱?

都不是!

关键是:掌握“扫把”的人不愿意“扫”!

按照我国现行的体制,对居委会(村委会)有直接“扫黑除恶”权的是乡镇,间接监督是区县,市级以上的政府和只能部门,由于人力、物力、财力和权力等诸多因素的制约,鞭长莫及。

也就是说,真正的“扫黑除恶”的主力军是县乡两级!

而,县乡两级也是居委会(村委会)直接领导,他们在工作中有直接性的往来,容易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牢不可破关系。对居委会(村委会)的监管处于真空状态,再加上基层群众相对散沙,变相扩展了居委会(村委会)的权利。

东街社区主任、书记、区人大代表袁国强,基本上就处于这个状态。且,更为严重的是,东街社区是秦皇岛市抚宁城区的中心地带,是政府机关的所在地,而东街的实际权力就是袁国强一个人之手,很容易与抚宁区的主要领导直接对话和对接。

袁国强执政的15年里,东街社区国有资产和集体资产基本荡然无存。例如东街居民子孙后代的宅基地已经被袁国强的鼎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成“鼎尊花苑”;原来的集贸市场、橡胶厂等占地100余亩集体企业被开发成“6+1”和29层抚宁第一高楼;樊玉学租赁东街社区的9.9亩荒地被袁国强建成“十亩藏獒园”等等。

这些动辄几亩、几十亩,上百亩的城市用地,仅仅袁国强一个人就能做的了、吃得下、摆得平?

那是不可能的!

抚宁区政府职能部门连一个卖菜摊位都能管得住,为什么29层大楼在没有任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仅仅靠会议纪要却能拔地而起?郭广财两次被打,为何区区五万元就不了了之?发生在京沈高速上的枪击案,为何默无声息?刘泊书记关于鼎尊花苑的问题说了30分钟,抚宁区纪委为何只写了一句话——刘泊与袁国强发生争执,而对袁国强辱骂刘泊的事情避而不写?袁国强带领数百黑社会人员深夜围攻刘静红和刘新家人,为何又杳无音讯?秦皇岛市信访局为何不接受举报人的举报材料?

根源是:“地方保护”。

而正是这支“地方保护”力量,恰恰是“扫黑除恶”的主力军,是掌握“扫把”的人,他们的态度、力度将会直接决定这场“扫黑除恶”最终结局。

如果都像抚宁那样“地方保护”,谁能保证这场声势浩大的“扫黑除恶”不会变成“黑扫异己”呢?

河北秦皇岛扫黑除恶,如何“扫”出实效?

关键是打击黑恶势力背后的黑恶力量,让躲在黑暗之处的“地方保护”闭嘴、收手、放手是“扫黑除恶”取胜唯一途径。

来源连接:http://www.zgmsbb.cc/a/yuqingjiance/20180321/275502.html

上一篇:关于香港某媒体发布严重失实报道的澄清声明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