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内容

扬州一文化新地标遭遇强拆成废墟
发布时间:2017-11-17 12:12:20   作者:不详

在江苏省扬州瘦西湖畔,一座集绘画、丝织、鸟类标本、家风研究等民间非遗文化艺术精萃于一体的濂溪阁文化艺术展览馆,近年来成为历史文化名城扬州的一个文化新地标,然而自今年7月20日起,这座风格独特的仿古式建筑群,却因遭遇强拆而瞬间化为一片废墟,不禁令人扼腕叹息!

事情还得从多年前濂溪阁文化艺术展览馆初建时说起。

民间倡议 政府划地

2003年1月13日下午,一场汇报会在江苏省扬州市政府办公室举行,参加单位有扬州市政府办公室、市文物局、市规划局,主要议题为听取周抗美等艺术家关于筹建濂溪阁展览馆的汇报。

会间周抗美等艺术家提出,展览馆主要用于家风研究展、动物教学标本展及部分书画研究院等。就在这次会议上,扬州市政府及相关部门确立了“濂溪阁展览馆”的建设地块由政府划拨,投资全部依靠民间筹集的建馆方向。

当年的7月和10月,扬州市维扬区发展计划与经济贸易局先后两次批准濂溪阁展览馆征地面积30亩,建筑面积为1.15万平方米,并列入当年基建项目计划。

2004年3月该展览馆项目取得了扬州市规划局颁发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2005年11月拿到了国有土地划拨决定书,决定书显示该地块取得方式为划拨,所有权性质为国有,用途为文体用地。

一年多的筹备让周抗美发现仅凭她及少数艺术家的个人积蓄很难满足建设展览馆所需的资金量。于是,她找到了同样热衷于文化事业的江苏金鑫公司法人代表、丹阳市人大代表、丹阳市老兵商会会长王建华。王建华听完周抗美的讲述后,又经过一番考察、论证,最终拍板同意由江苏金鑫公司全额出资兴建展览馆。至此,由周抗美等人提供建设地块、江苏金鑫公司全额出资的合作建设模式正式形成。

2009年濂溪阁展览馆建成,成为江苏地区规模最大的“民间艺术博物馆”。当年11月9日,濂溪阁展览馆取得营业执照。

单方面签约埋隐患

但在此后几年的经营过程中,由于地理位置较偏,加之瘦西湖西大门被堵等多重因素的影响,濂溪阁展览馆的经营每况愈下。

据濂溪阁展览馆法人周抗美向本报记者反映,2016年由扬州市瘦西湖管委会全额投资的国有企业扬州瘦西湖旅发集团(以下简称旅发集团)欲整体收购濂溪阁展览馆。濂溪阁展览馆的实际投资人江苏金鑫公司经过几次的仓促接触之后,单方面于2016年6月8日与扬州旅发集团签订了一份“扬州市濂溪阁文化艺术展览馆房地产买卖协议书”。这一未经全体股东同意下的签约行为,为日后濂溪阁展览馆地产买卖纠纷埋下了隐患。

按照该协议,濂溪阁展览馆将位于扬州市友谊路469号地块(土地使用权证号为扬国用(2011)第0071号,占地面积20422.3平方米)上的所有建筑物(建筑面积为10887.27平方米),以总价8300万元的价格整体转让给扬州旅发集团。

据周抗美介绍,其实江苏金鑫公司作为濂溪阁展览馆的实际投资人,并不是濂溪阁展览馆的法人。江苏金鑫公司与扬州旅发集团签订协议时,作为濂溪阁展览馆的实际法人周抗美并不在场,那份展览馆房产买卖的协议上也没有周抗美的签字。

对此,周抗美认为,这份未经过法人签字的转让协议应属无效协议。而且,转让协议中的价格核算下来每平方米仅为4064元,其中还不包括地上1万多平方米的建筑。据周抗美介绍,当时,该地块同一区域的瘦西湖路东侧、老虎山西路南侧漕河北侧地皮起始单价就达到了每平方米8010元,该地块附近的普通居民住房价格也已达每平方米1.5万元,可以说展览馆及所占地块被以“白菜价”贱卖了。

协议落地 展馆被强拆

很快江苏金鑫公司也认识到了签协议时的不慎重,与法人周抗美一起多次找到扬州旅发集团及其上级单位扬州瘦西湖管委会反映情况,希望按市场价公平合理地交易展览馆的房产。但随后发生的事,却让人匪夷所思。

就在扬州旅发集团与濂溪阁展览馆签订房产买卖协议之后的2016年8月,扬州旅发集团再次与濂溪阁展览馆方面商讨协议的实施时,旅发集团相关负责人对江苏金鑫公司明确提出,要求濂溪阁展览馆方的全部股东悉数到场,否则没有法律效力。濂溪阁展览馆方按要求股东全部到场,但均不同意6月8日由江苏金鑫公司单方面与扬州旅发集团签订买卖协议所约定的事项。分歧主要集中在一点,就是认为8300万元价格太低了。

但与此同时,扬州旅发集团却在很短的时间内,支付给了濂溪阁展览馆4400万元一期购房款及清租款。

此间,周抗美与江苏金鑫公司去交涉,但扬州旅发集团拒绝接受周抗美提出的异议,依然坚持认为原转让协议有效。

在6月8日向濂溪阁送达的产权人告知书中,扬州旅发集团态度强硬地表示:“展览馆如逾期不清理承租人,我公司将依法清租;不协助办理过户登记,我公司将依法追究贵馆的一切违约责任,特此告知。”

果不其然,6月23日,扬州旅发集团强行拆除濂溪阁展览馆6000多平米建筑。第二天,江苏金鑫公司及周抗美向公安机关报案,要求查办这一违法行为。

据周抗美说:“我们到相关部门反映后,瘦西湖管委会、扬州旅发集团委托瘦西湖街道办事处及友谊社区干部与濂溪阁展览馆方进行了商谈,扬州旅发集团承认此前签署的买卖协议存在问题,没有法人签字且约定交易的价款偏低。不过还是同意了按照市场价进一步协商,并明确表示对濂溪阁展览馆剩余的4000多平米建筑在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不再强行拆除。”

周抗美接着说:“瘦西湖管委会的承诺余音尚存,却没想到7月20日,瘦西湖管委会及瘦西湖旅发集团将剩下的4000多平米进行了强拆。”

周抗美对此还表示,“假如说6月23日的强拆还可容忍的话,那么7月20日的行为就是彻头彻尾的违法了。因为第二次强拆既没有事先告知,也没有交付空房,更没有付款,很多办公及贵重物品都被埋在了废墟之中。看门的保安被他们强行拘禁,到目前整个濂溪阁展览馆1万多平米的合法建筑全部荡然无存。”

依据周抗美反映的情况,9月14日,记者专程来到扬州旅发集团进行采访,却被工作人员告知,负责濂溪阁展览馆拆迁项目的负责人去外地学习了。集团一位负责此项事务的人士对记者表示,此案已进入法律程序,不便多说。

就濂溪阁展览馆遭遇强拆一事,本报将继续关注。(记者 张现社)

上一篇:飞鹤奶粉喝出头发 国产奶粉质量能否让人安心
下一篇:山西朔州市振华东街改造工程假招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