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黑龙江依兰一男子涉嫌敲诈派出所长被拘的背后
发布时间:2018-1-31 11:11:27   作者:不详

本站讯 黑龙江省依兰县男子武松涛,进京实名举报当地某知名企业领导在改制和用人中存在腐败问题,在回来途中被哈尔滨市公安局警方以涉嫌“盗窃”罪名抓捕,移送至依兰县公安局,依兰县人民检察院经调查后,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书》,依兰县公安局再次以武松涛涉嫌“敲诈勒索罪”报捕。记者探访得知,武所“敲诈”的不是别人,而是当地大名鼎鼎的公安派出所的正副所长。

进京举报回来被拘

依兰县达连河镇男子武松涛当兵转业后一直在当地某知名企业工作,因对该企业的改制及职工安置等诸多问题不满,自2017年1月开始,接连向有关部门实名举报。

2017年7月7日,武松涛带领多名职工去中央纪委实名举报所在企业的领导涉嫌钱权交易,官商勾结问题,据武松涛周边人介绍,中纪委接待部门对武松涛的举报非常重视,要求武松涛回去后保持电话畅通,随时等待有关部门对其所反映的问题进行核实。

据武松涛妻子刘女士反映,武松涛刚到哈尔滨火车站,就被哈尔滨市公安局警察带走。

“当天晚上23点40分左右,我的手机接到了丈夫手机号发来的信息,内容为:我们是依兰县公安局侦查科的,你爱人武松涛因涉嫌盗窃被拘留。接到信息后,我一宿没睡着觉。”刘女士说。

7月8日早上8点多钟,一个自称是依兰县公安局刑侦的王警官打来电话,让刘女士去公安局领取武松涛的手表和车钥匙。刘女士无心吃早饭,和家人一起匆匆去了依兰县公安局找到王警官,王警官告诉刘女士,武松涛被关押在看守所。刘女士问王警官丈夫犯了什么罪,王警官表示不清楚。

                        涉嫌“盗窃”罪的拘留通知书(刘女士提供)

刘女士和家人找到看守所,看守所的人听了刘女士提供的姓名后,告诉她近两天没有叫这名字的人进来。无奈,刘女士再次打电话向王警官求证,王警官让她去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第八大队打听。

刘女士找到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第八大队的队长,队长称,你们依兰县的案子回你们当地公安局了解,我们不清楚。

刘女士回到家时,已经深夜。

被抓源自14年前一桩“盗窃”

2017年7月11日,四处打听不到丈夫下落的刘女士只好再去找王警官。

在依兰县公安局的刑侦科,刘女士见到了王警官和刑侦科科长,刑侦科科长向刘女士出示了依兰县公安局出具的拘留通知书,上面清楚地写着“我局已于2017年7月7日将涉嫌盗窃罪的武松涛刑事拘留,现羁押在看守所。”

当天,刘女士委托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了武松涛,从武松涛口中得知,警察已提审过他,说有人检举他在14年前偷煤。刘女士表示,丈夫说的偷煤这件事她知道,那是14年前的一天,丈夫路遇有人偷煤,前去查看,偷煤者将一袋煤扔给丈夫后逃走,这一袋煤被认定为“赃物”,武松涛得知后主动到公安局“投案”,依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将武松涛刑事拘留,并将卷宗移送至县检察院批捕科,县检察院核实后认为认定武松涛犯罪事实不清又退卷给公安局,公安局释放了武松涛。

武松涛通过律师转告妻子,“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公安机关旧事重提算“老账”,无非是怕他继续上访,怕他将企业领导存在腐败问题举报给上级监察部门,才找个罪名让他入狱。这背后,一定有某个“大领导”在暗中指挥,绝不是公安局“没事找事”那么简单。

听了律师的话,刘女士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再以“敲诈勒索罪”批捕

刘女士差不多每日都要去当地的公安局和检察院,希望能听到有关丈夫的点点消息。这天,有公安局内部人员说话间无意透露,武松涛似乎还涉及其他罪名,这让刘女士再一次忧心忡忡。

日前,刘女士找到依兰县公安局的刑侦科,对接待她的工作人员说,从2017年7月7日武松涛被抓到今天已经5个多月过去了,家里边能看到的就是一份公安局的《拘留通知书》,武松涛到底触犯了哪条法律,你们终不能就这样一直关押下去不给个说法吧?接待她的工作人员递给了她一份哈尔滨市依兰县人民检察院下达的《不批准逮捕决定书》,内容为:“黑龙江省依兰县公安局:你局于2017年8月2日以依公刑侦提捕【2004】129—2号文书提请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武松涛,经本院审查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落款日期为2017年8月9日。

看着手里的“决定书”,刘女士的手一阵颤抖,她激动地问工作人员:“武松涛是不是没事了?什么时间放他出来?”

工作人员没有回答刘女士的问话,顺手递给她又一份依兰县公安局的《立案决定书》,内容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之规定,决定对武松涛涉嫌敲诈勒索罪一案立案侦查。”日期为2017年X(复印件看不清)月8日。

看着手里的《立案决定书》,刘女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再次打湿眼眶,公安局这是要置武松涛于死地,不判有罪决不罢休啊!

从时间上推断,“决定书”的日期应该是2017年8月8日,也就是在检察机关下达《不批准逮捕决定书》的前一天,公安机关再次下达了涉嫌敲诈勒索罪的《立案决定书》。

                          涉嫌“敲诈勒索”罪的逮捕通知书( 刘女士提供)

而记者看到的《逮捕通知书》日期为2017年的8月10日,也就是在检察机关下达《不批准逮捕决定书》的后一天。

举报副所长被指敲诈

2015年1月19日晚上9点多,武松涛的朋友张某在当地姓胡的一家赌场赌博输光了身上的现金,又把在胡某手中借来的赌资全部输光。由于张某无法当场还清胡某的借款,被胡某及手下人打伤,武松涛得知情况后赶到现场并报警。

来现场出警的时任依兰县达连河镇派出所副所长的王东君不但没有对参与赌博的人处理,也没有对打人者处理,还从中帮助胡某调解。

因为此事,武松涛以王东君“充当聚众赌博者胡某保护伞”为由向当地的公安局和县纪委实名举报。

同时,武松涛还检举王东君在2015年1月8日将涉嫌盗窃原煤的张某及同伙抓获,现场对两个人每人罚款2000元,共计4000元,没有开具任何手续,将罚金据为己有的“贪污”问题。

据传,2015年3月,有“中间人”带着7万元现金找到武松涛,“中间人”称是受达连河镇派出所所长的委托,劝武松涛别再四处举报了,派出所同意用7万元钱作为武松涛曾经被处罚的补偿。

有称,事发前,武松涛在当地开了一家麻将馆,因涉嫌聚众赌博被当地的治安大队处罚了7万元钱。

而武松涛的妻子刘某对武松涛开麻将馆被罚款7万一说予以了否认,称派出所正副所长委托中间人“出钱调停”更是无稽之谈,刘某称,武松涛一直没有放弃对王东君的举报,直至县纪委对王东君立案调查后才停止举报。

针对刘女士的说法,记者前往依兰县了解相关情况得知,曾经被“敲诈”的达连河镇派出所的正副所长均已升职,正所长刘某某已经进入局级领导班子,副所长王东君升为某派出所的正所长。

连线被“敲诈”所长

2017年11月29日,记者通过电话的方式联系到了曾经的达连河镇派出所所长,现在的依兰县公安局局级领导刘某某,刘某某表示,他和王东君当初通过中间人孙某某给了武松涛7万块钱,实际上那件事情根本与他没有关系,之所以肯出3.5万元,是考虑到王东君是自己的属下,还很年轻,别因为武松涛的举报影响了前途,考虑再三才决定和王东君各拿出3.5万元作为武松涛的“补偿”。

记者:武松涛拿到钱后停止举报没有?

刘某:武松涛拿到钱停止了举报,不过,王东君还是受到了纪委的处分。

记者:武松涛因为这件事被公安机关以涉嫌“敲诈勒索罪”逮捕,你和王东君被“敲诈”后是否选择了报警?

刘某:我和王东君拿钱是自愿的,从来没报过警,至于公安机关为什么以武松涛涉嫌“敲诈勒索”对他立案侦查我就不知道了。

最后,刘某某以在医院检查身体,不便长时间通话为由礼貌地挂断记者电话。

刘女士告诉记者,她不止一次劝武松涛别去举报单位领导,领导把企业都卖了、送人了与自家关系不大。况且,老百姓永远也斗不过当官的,如今,武松涛没告倒对方不说,还让公安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抓进去了。刘女士叹了口气说,反腐不是咱老百姓是事。

刘女士的话让记者陷入了深思,武松涛被拘是否真的与其实名举报有关?莫非武松涛的举报内容中真的隐藏着“惊天秘密”?对于该事件进展,记者将持续关注。(记者峻岭)

来源:http://www.sxxbnet.com/news/?6683.html

上一篇:吉林长春:租脚手架去抵债居然不构成诈骗?
下一篇:法官认定“三无工厂”能正常生产 福建连江现荒唐判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