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内容

500万房屋被砸真凶逍遥法外 福建永泰糊弄上级领导
发布时间:2017-8-2 23:10:37   作者:不详

福建永泰县同安镇卢清华家价值500多万的房屋被砸毁案,案发至今已两年半过去,司法机关已掌握的大量真凶名单,均未被追究法律责任。媒体多次对此曝光并提出质疑,永泰相关部门却找出各种理由屡次忽悠糊弄上级领导,其懒政行为远超《人民的名义》当中的孙连城。

\

案件回放:

2015年正月初三,福建省永泰县同安镇西安村的卢绍珍等人,以卢清华等三兄弟的房屋影响风水为由,率领数十村民对该有合法手续的房屋进行疯狂打砸。派出所民警在场无法控制,受害人打了60多个电话请求警力增援,却没有人来。

最后,导致卢清华家500多万的房屋和财产被砸毁。接着,仅有卢绍珍、卢振玉和卢伯楷三个村民被抓并被判刑一年,其他参与打砸的村民及幕后黑手均逍遥法外。

作为受害者的卢清华一家人,房屋被砸得面目全非后,在公诉机关对组织者进行公诉时,法院却剥夺了受害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权利。更离谱的是,法院虽以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对凶手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尽管公安机关评估毁坏财物价值为56万多元,但该数据却未被列为定罪量刑依据。

一边是受害者家属得不到半毛钱赔偿,而另一边却是大摆十几桌酒席进行庆贺。在三名被判刑的组织者被陆续释放的过程中,每释放一名,村里的卢氏宗祠就会大摆酒席庆贺一次,并给每名刑满释放人员至少10万元的“奖励”。

案发至今已两年半过去了,永泰县法院于近日又对其中一名参与者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但仅判决该参与者承担5%即2.8万元的赔偿责任;更荒唐可笑的是,无家可归的受害人到处上访后,当地镇政府回复称受害人全家都“有地方住”。

\

忽悠省市领导称被砸房屋系违建

在该案多次被媒体公开曝光后,永泰县相关部门却找出各种理由,忽悠糊弄上级省市领导。其中一条最离谱的理由,就是称被砸毁房屋系未经审批的违法建筑。

那么卢清华家被砸毁的四层楼房屋,真是违建吗?

实际上,这完全是永泰方面编造出来的莫须有的理由。因为,卢清华全家四兄弟在建房前的2014年1月24日,就已取得由永泰县国土资源局颁发的《福建省建设用地许可证》,每个兄弟均获批了110平米的宅基地建房面积。

其中,卢清涛的证号为“闽国土樟字(2014)第24号”。

\

卢清云为“闽国土樟字(2014)第25号”。

\

卢清华为“闽国土樟字(2014)第26号”。

\

卢清键为“闽国土樟字(2014)第27号”。

\

由于该地块的建设用地批准文号同为“樟政[2014]22号”,再加上其四兄弟为亲兄弟,大家都有义务照顾年迈的父母亲,因此他们就将获批的四块土地合并在一起,建成了后来被砸毁的四层房屋。

在永泰,政府给农村自建房屋发放所有权证的时间,都是在新房入住的一年后。而卢清华家的房屋,政府批准的建设时间为2014年1月21日至2015年1月20日,该房被砸毁时,才刚刚入住,因此政府尚未发放产权证。

而永泰方面称卢清华房屋系违建的理由,是因为政府审批其建三层,结果他们却建了四层。但在永泰县国土资源局为卢清华四兄弟颁发的《福建省建设用地许可证》中,“建筑层数及面积”一栏却是空白的,未标明层数。既然未标明层数,又哪来的违建可言?

卢清键称,同安镇政府说该房屋系违建,是村民在闹事后才编造出来的理由,房子盖四层在当地是很普遍的事,有些村民还建了九层楼;如果说建四层就算违建,那么那些建八九层的又算什么呢?

退一步说,就算卢清华家所建房屋当中的第四层系违建,那也应当是由政府相关部门通过合法程序进行认定和拆除,而不是由村民聚众从一层到四层全部砸毁,难道一至三层的合法建筑也要受到第四层“违建”的株连?

再说了,就算政府认定该房屋第四层系违建,也不能剥夺卢清华四兄弟依法享有的申辩权利,怎么能由村民一砸了之?更可笑的是,这种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公然毁坏公私财物、造成500多万元损失的恶劣案件,永泰相关部门却能以村民砸毁的是“违建”为由,对案件置若罔闻,并以此忽悠糊弄上级领导,让触犯刑律者逍遥法外!

\

砸毁500万法院判赔2.8万

2017年6月14日,永泰同安卢清华房屋被砸案又一犯罪嫌疑人卢玉武,被永泰县法院以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以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合并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

而关于附带民事赔偿问题,法院“酌定由卢玉武承担损失总金额5%的赔偿责任,即2.8万元。

“太荒唐了,500多万的房屋和财产被砸毁被抢光,法院仅判决赔偿2.8万元,真是没有天理了!”受害人之一的卢清键对此非常愤怒。

不过,与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而不承担赔偿责任的组织者卢绍珍等三人的判决相比,卢玉武被判赔2.8万绝对算是永泰法院的进步了。

据卢玉武供述,在卢清华房屋被砸的前一天晚上,村里的卢绍珍、卢振玉和卢伯楷曾组织大家开会,研究部署次日打砸卢清华房屋的相关事宜,并对大家进行了明确分工。

\

卢玉武在法庭上称,除了他外,还有很多持械打砸的凶手、以及幕后真凶都未到案,仅把他这个空手前往的人抓起来,体现不出法律的公平正义。

卢玉武所称的“持械凶手”又有谁呢?据永泰县人民检察院的公诉书指控:“卢玉武经卢绍珍、卢振玉等人组织,伙同卢伯居、卢忠冰、卢春钗、卢庆森等数十名卢氏村民持钢筋、锤子、钉耙、等工具打砸……”

同时,同案犯卢伯楷的供述称:“卢仲安主要是初三那天拿了两千元钱叫我、卢伯进、卢伟去购买铁锤用于砸卢清华房子。”

很明显,在本案中,司法机关已经掌握证据的凶手,至少还有“卢仲安、卢伯居、卢忠冰、卢春钗、卢庆森、卢伯进、卢伟”等数十人未到案。既然法院判定卢玉武应承担5%的赔偿责任,那么另外95%的赔偿就应当由这些凶手和幕后黑手来承担。

再反过来说,既然永泰相关部门认定卢清华被砸毁的房屋系违建,那么法院又何必再判决卢玉武承担5%的赔偿责任?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

省人大代表是幕后真凶?

据卢绍珍于2016年4月16日在永泰县公安局给所作的《讯问笔录》表明,该案幕后真凶疑为卢玉胜。

在笔录中,办案人员问:“是谁通知你回来解决卢振凑房子违建与卢姓宗亲纠纷一事?”

卢绍珍回答:“卢仲安因为卢振凑(卢清华之父)房子事情没有解决清楚,卢玉胜就叫我回来帮忙解决,然后我就回来了。”

问:“卢氏理事会的主要成员情况?”

答:“最早的理事会会长是卢玉胜,后卢玉胜比较忙没有空去处理理事会的事情,就提名卢仲安,大家也同意选举卢仲安担任会长。”

从卢绍珍的笔录可以推断,第一,卢玉胜是卢氏理事会的前任会长;第二,是现任会长卢仲安没有将卢振凑房子事情解决清楚;第三,是卢玉胜再叫卢绍珍回来把事给解决了。

所谓的“解决”,也就成了聚众打砸。因此,卢清华一家房屋被打砸之事,与卢玉胜脱离不了关系。然而,案发至今,相关部门连一份笔录都没有找他做过,谁能对此给出个合理的解释?

\

那么卢玉胜又是什么人呢?

卢玉胜,福建胜华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永泰县同安镇翥岭林场场长,为福建省第十一届、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其在永泰当地占地8000多亩的林场,集特色林业、生态旅游、山茶油生产等产业为一体农业“龙头企业”。

有了省人大代表的头衔,及“龙头企业”的底气,卢玉胜顺理成章地成了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的红人。因此,他与当时的县领导关系相当密切,这在当地已不是什么秘密了。

“卢绍珍向公安机关的供述已十分清楚,卢玉胜就是幕后真凶;事实上也是因为卢玉胜以封建迷信的形式,煽动村民打砸房屋,才造成如此恶劣的后果,可至今也未见司法机关找卢玉胜进行调查过!”卢清键对永泰司法机关的所作所为很不理解。

\

同镇村民阻止违建被判刑九个月

同样是永泰县,同样是同安镇,另外一起村民为阻止他人在自己的自留山内搞违建,在没造成任何经济损失的情况下,却被永泰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

该案是这样的,从2010年开始,同安镇三捷村村民张兆锋、张兆云和张洪奎,在张一忠房屋左下方违法动土建房。由于张一忠认为自己持有永泰县人民政府于1982年颁发的《自留山证》(第003331号),而张兆锋等三人所建的建筑物就在其自留山范围内,于是便认为该三人侵占了他家的自留山。

在双方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张一忠等人于2011年2月15日开始向福州市便民服务中心12345网站反映。

同安镇政府回复称:张兆锋未经审批私自动工一事,镇政府已指派分管(领导)与镇国土所工作人员予以制止,并要求其按法定程序上报审批。

虽然镇政府称派人制止,但实际上张兆锋违法建房从未停过,也就是在张一忠等村民的不断投诉反映中,张兆锋的违建越建越大、越盖越高。

\

投诉反映了三年多,张一忠等人忍无可忍,其妻子戴淑梅认为你政府不出来制止,那只有自己出来想办法阻止了。于是便于2014年4月26日到永泰县城雇请路边的8名民工,来到张兆锋的违建前,欲阻止张兆锋施工。

而张兆锋却搬出煤气罐,称要炸死前来阻止的人;同时张兆锋的妻子鲍菊花,还举着镰刀冲了出来。张一忠等人在抢夺鲍菊花的镰刀、和张兆锋的煤气罐的过程中,多人倒地受伤。最后,张兆锋向公安机关报了案,接着派出所对此进行了调查。

双方发生纠纷后的5月14日,永泰县国土资源局作出行政处罚立案决定,认定张兆锋等三人所建的建筑物为违法建筑,并予以立案查处。并于5月26日作出“樟国土资信答[2014]24号”《信访答复意见书》,向张一忠等人作了回复。

可是在县国土局认定张兆锋等三人所建的建筑物为违法建筑后的2014年9月,永泰县检察院针对此案向永泰县公安局提起“立案监督”,县公安局便以张一忠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罪”为由对其进行刑事立案,接着对张一忠等人进行上网通缉。

10月28日,张一忠被抓获,县公安局在开具的拘留通知书上注明为涉嫌“寻衅滋事罪”。11月18日,检察院则以张一忠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进行批准逮捕。

2015年1月15日,永泰县检察院以张一忠及妻子戴淑梅涉嫌寻衅滋事、故意毁坏财物两个罪名向永泰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5年5月,永泰法院作出“(2015)樟刑初字第28号”刑事判决书,判决张一忠有期徒刑八个月。

\

同样是在永泰,同样的公检法机关,张一忠为阻止他们侵占自己的自留山搞违建,且违建已经政府认定并被要求强制拆除的情况下,张一忠还被法院判刑八个月。

而作为有合法审批手续的卢清华四兄弟的四层房屋,其中第四层在未经政府确认确为违建的情况下,被数十村民聚众砸毁,结果真凶却逍遥法外。并且,卢清华家上访反映,永泰相关部门还堂而皇之的称其系“违建”而消极处理。

永泰县对以上两个案件的处理结果,真可谓颠倒黑白;朗朗乾坤之同一片蓝天下,公平正义却变得如此荡然无存。

法律本是十分严肃的惩治工具,而永泰相关部门和负责人在该案中却玩起了法律游戏,编造谎言忽悠糊弄上级领导,想从表面上蒙骗过关,这看似高明之举,实则漏洞百出,依法治国在永泰遭亵渎。受害人房屋被砸得面目全非,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案发至今已两年半过去了,受害者却连半分钱的民事赔偿都没有拿到。难道这就是法治?这就是公平正义?如果苍天有眼,真希望上苍能站出来评评理。

卢清健表示,9月份的“金砖会议”都选择在厦门召开了,没想到福建永泰还如此无法无天;如果永泰方面再不依法处理,他们全家将集体上访。北京远了点,老人小孩行动起来不方便,但厦门还是比较近的。如果永泰方面真的要拖到那一天,到时丢脸丢丑的,可不仅仅是永泰自己,更是福州、福建、甚至是国家!

目前,维稳是福建的首要任务,希望永泰相关部门和负责人能清醒头脑、认清形式,对该不稳定社会因素进行足够的权衡、研判和重视,别给国家添乱,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的法律责任,还受害人一个公道。

关于该案的处理情况,媒体将继续追踪报道!(来源:综合)

原文链接:http://www.cnnzdemo.com/a/2017/3_0802/2704.html

上一篇:安徽蒙城:超高房价下的拆迁干部“炼金术”
下一篇:浙江富阳企业整改复产久等无果 营商环境被指堪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