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吉林扶余:“不宣而战”强行摧毁苗圃至今不给补偿?!
发布时间:2018-3-12 11:39:37   作者:不详

本站讯 3月的东北大地,春日融融,万物复苏。但是,望着被强行摧毁的38亩苗圃,吉林省扶余市三井子镇永久村村民于青海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2017年夏天,为了修建高速公路,扶余市政府和河南乾坤路桥工程有限公司项目经理部(以下简称路桥公司),在事先没有下发征地通知、也没有商谈补偿,仅仅由国土局下达了一个马上又撤销的《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的情况下,就出动警察和大型机械,强行摧毁了他的苗圃,到现在也没给任何补偿!

于青海:公权力的霸道和蛮横

2018年3月7日,于青海通过网络找到本站编辑部,诉说了事件经过:

我在2016年承包永久村村民张三的38亩耕地做苗圃培育幼苗。经营期间,我对苗圃投入大笔资金,种植苗木总共50万株。2016年,吉林省在修建高速公路时,所建设的高速正好穿越我的苗圃基地。按规定,扶余市政府应对所用土地先进行征收,可政府不走征收程序,而是直接动用政府掌管的暴力机关(公安局)对涉及被占土地的原使用人或通过流转程序的使用人进行打压,非法拘留被占土地的使用权人,只要被占地的使用权人自动铲除、销毁被列入高速用地上的附着物,就解除羁押,取保候审(原本就是非法羁押,本应释放的还取保候审)。这样,扶余市政府就减少了地上物补偿款的支出,但是国家已经将相应补偿款下拨,扶余市政府将减少的补偿款全部截留,这不是抢劫吗?

扶余市政府还让国土部门对具有合法使用权的人,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理由是农田种植林木(苗圃)违法,经过我委托律师进行行政复议,扶余市国土局撤回了处罚决定。可见扶余市政府对自己的“抢劫”用尽所有手段,不遗余力。我请求上级机关对扶余市政府的违法行政行为进行查处,还民众一个合法合理的解释。

在此次征地中,扶余市政府有的只对土地进行了补偿,可对我合法经营具有所有权的地上物置之不理,不走征收程序,也没有和我进行过任何协商,强行将我种植的苗圃、机井、大棚全部用铲车毁损,还利用公安机关及相关部门对其违法行政行为“保驾护航”。

如果说,政府有公权力还算是有资本玩蛮横的话,那么路桥公司作为一个企业,有什么资本玩霸道和蛮横呢? 但是,这个公司的项目部也不宣而战。据双方签字的现场确认书证实:2017年6月10日,该公司的项目部破坏掉三井子镇永久村承包地以及上面的种植物占地9827平方米,碾压推掉树苗212516棵。

国土局:先称种树违法后又迅速撤回

在苗圃被毁前,2017 年1月16日,扶余市国土局曾给于青海下达过《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称:“你擅自占用基本农田栽树的行为,违反了《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第17条的规定,已构成非法占地......”接到这个通知书后,于青海和代理律师开始走行政复议程序,通过多方咨询得知在基本农田上种树并不违法。同时,他还向国土资源部反应、咨询,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以电子邮件明确回复:“《基本农田保护条例》没有规定基本农田种树的法律责任条款。”也就是说,在基本农田上种树并不为违法。之后,扶余市国土局于2月15日又给他下达了一个《扶余市国土资源局关于撤销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的决定》,称该通知书“部分内容缺乏法律依据”。

在于青海看来,自己种树的行为已经被确认合法了,苗圃即使被拆掉,也可以得到正常的补偿。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政府和路桥公司根本就不管他种树是否合法,强拆的“战车”根本就停不下来:6月10日,路桥公司摧毁了他的苗圃。紧接着,7月13日,政府又出动大批警察和大型铲车摧毁了他的大棚、机井......望着被摧毁的苗圃,看看手中的法律文书,他只能默默的流泪......

法院裁定: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

这时的于青海想起了法律,他要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维权。于青海向扶余市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路桥公司对其造成的财产损害进行赔偿。扶余市法院做出的( 2017)吉0781民初2624号民事裁定书认定:“原告在扶余市三井子镇长久村承包土地种植树木,修建大棚等,该土地因修建五右高速公路被征收,将原告承包地的地上物予以拆除,由扶余市五右高速公路扶余段工程办公室向原告送达了关于责令限期拆除五右高速公路沿线违章物的通知后,由政府部门组织对其强制拆除,该拆除行为属于行政行为,不属于民事侵权法律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范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三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于青海的起诉。”于青海不服,上诉到松原市中级法院,松原市中级法院又做出(2018)吉07民终1 0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该裁定书称:“本院认为,2 01 6年3月29日,于青海与永久村签订土地流转合同,承包土地栽种树苗.同年,扶余市政府为建设绥满高速铁力至科右中旗联络线在榆树至松原段扶余境内进行征地拆迁,于青海所承包的土地在征地范围内,土地的原承包经营权人刘鑫等人已经得到征地补偿款,于青海主张的地上附着物(大棚、树苗等)损失是在政府征地过程中引发,不属于民事受案范围.原审法院驳回起诉的结论并无不当。”

虽然法院的判决书驳回了于青海的起诉,但是也认定了此次拆除苗圃是“由政府部门组织对其强制拆除,该拆除行为属于行政行为”。于青海称:由于扶余市政府和路桥公司的违法强拆,给他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根据《物权法》第四、三十七、三十八条,《侵权责任法》第二、三、四条,《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八、四十九条之规定,扶余市政府和路桥公司必须为自己的违法侵权行为负责,必须给予他合理的补偿。

但是,苗圃被拆除都快一年了,扶余市政府和路桥公司都没有给予任何补偿。尤其令人不能理解的是:当初拆除时,国土局下达了《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称其在基本农田上种树违法。后来又马上撤销了拆除通知书,原因居然是该通知书“部分内容缺乏法律依据”。那么,当初,扶余市国土局为什么要给于青海强加一个“违法”的大帽子呢?扶余国土局是不是拿着“违法”的大帽子唬人,从而为政府和路桥公司的强拆开道、背书呢?在此次强拆中,扶余市政府、路桥公司和国土局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呢?难道非得逼着老百姓上访告状才舒服吗?!(记者李晖 峻岭)

来源:http://www.sxxbnet.com/news/?6804.html

上一篇:吉林桦甸:农民工强烈要求人大清除人大代表安仲国
下一篇:中纪委两次督办海南女村霸均遭到黑恶势力抵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