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江苏:常州创生医疗器械与河北医科大第三医院的灰色利益链
发布时间:2018-2-2 12:44:08   作者:不详

(食品安全导刊记者董天鹤 何世领)河北省群众多次举报,反映江苏常州创生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与河北医科大第三医院的灰色交易,是“看病贵”的始作俑者。本网与食品安全导刊记者董天鹤共同为此展开了调查,也搜索了相关报道。

源自时代信息网报道:2016年12月8日, 河北省邢台市威县第什营村63岁的王老太左大腿骨折,儿子周先生带母亲到威县人民医院骨科做钢板植入,当时用的锁定钢板、钢钉都是“奥斯迈”品牌,钢钉单价472.5元,用了12只(5670),钢板一块价格为4662元,共计花费10332元。后经调查,使用的钢板单价是980元,钢钉单价是68元的产品。术后长期疼痛,患者儿子周先生于2017年6月5日,带着母亲来到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检查,发现还是钢板断裂,骨伤科治疗专家建议二次手术,根据骨伤拍片情况,实施骨头复位,植入双钢板固定,此次用的是常州“创生”品牌的产品。后经调查奥斯迈医疗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斯迈)和创生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生)是一家企业两个品牌,质量、价格都是一样的。创生公司的刘磊和河北总代理樊亚楠(音)在和曝料人(举报人)的谈话中也证实了这一点。

举报人给记者提供了五段与“创生”、“奥斯迈”公司刘磊、公司河北总代理樊亚楠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谈话录像,还有樊亚楠提供给举报人的厂家《产品最新出厂价格表》和给《二级经销商的具体返利政策》一览表。为此,记者专程赶赴江苏常州“创生”、“奥斯迈”总部。在常州“创生”总部见到了总公司法务部的王经理,记者对该公司的产品价格和经营模式提出了采访要求,王经理表示给领导汇报后再相互交流信息。

记者常州之行后,以文字形式整理了举报人与“创生”公司刘磊、樊亚楠的部分谈话,主要内容是:2017年9月14日,举报人以欲做该公司经销商开拓河北市场为名,来到了位于江苏省常州市新区秦岭路117号的常州“奥斯迈”,发现这是生产地,办公地址在常州市武进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创生”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经过举报人的沟通,联系到了该公司的领导,该公司的领导又联系了负责河北大区经理刘磊,河北大区经理又联系了厂里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带领举报人参观了生产车间和生产线。工作人员说:“我们有两个厂区,生产的产品以钛合金骨科钢板为主,有骨科钢制板生产资质。”

2017年于9月18日下午举报人在邯郸市与刘磊、樊亚楠见面,刘磊说:“邯郸的市场还是不错的,这个行业相对药品来讲竞争还是小的,邯郸285医院百分之五十骨科钢板是用我们的,我有个朋友是做药品的他一年做四千万的销售额最后算了算了利润和我们销售额的三百万的利润差不多”。举报人问:医生用咱们的钢板钢钉要给多少钱?刘磊说:“报价的百分之四十,给科室主任,给了大主任我们就不管了,怎么分是他们的事。”举报人:比如,钢板和钢钉一起报给医院一万元,给医生四千吗?刘磊说:“对”。举报人:咱们的成本多少钱?刘磊说:“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一左右,钢板的成本就是五六百,钢钉是五十左右”。举报人:售价一万元的成本就是一千对吧?刘磊说:“对”。举报人:国家医保报销吗?刘磊说:“报销,市一级的医院可以报销百分之七八十,县一级的六十左右”。举报人:一会把产品资料和合同书还有价格表给我们,刘磊和樊亚楠(音)一起说好的。举报人:产品进医院院长说了算吧?刘磊说:“对”。举报人:一般进医院需要给院长多少钱?刘磊说:“这个没有标准,我只是参考啊,市级医院一般是给院长不到五万”。举报人:货从哪里进,从你那进吗?刘磊:“不从我这进,从石家庄中信联强贸易有限公司进货”。举报人:发票呢?刘磊说:“中信联强或安排配送公司给医院开,你们跟医院怎么结合的怎么开,医院和公司都是收支两条线,该返回的40%照常返回他们”。举报人问刘磊:你是厂家的负责人还是代理商?刘磊:“对,我是厂家的负责人,樊经理是河北省的区域经理,石家庄中信联强(贸易有限公司)是河北的总代理公司”。举报人:我备的货过期了怎么办?樊亚楠(音):“你的货快到期了,拿过来我重新给你在注册一下时间不就长了吗”。刘磊:“你们如果能确定做,约好几个(医院骨科)的大主任,我出费用到厂家参观一下”。

最后刘磊让樊亚楠给提供了最新的业务人员拿货的《内部供货价格表》、《二级经销商的具体返利政策表》(附后)。记者把上述材料也发给了“创生”法务部的王经理,同时也阐明了用意,在报道前信息交流主要是求证事实,也是为了充分保障被采访单位话语权,避免新闻失实,造成不必要的误会,也请“创生”“奥斯迈”公司尽快回复意见,截至发稿未见回复。

因为,河北省邢台市威县第什营村63岁的王老太太的二次骨折手术是在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以下称三院)做的,使用的植入器械还是一个公司生产的,与威县人民医院的价格差距很大。所以,2018年1月15日记者(第一次)到“三医”院调查,该医院设备处处长言之凿凿的告诉记者:“从来没有用过创生品牌的植入器械,起码我当处长以来没用过”。记者让他在面前的电脑上随手查一下,他说:“查不了”。

记者在河北省威县的医保部门找到了上述患者王老太太在“河北三院”的病例及花费清单。记者第二次来到“三院”,还是上次接待记者的这位设备处长,这一次他只是说了一句:“设备太多,忘记了”。记者再让他查一下,他还是“查不了”。记者也不知道他刻意隐瞒什么!

记者又到了该院的宣传部,门卫称任部长的女士接待了记者,记者说明来意,要求公开“创生”牌理疗器械的售价、进价,来源,还有反映骨科主任可能“吃提成”等,这位女士听后言辞激烈,抵触情绪很高,请示领导后直接拒绝了记者的采访,最后却对记者说:“去纪委吧!”。

记者无法从“三院”无法得到相应解释,想必其中必然隐藏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北京找了一位骨科医生认真核对了“三院”出具的王老太太病例,发现的问题比河北威县人民医院使用“奥斯迈”时就更严重,不但价格更高的离谱,而且还“以次充好”,已经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三院”给河北王老太太二次接骨手术使用的是“奥斯迈”同一厂家生产的另一品牌“创生”牌锁定金属接骨板两块和19枚螺钉。一块接骨板型号规格:股骨远端外侧接骨板,IV,13孔,右,锥螺纹,材料标志是A,生产日期是2014年6月26日,“三院”售价7924.35元。另一块型号规格:直形复位接骨板,U,9孔锥螺纹,材料标志是A,生产日期是2014年12月24日,“三院”售价6925.8元。北京的这位医生指出这两块接骨板是廉价的钢制材料不是钛材质,因为材料标志是A而不是T,T是纯钛的标志。

接骨板价格高的离谱,记者从举报人提供的“创生”厂家《最新价格表》中查到同型号的股骨远端外侧接骨板,纯钛材质,售价980元。同型号的直形复位接骨板,纯钛材质,售价760元。记者查到的是纯钛材质,才这么点钱,何况用的是几十元钱的廉价钢制接骨板,照此计算“三院”的售价与出厂价的利润反差百分比就超过一万了。

锁定金属接骨螺钉19枚,合格证显示材质为纯钛, 10个型号,最大的是5.0X70,最小的型号是3.5X20。《最新价格表》查询显示最大的出厂单价88元,最小的是68元,68元的居多。“三院”售价是每个螺钉1120.35元,给患者使用了19枚,共收费21286.65元,这“三院”还真敢要钱!

医疗行业“水”太深,记者确实不懂。所以,到处咨询、学习、求教,曾向江苏省常州市国税局税务稽查局请教,他们告诉记者,到石家庄市国税局举报二级公司开“空心票”、核查收支两条线,再不然,就让地方职能部门查实某医院的医疗器械来源、落实开票公司,让税务部门倒推追查。因时间关系,截至发稿记者也未能成行。

记者历时一个多月,行程近五千公里,虽然所获信息有限,但是足可以证明江苏常州“创生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与“河北中信联强贸易有限公司”及配送公司,为了更好的推销产品哄抬物价,造假偷税,重金贿赂医院领导及医生,使国家的医保资金揣进了个人腰包,直接导致患者无法真正享受“医保”政策的实惠,他们是“看病贵”这一难题第一制造者。医院的“害群之马”在行业的“潜规则”中乐享其成,毫无怜悯之心,很乐意充当“看病贵”的第二制造者。厂家、二级公司、配送公司、医院的害群之马,他们上下其手各得利益,形成了一个“攻守同盟”的灰色利益链,河北医科大第三医院就是典型的例子。

记者相信,与“创生”“奥斯迈”有这样畸形模式合作的单位不只是“河北威县人民医院”“三院”这两家,记者决心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广泛调查,相信随着调查的逐步深入,“创生”的问题会一一暴露出来,也会有更多医院的“害群之马”无处遁形。

来源:http://city.zgswcn.com/yuqing/9299.html?from=singlemessage

上一篇:实名举报黑龙江省嫩江县海江镇金星村村霸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