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惠州:20多人手持棍棒 强闯工业园洗劫工厂 派出所不立案
发布时间:2018-1-24 11:03:52   作者:不详

2016年7月16日下午,惠州市鑫隆兴铝材制品有限公司发生骇人一幕,20多人手持棍棒,将惠州市鑫隆兴铝材制品有限公司的全体职工赶出工厂,并把工厂、个人财产洗劫一空。事发一年多了,当地警方不立案,引发当事人质疑。

本报记者 青青 发自广东惠州

2018年1月18日,记者接到惠州市鑫隆兴铝材制品有限公司、惠州市惠阳区鑫隆兴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坤林的实名举报:谢玉杰纠集20多名“黑社会”分子持器行凶,多次打砸、洗劫公司财物,17多个月漫长控诉,却迟迟等不来惠州市公安局惠阳分局塘吓派出所的立案处理。塘吓派出所的严重不作为,导致公司合法利益、个人人身安全无从保障,损失巨大。

接到投诉后,记者来到惠阳区调查采访。

48岁的刘坤林是四川省广安市人,1997年来到惠州市惠阳区新墟镇开办工厂,现在是惠州市鑫隆兴铝材制品有限公司、惠州市惠阳区鑫隆兴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刘坤林十分无奈地对记者说,惠州市公安局惠阳分局塘吓 派出所有关民警的“不作为”,甚至是“胡作非为”,着实让我们伤透了心,我们感到非常地无助。

刘坤林说,他不认识谢玉杰,但他是这一切噩梦的开始。

光天化日之下 20多人闯抢工厂

1月18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惠州市惠阳区新墟镇塘吓工业区的鑫隆兴铝材制品有限公司。提起2016年7月16日下午发生的惊恐一幕,工厂负责人刘女士仍后怕不已。

刘女士告诉记者,对她们来说,从2016年7月16日开始的“噩梦”实在过于“血腥与残暴”。

“2016年7月16日下午4:30左右,我们工业园区突然闯进20多名身份不明的人员,这些人手持棍棒等器械,他们将生产线上的工人以及办公室的员工、工业园区的保安等全体职工强行赶出工业园,并威胁‘如果走慢了,你们身上将沾上鲜血’,尔后,这些人强行进入公司的生产车间、办公室等场所,抢走了公司的财务报表、办公电脑、经营的档案资料,毁灭公司的文件资料。同时,这些人还故意打砸、肆意毁坏公司财物。更令人气愤的是,他们自此强行霸占工业园区,并对外宣称谢玉杰是鑫隆兴工业园区的老板,不允许包括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坤林进入该工业园区。”刘女士回忆说。

据惠州市鑫隆兴铝材制品有限公司在现场看守货物的两名工人回忆,当时,工业园区闯进来20多名社会青年,“很多身份不明的壮汉冲进了工业园区,一副打架要人命的气势,根本拦不住。”

众目睽睽之中 工厂被洗劫一空

惠州市鑫隆兴铝材制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坤林称,可以肯定就是谢玉杰雇佣黑社会干的。从2016年7月开始,为了从我的手里抢走工厂土地、房产等巨额财富,他利用我7月12日因他案被公安部门刑事拘留,不在工业园区的时机,以一张非法的授权委托书,直接纠集黑社会分子来我们公司打砸抢,不但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更严重威胁到了公司员工的生命安全。我们屡次报案,但惠阳区公安分局塘吓派出所总是反复推诿,并认可谢玉杰的违法犯罪行为,至今都没有立案处理。正是他们这种不作为,纵容了对方的严重违法行为,才有了后面接连不断的打砸抢事件。公司的财物损失很大,无法正常办公,公司落入谢玉杰等人之手,我们的生命安全更是得不到保证啊。

刘坤林告诉记者说,谢玉杰采取暴力手段非法接管、劫走工业园区后,对外宣称该工业园所属老板已经易主,全面控制了公司的办公室、公司工厂正在生产的原材料,拿走了现金,并利用公司的材料、设备非法组织生产,收取公司应收款数百万元(其中通过银行转账方式非法获取租金就达1053198元,现金收入200多万元无法取证)。

谢玉杰为获得更大利益,利用公司工厂的原料进行非法生产,因谢玉杰不懂生产环保设备的操作,造成严重环境污染,遭当地环保部门查封后,谢玉杰便将公司办公室、厂房、机器设备全部变卖、毁损,并将该工业园区土地和房产整体出租给东莞市韩天实业有限公司,租期10年,违法收取租金。

记者在知情人的带领下,来到了惠州市鑫隆兴铝材制品有限公司工业园,工业园现大门紧闭,记者看到的工业园里已经是一片废墟。昔日繁忙生产的景象不再出现。现由谢玉杰安排其手下把守、控制该工业园。刘坤林告诉记者,谢玉杰为达到长期霸占公司财产目的,其将该工业园内的设备、设施及电缆、电线全部予以拆除,并连同该工厂所有的原材料和铝锭产品等全部处置、变卖给了他人,并将上述款项全部据为己有,造成公司直接经济损失达1000多万元,处置的财产中还包括当地环保部门查封的生产设备、生产材料等。

记者发现,刘坤林看到自己辛辛苦苦打拼建设的工厂就这样被谢玉杰洗劫一空了,刘坤林站在工业园门口,久久不愿离开,他流下了眼泪。

派出所1年多不立案

2017年2月6日、2017年2月12日、2017年2月13日刘坤林三次到塘吓派出所报案,要求立案调查谢玉杰涉嫌抢劫、侵占公司财物的犯罪行为,均遭到了拒绝。

刘坤林说, 一年多来,他曾数次往返于事发地和塘吓派出所之间,自己诉求“很简单”,就是公安机关尽快立案调查,走法律程序依法追回属于自己工厂,但一直进入不了立案程序。

“发生重大抢劫,洗劫工厂财物一空这么恶性的事件还不立案,什么案件才能立案?”对于刘坤林的质疑,派出所一姓林的副所长说:“你有本事可以去上面告我,我是不会给你立案的,也不会给你出具《不予立案决定书》。”

让刘坤林特别不明白的是,这种抢劫、侵占将公司财物洗劫一空的行为已经涉嫌构成犯罪,公安机关都应该立案侦查,这个案子为啥就不能立案呢?

塘吓派出所不做出立案,且拒不出具《不予立案决定书》的行为,刘坤林认为,当地派出所的不作为纯属推脱,到底是真的无犯罪事实,还是想以此为借口,试图帮助谢玉杰逃过法律的惩罚。

律师说法:派出所没有理由不立案

就刘坤林反映的情况,记者采访了广东某某律师事务所张志律师。张律师说,谢玉杰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抢劫、破坏生产经营罪、侵占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刘坤林可再次向派出所报案,如果派出所坚持不立案,可向惠州市公安局、惠阳区分局领导反映。律师认为,不予立案有违职责,涉嫌行政不作为。

立案工作是公安机关执法活动的一项重要基础性工作,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合法利益,直接反映公安机关执法水平和工作作风。

《公安部关于改革完善受案立案制度的意见》规定:群众上门报案的,应当当场进行接报案登记,当场接受证据材料,当场出具接报案回执并告知查询案件进展情况的方式和途径。

《意见》强调,公安机关接报案件后,应当立即进行受案立案审查。对于违法犯罪事实清楚的案件,各办案警种、部门应当即受即立即办,不得推诿拖延。

《意见》还明确:对于报案不接、接报案后不登记不受案不立案、受案立案后不查处等违法违纪行为,依照有关规定追究相关领导和直接责任人员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权利也有义务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报案或者举报。被害人对侵犯其人身、财产权利的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权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报案或者控告。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对于报案、控告、举报,都应当接受。

按我国法规,惠州市公安局惠阳区分局塘吓派出所接到报案后,理应第一时间受案立案侦查。

在党中央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依法行政的大环境下,惠阳区公安分局塘吓派出所为何违背法规拒绝受理呢?张律师认为,塘吓派出所此举是在公然庇护犯罪嫌疑人。

采访中,刘坤林不禁要问塘吓派出所有关领导,你们到底是不作为,还是“胡作非为”?还是要做违法犯罪分子的“保护伞”呢?这种事实如此清楚、性质如此恶劣的案件,又是什么人、什么利益给了你们“视而不见” 的权利和胆气?

记者呼吁惠州市纪委、惠州市公安局、惠州市公安局惠阳分局等单位的领导能够对此事给予关注,进行严肃认真地调查和了解,还社会以安宁、还群众以公道。

相关法律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对于报案、控告、举报和自首的材料,应当按照管辖范围,迅速进行审查,认为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应当立案;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事实显著轻微,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不予立案,并且将不立案的原因通知控告人。控告人如果不服,可以申请复议。

《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 第六条:公安机关接受涉嫌经济犯罪线索的报案、控告、举报、自首后,应当进行审查,并在七日以内决定是否立案;重大、复杂线索,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立案审查期限可延长至三十日;特别重大、复杂线索,经地(市)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立案审查的期限可延长至六十日。

本报将进一步跟踪报道。

来源:http://zhzxwang.com/zx/bj/17585.html

上一篇:广州华翰大厦生命通道被强占 天河南警方毫不作为
下一篇:广州华翰大厦消防中心遭不明人员破坏 天河南警官竟为其撑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