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内容

安徽蒙城:超高房价下的拆迁干部“炼金术”
发布时间:2017-8-2 14:52:35   作者:不详

众所周知,国内三四线城市的“造城运动”正步入尾声,与之相关的土地财政逐渐难以为继,这让很多地方的基层官员在拆迁盛筵下潜行多年的“权力寻租”陷入最后疯狂。

7月25日,一起发生在安徽省蒙城县乐土镇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的暴力拆迁,基于上述背景,冷酷中带着几分“黑色幽默”。

当天凌晨4时许,乐土镇副镇长汪全彬带队,十数台套大型推土机、旋耕机趁着黎明前的黑暗,将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数百亩长势喜人,一个月后即可收割的玉米芝麻等农作物悉数摧毁。

由于自2016年10月份该镇配合蒙城县城南新区建设启动土地和房屋征迁以来,身兼拆迁办主任的汪全彬副镇长,其工作方式已经数度激化与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民众之间的冲突,使得这场黎明前的行动充斥暴力、流血与恐吓:闻讯赶来阻止毁坏农作物的数十位村民被人身控制,手机被抢,肢体推搡中有不明身份者施暴,将村民严重打伤,血流满面。“谁不老实,把他拷进派出所!”有人大声叫嚣。

而据熟悉当地公安系统的人士辨别事后流出的视频指出,为了达到恐吓之目的,当天由汪全彬副镇长带队出动的拆迁队伍,除了数十名穷凶极恶身份不明的社会人员外,还有该镇派出所的几位协警,以及几位身着交警服饰却仪容不整的疑似交警人员。

“他根本无权也不可能调动县刑警大队或者防暴大队执法,(这)纯粹是找几个穿警服的人,滥竽充数,去恐吓老百姓。”上述人士说。

29日,被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村民描述为乾纲独断、作风霸道的乐土镇副镇长兼拆迁办主任的汪全彬于凌晨1时再次带队出动。这一次,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剩余的几百亩农作物在黑暗里被一扫而空。

142万元土地补偿金去向不明

类似安徽蒙城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的拆迁纠纷,这些年在各地层出不穷,但为何独独本案引起本报的特别关注?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的房屋和土地拆迁“样本式”地折射了当前许多基层官员在拆迁盛筵下潜行多年的“权力寻租”潜规则,其背后多数伏藏着连串的基层腐败窝案,有些资金数额十分巨大。

以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为例。公开资料显示,该自然庄位于蒙城县乐土镇最北端,共有土地1100余亩(含分到每家农户的可耕地及田间地头的自然抛荒),像块飞地一样深入该县城南新区规划建设用地的征迁范围。

鉴于蒙城县2016年关于城南新区建设用地及其地上附属物征迁补偿标准是41950元/亩。因此,2016年10月份,当十里徐自然庄的村民被告知他们的耕地房屋和宅基地将和周边其他乡镇一同被征迁后,他们认为补偿账目其实只是一本谁都能计算出来的简单数字。

蒙城县一位了解土地征迁程序的基层公务员也向本报指出:“县政府征收农民的土地时,通常都是依照卫星图片,四点(或多点)定位进行计算,该是多少土地非常精准,补偿也是根据卫星地图数据进行资金划拨。”

然而,当房屋和土地补偿金划拨到乐土镇和拆迁办进行分解时,“镇政府和拆迁办派出专门工作组,实地测量每家每户的可耕地,自然抛荒及边边角角不算,最后累计出一个补偿数字”。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这样的做法通常都会使两组数据存在显著差距。

“我们村就是这样被拆迁办他们少测量了34亩土地,涉及政府补偿金1426300元。”一位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村民代表告诉本报记者,这是他们与拆迁办始终谈不拢村集体土地补偿金总额的直接原因。由于县财政不可能截留此笔差额资金,“这140多万元去了哪里?这里面有没有不能见光的贪腐?”

“另外,从2016年10月份到现在,作为拆迁办主任的汪全彬,从来没有一次向我们公示过土地和房屋的拆迁通知及相关补偿标准;我们每一家每一户的拆迁通知书,甚至都是他安排人统一为我们每家每户代签的。”记者向法律界人士了解倒,若上述村民的一致指陈属实,则该环节的程序违法显而易见。

数百万元房屋补偿款或陷暗箱操作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村民由于对于土地补偿存有异议,每户村民在领取2017年度的青苗费之后,至今拒领每一家的土地征迁补偿款。

不但如此,对于房屋拆迁补偿,更是矛盾激化的另一焦点:

“在我们十里徐村,关于房屋拆迁评估,同样格局,同样大小,同样年份建造房子,汪全彬说谁的房子是违章建筑谁的就是违章建筑,汪全彬说谁的房子是临建谁的就是临建”,知情村民透露,很多人为了自家房子能被高价评估,私下对拆迁办主任投桃报李,后者来者不拒;而对于不买其账者,这时权力就会凸显任性——知情村民指着该村一户村民张先生的四层楼房说:“评估中,这家的房子一二层为正常建筑,三四层为违建。”

于是,有人向张先生捎话,赶紧回来活动活动。在上海有自己生意的张先生拒绝活动,为该自然庄至今拒领房屋补偿款的农户之一。

据记者在采访中掌握的相关文字资料显示,由于评估环节缺乏统一标准,可被人为操控,上述两套同样格局,同样大小,同样年份建造房子,与拆迁办领导关系的远近最终可造成赔偿上高达20~30万元人民币的差额。

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多名村民代表向本报反映,由于县财政赔付房屋拆迁款时,原则上只能参考乐土镇及拆迁办的统计资料,他们相信最浅显的逻辑:如果有人从中玩弄手段,起码几百万元的补偿款是可以轻松截留并被洗白的:“因为这本帐,只有拆迁办有;他们从不把县政府发放的每户房屋的详细补偿数字对外公示”。

充满争议的拆迁办主任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以起码低于周边房价2000元/平的补偿价格,主体完成对建明村十里徐村房屋拆迁的汪全彬,由于工作能力突出,拆迁工作得力,数月前已被相关部门由临时工性质的拆迁办主任擢升为乐土镇副镇长。

然而,这种荣誉加身在建明村村民看来,却充满争议。

数位村民代表一致认为,在被征迁土地短期内无实质性用途的情况下,秋收在望,汪全彬却连续两次带队强行摧毁价值上百万元的秋季农作物,其行为对于以农安身立命的村民而言,是对他们向上级政府坚持反映情况的“刻意报复”,意图以强硬手段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并阻止他们“再次闹事”。

“我们绝非无理取闹。”有村民代表向本报指出,汪全彬其人的行事作风,导致拆迁过程冲突不断;而如果梳理其近年的发迹史,将有助于社会舆论理解双方不断冲突的根源在哪里。

据多位熟悉汪全彬的人士指述,汪多年前仅为隔壁乡镇楚村镇某村村干部(计生专干),平素巧于钻营。2000年之后随着蒙城房地产兴起带动地下高利贷蓬勃发展,汪全彬便在一帮社会浮闲人群的簇拥下,从事吸取周边(甚至包括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村民的社会闲置资金,然后对外高利放出的工作,该业务现在依旧没终止。

2016年10月前,汪全彬闻得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即将拆迁,便从一位隔壁乡镇的村干部摇身一变成为乐土镇专职负责拆迁的拆迁办主任。

而由于汪在经营高利贷期间长期豢养社会人员,加之建明村十里徐自然庄原村支书与其气味相投,彼时汪全彬在城南乐土镇乃至蒙城县迅速成长为一股不可忽视的社会力量。

知情人士指出,汪全彬的崛起与蒙城房地产市场异常景气“正相关”;本报在采访中也发现,作为农业大县,安徽蒙城在绝非中原富庶之地,然而其目前房价却平均高出周边县市2~3倍,并以最高超过12000元/平的价格在整个中原地区,熠熠生辉。

本报将持续关注安徽蒙城建明村十里徐拆迁冲突后续事宜……

上一篇:农民工讨薪不成反被毒打,投资方果断整顿工程队伍
下一篇:500万房屋被砸真凶逍遥法外 福建永泰糊弄上级领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