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第三人权益去哪了?铁力法院一执行案惹议
发布时间:2017-12-7 16:07:35   作者:不详

 “铁力法院执行局违背《民诉解释》等规定,不彻查被执行人的债务,就调解申请执行人和被申请执行人以物抵债,并下达《执行裁定书》,裁定申请执行人持《裁定书》到登记机构办理产权过户登记手续,这严重侵害了我这个第三人的合法权益!”黑龙江省铁力市市民杨芳芳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这导致我借给被执行人的21万元至今未追回分文!”
 
        受到质疑的执行

       相关法律文书显示,2014年9月26日,铁力富源酒业有限公司(下称“富源酒业”) 以厂房、设备等作抵押向铁力市农村信用社(下称“铁力信用社”)借款200万元。借款逾期后未还。2016年2月,“铁力信用社”将“富源酒业”告上铁力市法院。
 
        “进入执行程序后,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杨芳芳称,“铁力法院执行局未彻查被执行人的债务情况,就主持‘富源酒业’与‘铁力信用社’进行调解,双方达成了以物抵债协议,将‘富源酒业’的厂房、设备直接顶债!”

       “2月26日,铁力法院下达了(2016)黑0781民初242号《民事调解书》,‘富源酒业’同意一次性偿还222.598万元,并对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2016年11月21日,铁力法院下达了(2016)黑0781执338号之二《执行裁定书》(此前并没有之一),我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该《裁定书》载明:‘铁力信用社’可持本裁定书到登记机构办理产权过户登记手续。”杨芳芳与“富源酒业”总经理刘某及借贷担保人郑某手指(2016)黑0781民初242号《民事调解书》、(2016)黑0781执338号之二《执行裁定书》气愤地说:“铁力法院的做法,直接违背了《民诉解释》的规定,严重侵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民诉解释》第491条规定,经申请执行人和被申请执行人同意,且不损害其他债权人和社会公益的,人民法院可以不经拍卖、变卖,直接将被执行人的财产作价交申请执行人抵偿债务。”
 
\
(“富源酒业”总经理刘某向记者介绍相关情况)
 
        记者调查得知,2016年6月,刘某向杨芳芳借款21万元,郑某提供担保。双方约定借款期限自2016年6月24日起至2016年12月24日止。6月24日,杨芳芳向刘某支付现金21万元。但刘某未能如约还款。
 
        “我查看了所有卷宗,铁力法院并未向刘某调查除‘铁力信用社’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债权人,铁力法院也未对以物抵债进行公告。这与《民诉解释》相悖!”郑某激动地说:“而且,铁力法院直接以执行裁定的形式确认刘某的厂房、设备归属信用社所有,有什么法律依据吗?”
 
        “在2016年11月17日铁力法院执行局赵法官对刘某所作的《执行笔录》中,有这样的记录:法官问刘某对评诂作价384.18万元是否有异议,刘说:‘有异议,我认为做出的价格过低’,法官说:‘这个评估报告已向你的妻子李某交代过,你们没有在法定期限内没有提出重新评估的申请,我们将根据法律程序进行拍卖。”郑某说:“《评诂报告》必须有效送达给刘某本人,如送达不了则必须予以公告,但铁力法院说已经向刘某的爱人李某交代过了,请问李某跟本案有什么关系?她是刘某的委托代理人吗?‘向李某交代过了’就是有效送达了吗?未向刘某有效送达《评诂报告》,难道这不是程序违法吗?不有效送达,然后就以‘你们没有在法定期限内提出重新评估的申请’为借口,剥夺刘某的相关合法权益,结果被评诂为384.18万元的抵押物,就被抵给了‘铁力信用社’,而刘某只欠信用社26O万元。中间相差120万元,难道‘铁力信用社’不涉嫌不当得利吗?!”
 
        “直到2017年我到南岗区法院起诉刘某后,南岗法院依法查封刘某的厂房、设备时,才知道这些厂房被抵给了‘铁力信用社’。我就此向铁力法院提出异议,但铁力法院居然以该案执行完毕、过了时效为由不受理。”杨芳芳称,“什么叫执行完毕?请问铁力市法院在我提异议时,涉案厂房等交付申请执行人了吗?显然,该法官所言与事实不符,直到现在,房产也未过户!”
 
        “显然,铁力法院的办案法官在执行程序上存在严重问题,甚至与《民诉解释》相悖。”郑某激动地说:“而富源酒业为了躲避第三方债务,与他们串通一气,我们则成了受害者!”
 
        “富源酒业”总经理:至今我未收到《评估报告》

      “到现在我也没有收到《评估报告》,这是法院委托的。”11月20日,刘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他还向记者表示,他共投入1200多万元,评估的价格过低。

       “以物抵债是谁提出来的?”记者问。

       “法院和信用社。”刘某答。

      “为什么接受调解?”记者问。

     “法院和信用社的意思是到时候我可以再(把厂子)买回来。”刘某答。
 
       对于接受调解的目的,刘某还向记者表示:“我有逃避债务的想法。”
 
        “铁力信用社”:未予回应

       带着杨芳芳、郑某等所反映的问题,记者于11月21日来到“铁力信用社”求证。

       门卫告诉记者,主任不在。

      记者请他联系其他人员。此后,纪检监察室的兰姓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表明身份、出示证件后,记者将投诉材料交给她,请她转交相关领导,在3个工作日内给予回应。

       直至12月5日,记者仍未接到回复,为了听到“铁力信用社”的声音,记者拨通了该社王主任的电话,但无人接听。
 
        铁力法院:接受采访须经上级批准
   
       为了求证杨芳芳、郑某等人的投诉,11月21日,记者来到铁力法院。

      记者向该院政工科的宋科长表明身份、说明来意后,他称须向相关领导请示。

        几分钟后,他又以接受采访须经上级批准为由婉拒采访。
 
\
(铁力法院)
 
        伊春中院:自己的梦自己圆

       为了听到铁力法院的声音,11月22日8点5分许,记者来到了铁力法院的上级法院——伊春中院,旨在联系相关领导敦促铁力法院对投诉予以回应。

      宣传处的田处长热情地接待了记者。

      记者将铁力法院宋科长“接受采访须经上级批准”的说法告诉了他。田处长对记者说:“现在是属地管理,自己的梦自己圆!”

      记者请他联系铁力法院,给媒体一个回复。

       直到12月4日,记者也未收到任何回复。为了听到铁力法院的声音,记者拨打了田处长的电话,他告诉记者,马上再联系铁力法院,然后给记者回复。

      记者告诉田处长,如果铁力法院想就投诉作出回应,请在12月5日下班前联系记者。但直至发稿,记者还是没有得到铁力法院的回应。

       截稿前,郑某打来电话称,“最高院工作报告中提出,各级人民法院有错必认、有错必纠!我坚信我们一定会赢得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

       对于本案的进展,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上一篇:一错误裁判福建法院十四年不纠正据传有领导打招呼
下一篇:山东青岛:中院判决引争议 企业维权几艰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