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中纪委两次督办海南女村霸均遭到黑恶势力抵抗
发布时间:2018-3-13 14:06:16   作者:不详

\

图一:县委书记孙喆等被指涉嫌护黑

\

图二:王兰英当着镇干部的面恐吓辱骂村民

本网专讯:近两年来,备受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海南省琼中县营根镇升坡村委会二队(第二经济合作社)队长王兰英等涉黑、经济犯罪团伙问题,经中央纪委等多部门两次批复查处后,受到该县个别领导相关纪检、司法部门的联手抵制、推诿,甚至出现公开造假、对抗,向中央故意隐瞒重大案情。甚至传闻,王兰英省里有后台保护伞。

同时,该县多部门对揭发王兰英涉黑团伙连环违法犯罪行为的村民代表刘瑞连等接连威胁恐吓跟踪、监视居住、非法截访限制出岛、雇佣黑保安公司千里押解、编造罪名拘捕关押。

特别是,在近日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开展严打专项斗争部署后,顶风作案、相互串供勾结、抱团黑打,将矛头直接指向了村民代表、受害群众。县纪委在造假、力挺涉黑女村霸王兰英的同时,涉黑团伙头头再次通过法院,以涉嫌诽谤和名义侵权为幌子,对村民代表和敢于直面邪恶的正义媒体公开下传票、集体造假、歪曲事实、集体对抗中央严打斗争,在当地人为制造恐慌动荡。因此,再次引起社会各界和国内媒体高度关注。

新闻媒体调查证实,2004年10月以来,王兰英靠着对上行贿、拉拢家族势力团伙竞选村长职务,并对拒绝投赞成票的村民实施拳脚追打,并独揽村务、“武力议政”,将其家族骨干打手儿子王国秀,花钱活动成为村委会当副书记,精心编织打造、形成自己的权势范围,勾结窜通,疯狂从事各类经济违法犯罪活动。

大胆: 编造千万假村账   两顿“工作餐”吞掉9.6万元

当地群众代表在向中纪委的举报控告中称,长期以来,以队长王兰英为首的家族式母子涉黑利益团伙,盘踞一方,武力治村、欺压百姓,殴打多人。王兰英还勾结政府腐败官员和老板梁伯卿恶意串通变卖土地、贪污村民征地补偿金,造假账目、挥霍挪用吞噬村集体千万元以上巨额财产。

据举报人查实,王兰英长期把持村集体账目,上下串通编造虚假财务账目,收支混乱漏洞百出,自相矛盾,至少有一千万元资金去向不明。暗访时,记者也在升坡第二经济合作社的《对公账户明细账》中发现多处巧立名目伪造现金支出情况。

\

图三:作为全国贫困县的村小组长,王兰英疯狂编造虚假村务账目,两顿饭竟然吃掉了9.6万元,胃口可谓之大。在案发后,镇委主要领导和县纪委孙文阳帮她重新编造、完善假账目和所谓“征地补偿分配”。

其中,2012年1月19日、20日,两顿饭便花掉“会议工作餐费”9.6万元;同年春节村民补助32.34万元;2013年2月8日“误工补贴工作费”和“春节补贴”高达20万元;2014年1月27日的所谓“春节社员分配”金额35万元,同年2月13日所编造的“群众分配”22.58万元等等。遭举报后,王兰英再次组织五人编造村务假账。

在全国贫困县的琼中县,王兰英担任村小组长14年来,仅财务造假账目,高达千万元,至今未见查处。针对村民举报王英兰上下勾结贪污千万元村集体款、造假收入支出账目两顿工作餐花掉9.6万元问题,她恼怒逞凶破口大骂说:“我只不过是吃顿便饭而已,你们告状也是白哒哒,我没有花你们穷鬼们的钱,我干的事儿多啦,这是我的权利,我不怕上面有人给我撑腰”。

去年5月9日,村民代表刘瑞连第一次进京向中纪委实名举报,6月16日之后,接到督办反馈的县纪委帮助王兰英公开造假串供,开具假发票、编造假证据和虚假材料,将矛头直接指向举报人。

10月24日,针对村民代表举报王兰英造假账目、两顿“工作餐”便吃掉9.6万元等涉嫌犯罪案情,县纪委办公室主任孙文阳对村民代表刘瑞连口头反馈说:“王兰英工作餐吃掉的9.6万元是合法、合情、合理的,都有领导签字批示、有当时消费的正式发票。我们到信用社查过了。中央和省里只听我们的,我们不怕举报、所有村务账目都可以重新帮她做账、随便能找几个人证明人,证明王兰英从来没贪占过分文村集体款。”但孙文阳拒绝对方要求对票据、签字的时间和字迹查验真伪,并劝阻村民代表不要“拿着鸡蛋碰石头”。

疯狂:“一地两卖”败完活命田

王兰英任职以来,先后私自向开发商、琼中县兴诚实业有限公司公司老板梁伯卿(其子现为县城建局长梁森)出卖村集体耕地10几块、非法流转改变土地使用性质,从中捞取大笔不义之财。

群众还联名举报说,王兰英一手遮天,与利益团伙将村(生产队)的所有山地稻田全部违法卖光、败光,期间的大部分卖给政府,其余转到了梁伯卿手中,所剩不足7%。同时,该村政府征地补偿下拨款上千万元以上的去处,成为一笔笔糊涂账。

\

图四:王兰英勾结住建局长父亲非法交易开发铺面之一,县国土局出示调查结果称,“全部合法”。

\

图五:王兰英用贪占资金非法占地私建楼房,受到县国土局撒谎包庇。

仅在位于兴教路地段,王兰英就私自做主将三块村集体土地变卖给老板梁伯卿,用于开发房产和商业铺面。其中,三幢非法建筑物中、有两处非法办理了房产证出卖,房产证为住建局长梁森配合办理。

针对村民们举报王兰英将村集体土地卖官败光大捞钱财、造假账目贪占千万元以上村集体资金、重复征用33.96亩村民口粮稻田地贪污百万元补偿补偿的重大案情,不但仍然受到县、镇政府利益团伙的压制和掩盖包庇,当地纪委和执法机关也仍然没有明确态度,更没有抓人,放任王兰英上下活动、顶风串供。

本网调查证实,三年前,受个别领导指使(该涉案签字副县长已调任省机关处长),琼中县法院公开包庇王兰英涉黑和重大经济犯罪事实,并对王兰英2013年3月间重复二次征用33.96亩村民口粮稻田地,诈骗国家百万元补偿补偿的重大案情予以否认,枉法判决村民代表败诉。

极为荒唐的是,琼中县车站南部同一地块33.96亩耕地,本来已经被县政府于1999年征用,其中包括刘瑞连等五户村民的耕地。王兰英上任村小组长后,故意混乱名称概念,将原来征用过的“县城北出口道用地”,于2013年篡改为“体育休闲广场用地”,勾结政府官员再次非法“征用”,欺上瞒下、“一地两名”,骗取国家给与该地块征用补偿安置费为103.4355万元。由于遭到刘瑞连等五户村民举报,而遭到王兰英涉黑团伙接连报复迫害至今。

在此次造假离谱腐败事件中,县纪委、法院和海南中院参与,力挺王兰英,执法犯法、共同坑骗国家,多次以公权力和司法手段疯狂打压举报女村霸王兰英团伙涉嫌犯罪的村民。

此外,王兰英还顶风作案,与不法商人梁伯卿勾结霸占村边稻田,仅她一人就违法建筑两千平方米以上。

另据调查,去年春节后,新闻媒体针对王兰英团伙涉嫌多宗上下勾结重大违法犯罪问题进行调查,先后以《海南一女村霸涉嫌多宗犯罪祸害群众受保护》、《海南贫困县女村霸两顿吃掉9.6万元》为题,进行连续跟踪报道,并引起国内读者的强烈反应,密切关注着依法处理结果。然而,之后,这里的黑恶势力抗法反扑却越加疯狂。

今年1月7日,女村霸王兰英霸占村民王兴周家的宅基地,用来为自己建围墙,受害人王兴周上前制止,遭到王兰英之子、中共党员王国峰暴打血流满面。

荒唐:县法院充当护黑打头阵 多次出头迫害村民代表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 从案发到目前为止,被举报人王兰英连环腐败窝案不但没有查处,还变本加厉威胁恐吓五户村民代表,并当着镇政府工作人员的面、驾驶摩托车沿街叫骂、威胁要撞死上访村民。

由于女村霸王兰英一伙在当地官方背景复杂,利益保护伞撑腰,受害群众,不但依法查处困难,还多次对5名举报人威胁恐吓,派出所还在村民代表刘瑞连家门口安装多个监视器,监视其起居出行。王兰英扬言:“村里的地不是我一个人卖的、钱不是我一个人贪污的,所有的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干的,我县里省里有领导给护着,谁整我我揭发谁,谁也别想动我一根毫毛。”

当地纪检监察机关、职能部门迫于腐败利益团伙和保护伞的干涉、压力,至今没有对王兰英等依法查处,还上演了县法院歪曲事实真相、以涉嫌诽谤罪为由受理了被举报村官王兰英的刑事反诬自诉材料,并于去年5月9日开庭审理,并于今年3月13日再次开庭、联手诬陷迫害举报人和曝光媒体。

村民代表在接到县法院送达的王兰英的这份诬告材料后,认为该法院办案人员明知其涉嫌犯罪案情重大,却违反组织和法律程序、歪曲事实、颠倒黑白为对方枉法立案,连续以司法手段迫害举报人。

知情者透露,在王兰英的买通指使下,黑恶势力同伙的该法院工作人员多次给受害村民打电话,提醒他们要“按时出庭受审”,否则后果自负。

而就在村民代表刘瑞连等人第一次进京上访期间,不但县法院人员仍然要求她要及时回海南受审,女村霸王兰英跳着脚电话中大骂村民代表说:“有种你别跑到北京去呀,海南有人帮着老娘撑腰出气,你们就准备回来坐牢吧。”王兰英还通知亲朋好友,到法庭上“观摩”审讯上访村民代表。

在去年的法庭上,上访受害群众代表据理力争、痛斥腐败,揭穿黑恶势力反扑抗法阴谋。铁证如山的涉嫌犯罪事实面前,恶人先告状的女村霸无言以对,继续求助司法腐败的保护,法庭审理闹剧狼狈草草收场。

 凶险: 黑恶势力倾巢顽抗 中央两次督办查不动小村霸

去年9月26日,村民刘瑞连等人在上访无门、告状无路的绝境下,含泪再次北上数千里,到北京找中央相关部门书面反映情况。

在北京,中纪委接访领导指派三名同志,再次专门与村民代表刘瑞连谈话。并告知,新闻媒体有关女村霸王兰英的多篇报道均已看过,一直高度关注着事态的进展情况。

而令人遗憾的是,王兰英等不但至今依然逍遥法外,甚至有人公开站出来,串供抗法,编造假材料、欺骗叫板中央纪委,动用公安人员进村威胁恐吓、把调查目标指向受害群众代表,不断实施威胁恐吓和压制。个别官员并四处放话,要进京找揭露王兰英一伙涉嫌多宗犯罪事实的新闻媒体发难指控、“讨要说法”,要还王兰英一个所谓清白,迫使媒体人永远闭嘴,揪出为村民代表进京上访指路人,图谋帮助王兰英等逃脱国法制裁。

近段时间,这伙人气急败坏、再次拉开了“以死相拼”的架势,扬言要彻底整垮反腐维权人士,并污蔑对方是“敌对势力”。

内部知情者透露,在得到中纪委下达对女村霸王兰英涉黑犯罪团伙倒逼查处督办后,该县县委书记孙喆紧急召集由当地纪委监察和公检法领导参加的专门会议。她并大发雷霆,严厉批评公安局办事不利、就连几个告状的村民代表也“看不住摆不平”。

由于中纪委对女村霸王兰英涉黑团伙查处遭到海南方面造假抵制,甚至传闻,就连个别不顾廉耻的省级大人物、政府、司法机关多人暗中较劲使绊子,查办接连受阻。

无奈之际,村民代表刘瑞连去年摆脱公安人员的监视居住、入室恐吓骚扰,于去年11月一个深夜逃出进京上访,被该省警方在海港码头截获,县公安局接回后关押拘留。

为了推诿应付刘瑞连等村民,营根镇给她出示了一份对王兰英涉嫌连环涉黑犯罪问题“无权查处”的告知书。

出狱后,刘瑞连村民代表刘瑞连再次进京上访,在房山区某地遭当地警方人员控制、交给一家黑保安公司,由女村霸王兰英出钱,连夜将其长途押解回海南琼中县、并被“重点保护”起来。

20天后,刘瑞连再次躲过警方和政府人员跟踪,北上进京举报控告女村霸王兰英涉黑犯罪。当中纪委接待人员再次见到刘瑞连时,给予了高度评价,再次向海南方面通报督办。并肯定地告知刘瑞连说:“基层的情况,中央领导不但了解,而且很关注人民群众的生活和安危,谁欠老百姓的血泪债、一定要偿还,这件事情一定要办!”

而令刘瑞连疑惑不解的是,又是几个月时间过去了,王兰英涉黑团伙不但没依法查办,曝光追踪的媒体连同自己却再次接到县法院涉嫌“名义侵权”人身攻击诽谤,将要受到县法院“审判”。

据了解证实,今年3月10日,多次来京举报控告海南女村霸王兰英的“农民反腐英雄”刘瑞连又遭到尾随截访者的非法控制,并押解回原籍。甚至有传闻说,该省当地黑恶势力头目正在“想办法让刘瑞连闭嘴”。而琼中县县纪委、法院也再次紧锣密鼓,全力以赴诬陷打压村民代表,使得王兰英永远逍遥法外。

至今,海南女村霸王兰英涉黑团伙及身后个别省、县相关头目依然结盟串供、顽固对抗中央督办批复,谎话连篇、胆大妄为。

随着全国打黑除恶攻坚战的打响,编辑部将对本事件的依法查处进展情况继续跟踪报道。

上一篇:吉林扶余:“不宣而战”强行摧毁苗圃至今不给补偿?!
下一篇:福鼎边防副大队长诈骗3亿:原副支队长被指是帮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