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一错误裁判福建法院十四年不纠正据传有领导打招呼
发布时间:2017-11-27 17:03:44   作者:不详

“让死人说话,逼活人有口难辩”。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个错误裁定,历经四任中院院长、两任省高院院长、18份法律文书,久拖十四年,仍然没人纠正。内部人士称有领导“打招呼”,执行局法官威胁让当事人的案件“愚公移山”。

\

福州中院枉法裁判出炉

林跃星是一名退休老同志,出生于1939年,现在已是近80岁高龄的老人了。他父亲原是中共地下党员,最后为革命而牺牲。林老很像他父亲,依然保持着共产党员坚韧不拔、刚直不阿的果断性格。

2001年10月27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福建法制报》上刊登拍卖公告,对福州市八一七路上的“烂尾楼”新兴大厦第12层进行拍卖。经福州中院委托,福建省金盛拍卖有限公司举行这次公开拍卖。

12月7日,林跃星、杨秀芳、郑辉志、董玉琴、林玉莲五人合伙以197万元人民币的最高价竞得该建筑总面积为1225.54平方米的十套房产。

2001年12月31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1997)榕经初字第206-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福州市八一七路新兴大厦12层房产归林跃星、杨秀芳、郑辉志、董玉琴、林玉莲五人所有。

2003年6月18日,林跃星等五人共同委托案外人陈钦英到房屋登记部门办理该房屋的产权证。接受委托后,陈钦英并没有去为林老等五人办理该房屋的产权证,而是以林老等委托人的名义,到拍卖行将林老等合伙人的提留税款共77万余元冒领走了。提留税款被冒领走后,直接导致林老等人的房屋产权手续无法办理。

不仅如此,2004年1月3日,仅受委托办理房屋产权证的陈钦英,向福州中院执行局写了个《申请报告》,将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新兴大厦12层的其中两套房产,借给案外人林木兴,用以抵偿林木兴欠吴绪朝的债;同时,陈钦英还私自对林老等五人的房屋进行分户分配处理。

\

陈钦英的这些行为,已经远远超出了林老等五人授予她的委托权限。可是,福州中院全然不顾案件事实,于2004年4月13日作出“(1997)榕经初字第206-4号”《民事裁定书》,对新兴大厦十套房产其中的八套作了分户处理,而另外两套却被莫明其妙地裁定给了案外人王命乐、吴宝琴两人。

房产怎么会被裁定给案外人呢?原来在陈钦英尚未提出申请前,福州中院早在2003年7月21日就作出了“(1999)榕执申字第60号”《民事裁定书》,认定“陈钦英愿意提供其所有的位于福州市八一七中路41号‘新兴大厦’12层其中两套房产替林木兴偿还欠吴绪朝的欠款。另经本院查实,吴绪朝与王命乐、吴宝琴等人另有债务关系,王命乐、吴宝琴亦同意以上述房产直接裁定给吴宝琴、王命乐。”

由于林老身体健康原因,从2004年起就在北京长期住院治疗;直至2008年底,林老的身体才见好转。陈钦英趁着林老没在福州的那几年,背着他办了这些违背事实和超出委托权限的事情;陈钦英所办理的一切事务,林老均不知情。

在2008年林老回到福州时,福州中院已将新兴大厦12层其中的“B北2单元”裁定给了王命乐、“B北1单元”裁定给了吴宝琴。

就这样,在法院的默契配合下,陈钦英玩了个“空手道”,将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两套房产,用于借给案外人林木兴抵债,并成功裁定到王命乐、吴宝琴的名下。也就是福州中院这份错误的枉法裁判——“(1999)榕执申字第60号”《民事裁定书》,将所有竞买人拖进了诉讼的泥潭。\

 

用法院错误裁定办出产权证

在福州中院于2004年4月13日作出“(1997)榕经初字第206-4号”《民事裁定书》、对新兴大厦房产进行分户处理后,合伙竞拍人郑辉志对该裁定不服,提出了执行异议,并以该裁定违背股东协议为由,请求撤销该裁定。

福州中院审理后认为:“2003年6月18日,林跃星、杨秀芳、郑辉志、董玉琴、林玉莲五人,只委托陈钦英办理新兴大厦12层拍卖办证及更名等一切手续,并未委托陈钦英向法院办理申请办理分户手续。而且,法院作出的分户裁定,违背了郑辉志等人签定的《股东转让协议书》的约定,故郑辉志的异议成立,法院作出的‘(1997)榕经初字第206-4号’民事裁定,证据不足,依法应当撤销。”

经过福州中院审判委员会研究,于2006年11月27日作出“(2006)榕民监字第449号”民事裁定,决定撤销“(1997)榕经初字第206-4号”《民事裁定书》”。因此,陈钦英向福州中院申请分户并获准许的裁定,从此失去了法律效力。

但是,在这份被撤销的裁定书上,涉及到被陈钦英将房产借给林木兴用以抵债、并已经裁定给王命乐、吴宝琴的两套房产,并没有提及。

林老认为,既然法院认定陈钦英无权对新兴大厦的房产进行分户处理,那么就更不可能让她用该房产借给案外人抵债了。因为这些房产所有权根本就不属于陈钦英的,林老等五人仅仅是委托她办理房产权属证明和缴纳税款,她却将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房产借给他人抵债,这无中生有的行为于法于理都是无效的。再说,林老等五人自己都还没有将房产进行分户处理,哪套房产归谁均没确定,陈钦英又怎能擅自决定每套房产的产权人呢?

更为荒唐的是,“(1999)榕执申字第60号”《民事裁定书》当中的申请执行人吴绪朝,在福州中院作出该裁定之前就已经去世了。然而,裁定书当中的被执行人林木兴,居然能拿着与案件毫不相干的林老等五人所有的房产,抵给死人吴绪朝还债;紧接着,死人吴绪朝又将该房产抵给吴宝琴、王命乐。按裁定书的逻辑,死人也能够站出来处理自己的债权债务,这不可思议的一切,居然让福州中院给办到了。

2006年11月27日,福州中院撤销了关于陈钦英对林老等五人所有的房产的分户裁定。因此,由陈钦英“借房抵债”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即福州中院作出的“(1997)榕经初字第206-3号”将新兴大厦两套房产裁定给王命乐、吴宝琴的《民事裁定书》,自然当属无效,依法也应当撤销。

法院既然裁定陈钦英无权为林老等五人分户,那她又哪来的权利拿林老等五人的房产为他人抵债呢?但遗憾的是,福州中院不顾案件客观事实,在林老等当事人提出异议后仍不撤销该错误裁定,给派生新的错误裁判埋下了祸根。

在这份错误的执行裁定没被撤销的情况下,吴宝琴便拿着它向福州中院请求办理新兴大厦的《房屋产权所有证》;2013年12月,吴宝琴在福州中院执行局法官徇私枉法的配合下,顺利地办理了新兴大厦12层其中一套房屋的产权证。

\

图:福建省高院现任院长马新岚

省市法院十四年纠正不了错误裁定

吴宝琴在拿到房产证后,于2014年1月8日向林跃星、林玉莲发出《律师函》,要求林老搬离该房屋,林老二人当即向福州中院提出执行异议,再次要求福州中院撤销错误的“(1999)榕执申字第60号”《民事裁定书》。

但福州中院以该执行程序已终结为由,于2014年7月11日作出了驳回林老二人执行异议的裁定。

林老二人不服,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复议。福建高院审理后,认为福州中院作出的裁定错误,于2014年8月22日裁定撤销了福州中院作出的裁定。但是,在福建高院将福州中院的裁定撤销后,福州中院就将该案压下不再办理了,至今又三年过去,法官仍消极怠工。

更严重的是,据林老称,当时他找福州中院执行局了解案件进展时,执行局石文玉法官的态度极其恶劣,公然扬言他要让林老的案件“愚公移山”,将当事人拖死!

\

 

福州中院执行局石文玉法官要把林老等人“拖死”,那福建高院又是什么情况呢?

尽管林老在近十多年来一直向福建高院申诉,要求撤销福州中院错误作出的“(1999)榕执申字第60号”《民事裁定书》,但寄出的申诉材料却石沉大海,至今渺无音讯。

同时,在吴宝琴通过福州中院枉法裁判办走房产证后,林老又于2016年11月11日向福建高院提出案件再审申请。但在福建高院对该案进行立案受理后,案件从立案庭再到民五庭,至今又一年过去了,谁都不愿意去纠正福州中院的错误裁定。“让死人说话,逼活人有口难辩”,成了这起案件的典型特征。

知情人透露,省市两级法院的法官都很清楚“(1999)榕执申字第60号”《民事裁定书》是错误的,但他们就是坚持不纠错;福州中院执行局某法官坦言,该案有领导“打招呼”,不然他们也不敢这样胡来。

\至今,距离福州中院2003年7月错误作出“(1999)榕执申字第60号”《民事裁定书》已十四年过去,法院为该案作出了18份法律文书。十多年来,福州中院历经了范仁善、李有才、许先丛、胡志伟四任院长,福建高院也经历了陈旭、马新岚两任院长。但这么多的院长,不仅没有一个能对该案进行纠错,反而还包庇纵容错误裁定继续派生出新的错误。

关于此案,媒体也曾多次进行曝光,但为什么福建省市两级法院纠正一个明显错误的裁定会如此难?是福建法院系统对媒体监督不放在眼里吗?当然,这也许正是内部人士所称的有领导“打招呼”的结果,那么那位打招呼的领导又是谁呢?还有,执行局石文玉法官公然威胁当事人的底气又是从哪儿来的?为石文玉撑腰的,是福州中院那位出入私人会所被人举报到巡视组的领导、还是另有高人?

近日,中纪委官方网站再次刊发关于2016年10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与媒体记者座谈时的讲话。座谈会上,周强感谢新闻媒体长期以来对人民法院工作的关心和支持,指出新闻媒体始终高度关注人民法院工作,积极宣传人民法院坚持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的生动实践,深入开展舆论监督,及时反映群众呼声,有力促进了严格公正司法,为推动人民法院工作发展进步、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创造了良好的舆论环境。

现在,此案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这次,福建省、福州市两级法院还会与周强院长的讲话背道而驰吗?媒体将进一步关注!(齐凛然 /文)

上一篇:实名举报田德胜虚开增值税发票
下一篇:第三人权益去哪了?铁力法院一执行案惹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