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 > 内容

吉林长春:法官张奇违法下达裁定为法官张芳挡箭
发布时间:2018-3-15 14:07:55   作者:不详

——关于法官张芳被控合谋虚假诉讼侵占财产千万的连续报道之一

\

本站讯 一起房产争议案,先是法官张芳被控利用虚假诉讼手段,渎职、滥用职权,违法调解,违法下达民事调解书,侵占公司合法财产1000多万元。后是法官张奇终止鉴定程序,违法下达民事裁定书,为法官张芳违法下达的民事调解书做挡箭牌!这事就发生在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日前,经中联国际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中联公司)的负责人赵斗介绍,公司全体员工已向中纪委、吉林省纪委、长春市监察委和最高人民法院、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长春市朝阳区法院及吉林省政法委、长春市政法委,吉林省人大、长春市大、吉林省检察官法官惩戒委员会递交了实名控告信。同时向媒体揭露了发生在朝阳区法院两名张姓法官张芳和张奇导演的这场精彩的“双簧戏”!

中联公司房产争议案的由来

\

据相关的法律文书记载:1997年4月,中联公司为吉林省恒和企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恒和集团)装修白天鹅大酒店,到1999年恒和集团未能偿还中联公司装修款及3年的经济损失。中联公司、恒和集团、国迅公司三方协商签订了房屋抵债协议书。恒和集团把其下属的国迅公司位于大兴路20号的一座三层746平方米楼房(以下简称争议房屋)以600万元抵债给中联公司。此房当时在银行抵押贷款,协议约定待还清贷款后,办理产权过户手续。协议签订后,恒和集团、国迅公司将争议房屋交付给中联公司所有,自1999年1月至2014年9月6日,中联公司实际占有和使用该房14年之久。

——四张盖有公章和法人章的空白信:2007年10月30日,中联公司突然收到长春市朝阳区法院作出的(2007)执字第2563号执行通知书,中联公司方知国迅公司因“房屋权属纠纷” 将中联公司的职工王吉和(己故)诉至长春市朝阳区法院,并于2007年5月23日做出了(2006)朝民初字第3511号民事判决。中联公司在接到该执行通知后,于 2007年10月31日派人到法院递交了中联公司与恒和集团、国讯公司签订的《房屋转让协议书》及公司的书面意见。事后,中联公司经人介绍认识了长春市南关区法院的孟繁甲法官(已故),并派人找到孟繁甲,就朝阳区法院作出的(2007)执字第2563号执行案件,请求其给予法律帮助。她看到了有相关材料后,给朝阳区法院某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说:“放心吧,能摆平”。几天后,孟繁甲提出索要盖有中联公司公章、法定代表人名章的空白信件,理由是:“为办理该执行案件的复议、调查等办事方便、及时,省着来回跑”。中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邵忠莲当然不能同意提供空白信件,怕出现其他问题。王吉和就力劝:此人是全国十佳优秀大法官,在政法系统同学多、路子广,人称大侠,可以信得过。邵在其一再坚持下说,你若必须给她拿空白信件,你必须签名出了问题由你自己负责任,王吉和说没问题。因此,中联公司向孟提供了盖有公司公章、法定代表人邵忠莲名章及王吉和签名的空白信件四张。之后,中联公司多次跟孟联系,孟均称“没问题,正在办理,法院不是没执行你们么?你们放心用吧 ”。2007年至2011年(四年时间),朝阳区法院做出的(2007)执字第2563号执行案件一直没有执行。

——孟繁甲、孟繁一、李地利用空白信件伪造第一份房屋转让合同:第一份房屋转让合同是2007年6月30日签订的,争议房产以19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孟繁一,协议约定:中联公司拥有争议房屋。该房屋系中联公司从恒和集团(国迅公司)抵账的房屋。中联公司将此房以190万元价格转让给孟繁一。在签订协议时,孟繁一付给中联公司90万元整(不再另行出具收据,以此协议为凭)。剩余100万元以房租的形式给付,即该房屋自签订协议时交给中联公司使用两年(即2007年6月30日至2009年6月30日),每年租金为50万元。租赁期满2009年6月30日中联公司将此房交给孟繁一,交接时原装修饰物归孟繁一。在此协议孟繁一签订后的六个月内,中联公司协助孟繁一办理房屋所有权变更手续。

——孟繁甲、孟繁一、李地伪造的第-份房屋转让合同引起的诉讼: 2011年11月15日,中联公司收到朝阳区法院关于李地诉中联公司给付租金一案的应诉通知。此时,中联公司才从李地的起诉状中得知:孟繁甲用中联公司提供的四张空白信件,伪造出了2007年6月30日孟繁一(孟繁甲之弟)与中联公司职工王吉和签订的房屋转让协议书,并依据此协议诉讼的。

长春市人民检察院对毕征富的调查笔录记载:事后孟繁甲找到了国迅公司,声称王吉和已经将争议房屋以190万元的价格卖给孟繁一了,“我再给你点钱,把争议房屋产权过户给我就好了”,并出示了王吉和收到100万元的收条。

但是,房屋转让合同约定给付的90万元房款根本没有履行。毕征富证实:孟繁甲拿出王吉和100万元的收条,在庭审中李地不能向法庭提供100万元收条,视为该事实不存在。赵斗认为:以上足以证明此协议是伪造。赵斗说:该协议书是孟繁甲伙同其弟弟孟繁一和孟繁甲的女儿李地(家族三人合谋)利用中联公司找孟繁甲办事方便所提供的空白信件制作的。

\

\

——孟繁甲、孟繁一、李地伪造的第二份房屋转让合同:第二份房屋转让合同是2008年9月30日签订的:争议房产又以 9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李地。该协议约定:一、本协议约定的标的:1、甲方遵守约定,自愿向乙方出让座落于长春市朝阳区大兴路20号的房屋和附属配套设施。2、该出让的房地产权为甲方所有,该房产土地使用权系以出让方式取得,土地类型为商业用地。房屋产权证号为:长房权字第105000062号(企业办公用房)(权证登记与实际房地向一致)。3、附属及配套设施包括:水、电、通讯、排污等设备。二、产权基本情况:乙方受让的房屋为:丘地号4—31/801—1号,地面3层,面积为746平方米砖木结构房屋。三、转让价格及承担费用:1、房地产转让总价款:大写:玖拾万元整,小写:900000万元整,任何一方有权将争议提交房地产所在地人民法院依法裁决。

\

——孟繁甲、孟繁一、李地伪造的第二份房屋转让合同,在法官张芳的操纵下起到了实质性的作用,将争议房产侵占:2008年11月3日,李地以国迅公司未按双方签订的房屋转让合同约定、协助办理房屋产权过户手续为由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国迅公司协助李地办理争议房屋的产权变更手续。朝阳区法院在主办法官张芳的操作下,此案当天立案、当天送达、当天调解、当天作出了﹙2008﹚朝民初字第2681号民事调解书,当天送达调解书,当天结案。

根据李地的执行申请,2008年12月1日,朝阳区法院作出了(2008)朝民执字2269号执行文书。2008年12月17日,孟繁甲代李地将争议房屋办理了产权过户手续,过户到李地名下。

中联公司一方认为张芳办案违法

\

赵斗和其员工们认为,该民事调解书存在以下违法之处:

一、程序方面多处违法。

1、时间上违法:2008年10月30日(周四)写的诉状,2008年10月31日(周五)、2008年11月1日一2日为周六和周日,2008年11月3日(周一)上班时当天立案、当天交了50元起诉费、当天送达开庭传票、当天开庭、当天调解、当天下达调解书、当天送达调解书。任何法院的办案效率均比不上朝阳法院张芳办案之神速。该案违法了人民法院立案排期制度。

2、当事人诉争90万元的诉讼标的,只收取诉讼费50元,明显是违法办案。

3、办案人张芳明知当事人李地母亲孟繁甲(南关区法院法官)在没有授权委托书的情况下无权代理案件,孟凡甲没有代理权限,不应该参加诉讼的孟繁甲违法参加诉讼,至今(2008) 朝民初字第2681号民事调解书卷宗中没有李地授权给孟繁甲出庭诉讼的委托书。

4、被告代理人毕征富授权范围不明,国迅公司并未授权毕征富调解权限,办案法官张芳不审查代理人代理权限,明显渎职,毕征富所谓的“特别授权”权限不明。

5、李地作为原告当事人没出庭,其母亲孟繁甲(法官身份)不充许出庭,也没有代理手续。孟凡甲违反了公务员法的规定和公务员的自律规定。

6、被告代理人毕征富代理该案件的时候是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的在职检察官,检察官在职期间违法代理案件,违反了公务员法的规定和公务员的自律规定。

7、张芳明知原被告代理人均为法官和检察官身份,作代理人是违法的,为了侵占第三人财产,但也制作了假调解书。

二、实体方面违。

1、李地据以起诉国迅公司的房屋转让合同,并非李地本人签字,吉林常春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证明:李地的签字是伪造的。

2、诉争房屋是国迅公司以600万元抵账给中联公司的,现在90万元出卖与事实不符,明显不符合常理,张芳明知却不予审查。

3、该房屋转让价款根本没有交付,毕征富证实说:收到20万元现金,现金交给谁了?另外,用孟凡甲名下的亚泰大街与繁荣路交汇处、面积大约是140-150平方米的一套住宅抵70万元,孟繁甲给办的更名,更名到潘淑珍或者孙红梅(潘淑珍女儿)名下了。但经过法院(另案)调查核实,潘淑珍和孙红梅名下根本没有该房屋的记录,所以可以认定李地对于购买争议房屋没有交付买房款,是孟凡甲(李地)与国迅公司毕征富和张芳法官恶意串通,与人合谋、虚假诉讼侵占财产实施了诈骗。

中联公司赵斗说:参照当年该房附近的租金也不值20万,租房协议在哪? 我们自己的房子己使用八、九年了,怎么就变成租房了。90万元给付凭证在哪?是现金还是转账?没有证据,这纯粹是制作假合同实施诈骗,本案应交到公安机关调查。

法官张奇被控违法终止鉴定程序,违法下达裁定书

中联公司负责人就此事咨询了多位律师和法律界专家,律师和专家们认为:张芳违法下发的(2008)朝民初字第2681号民事调解书存在上述诸多违法之处。于是,中联公司多次到朝阳区法院立案,要求撤销(2008)朝民初字第2681号民事调解书,至今已经3年之久,但法院始终不给立案。中联公司又于2016年4月向朝阳区法院以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为由提起诉讼。但是,该院却于2016年9月5日以债权人撤销权之诉受理此案,并向国迅公司、恒和集团公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及开庭传票。同时向原告方送达两次开庭传票。本案几次周折于2017年7月12日终于开庭审理。在开庭审理当日,该院书记员告知办案法官外出办事,不能如期开庭,让原、被告回去等侯通知,另定时间开庭。当日上午,法院又电话通知原告,决定于当日下午13:30开庭审。原告按时到庭,其余当事人均未到庭。当庭,审判长张奇法官又通知原告方选定在2017年7月18日13.30时开庭审理此案。届时原告方、被告李地方均按时到庭参加诉讼,国迅公司、恒和集团均未到庭参加诉讼。在法庭上,原告一方需要举的证据有20多份,但是,原告方举证到第7份证据后,审判长张奇宣布休庭,称下次开庭时间另行通知。但是,对于争议巨大的被原告认为造假的房屋转让协议,原告曾当庭申请进行司法鉴定,经审判长张奇同意并选择了鉴定机构,原告也提交了签定样板,结果对此签定却未进行,也没有再次开庭就直接下达了(2016)吉0104民初354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中联公司的起诉。

\

\

该裁定书称:“本院经审理认为:2008年11月3日,李地与吉林省国迅公司依据双方于2008年9月30日签订的《房屋转让合同》,经本院主持调解,达成调解协议:被告吉林省国迅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于本调解书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协助原告李地办理位于长春市朝阳区大兴路20号,丘地号为431/801-1号,产权证号为1050000062号房屋的产权更名手续,更名费用由李地承担。2015年11月26日,本院作出(2012)朝民重字第40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李地通过与吉林省国迅公司签订房屋3,2转让合同,取得了位于长春市朝阳区大兴路20号房屋的所有权。2016年5月17日,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吉01民终703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位于长春市朝阳区大兴路20号房屋登记在李地名下,依据不动产物权公示公信原则,李地为该房屋的所有权人;中联公司主张对其享有所有权,但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推翻该房屋的物权登记,即不足以证实其为该房屋的真实所有权人;且中联公司举证的其与恒和集团签订的协议书亦不能证实其对该房屋为合法占有。据此,原告要求确认李地、吉林国讯公司于2008年9月30日签订的《房屋转让合同》无效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构成重复起诉,应驳回其起诉。对于中联公司、李地申请的鉴定,亦不予进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吉林省中联国际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起诉;案件受理费12,800.00元,退还吉林省中联国际建筑装饰程有限公司;公告费780.00元、保全费5,00000元,由吉林省中联国际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裁定书下发后,中联公司不服己提起上诉,目前此案正在等待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公证审理。

对于张奇法官的这个裁定书,赵斗经咨询有关律师认为:

其一:这是典型的枉法裁判,是在为同一法院的另一个法官张芳做档箭牌。法官张奇为维护法官张芳的违法犯罪行为,只有将鉴定程序终止。如果鉴定出房屋转让合同是违造的,那么,法官张芳下达的(2008)朝民初字第2681号民事调解书就是违法下达的。张芳将承担法律责任。

其二,程序违法:朝阳区法院已向国迅公司、恒和集团公告送达开庭传票,即是2017年7月12日9时0分开庭审理,因办案人员外出未归,而该院在没有重新向国迅公司、恒和集团送达开庭传票的情况下,即擅自变更于2017年7月18日13.30时开庭审理,属于程序违法。尤其令人不能接受的是,原告要求对其认为伪造的房屋转让协议进行司法鉴定,作为法院,应当在依法对该协议进行鉴定之后,才能下达裁定书。相反,在张奇法官的主持下,法庭中途休庭后并未再次开庭以完成审理程序,更没有组织对争议巨大的房屋转让协议进行司法鉴定,就直接下达了裁定,这不仅是对当事人合法权益大的极大蔑视,更是对法律的公开践踏,是对党中央提出的“依法治国、依宪执政”的公开挑战!这样的法官一日不除,依法治国将永远只是一个泡影!

对于本案的进展情况,媒体将继续关注并将跟踪报道。(记者冰雪 太白 劲松)

相关链接:吉林长春: 法官张芳被控合谋虚假诉讼侵占财产千万

附件:

一,本案焦点人物:

1、张芳: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法官

2、张奇: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法官

3、孟繁甲:长春市南关区人民法院法官

4、孟繁-:孟繁甲之胞弟

5、李地:孟繁甲女儿,工作单位:吉林大学

6、孙洪伟:吉林省桓和企业集团公司法定代表人

7、潘淑珍:孙洪伟母亲,吉林省国迅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8、孙红梅:孙洪伟妹妹

9、毕征富: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二,本案所涉诉讼裁判文书:

(一)、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06)朝民初字第3511号民事判决。判决如下:

1、国迅公司是争议房屋的所有权人。

2、王吉合从争议房屋中迁出。

中联公司不服提出抗诉,该院于2012年3月22日作出(2012)朝民再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1)、撤销(2006)朝民初字第3511号民事判决书。(2)、驳回国讯公司的起诉。

(二)、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1)朝民初字198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如下:

1、中联公司从争议房屋中撤出交还给李地。

2、中联公司付给李地租金50万元,案件受理费17400元由被告承担。

中联公司对该判决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于2012年5月30日作出(2012)长民二终字第373号民事裁定书,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发回重审。2015年11月26日,朝阳区法院经过重新审理作出了(2012)朝民重字第4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1)、中联公司给付李地房租金302130元。(2)、驳回李地其他诉讼请求。

中联公司对该判决不服,再次提出上诉。2016年5月17日,二审法院作出(2016)吉01民终字70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中联公司对该判决不服提出申诉。2017年10月11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吉民申231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中联公司的再审申请。中联公司现已向长春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

上一篇:大连瓦房店:一个派出所民警被指严重违法办私案
下一篇:上海伦达大厦15亿被贱卖到8亿是何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