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内容

举债为地方谋发展的地产商为何被推上了被告席?
发布时间:2017-7-31 17:46:51   作者:不详

在烟台,一个优秀的投资者已被捕,一个冤假错案正在形成,由烟台市福山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福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的中简公司拒不执行判决、裁定一案,存在众多疑点,关于此案的历史背景与庭审纪要,向社会做出公开说明,请各位读者明了。

一、关于涉案工商银行贷款抵押及法院查封财产的情况

1、涉案6930万元银行贷款的抵押情况:2010年6月30日,中简公司向工行烟台南大街支行贷款6930万元,抵押情况:其中:(1)以中简公司的1#和15#、16#楼在建工程的所有未售房源作抵,抵押价值为4670万元;(2)以担保人烟台三同置地有限公司的高尔夫酒店在建工程作抵,抵押价值为2330万元。

2、涉案6930万元银行贷款抵押物的查封情况:2011年8月份,中简公司因逾期支付银行利息,工行烟台南大街支行诉至烟台中院并查封了中简公司的1#和15-16#楼在建工程的所有未售房源及相应的项目用地和担保人烟台三同置地有限公司的高尔夫酒店在建工程和项目用地。

二、涉案工商银行贷款的偿还情况

2011年10月13日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1)烟商初字第8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中简公司向工商银行偿付贷款本金6930万元、利息425040元,并自2011年7月21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仍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贷款利率支付利息。

依据上述第82号民事判决书,中简公司应偿还工商银行借款本金69300000元,按央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为1458806.14元,迟延履行期间的加倍罚息为5218321.45元,共计应还债务为75977127.59元。截至2017年3月16日,中简公司虽然自身无偿还债务能力,但还是积极筹借资金共计偿还涉案债权人76049283.09元。本案判决书确定的全部债务已还清且超额支付了72155.5元!本案的还款情况中简公司已告知了贵院执行局,并且已多次要求执行法院如实对帐核实并结案。

三、福山法院执行局枉法执行

1、曹雨文诱导中简置业签订不平等抵押借款合同,以高利贷借款来归还工行南大街支行的低息贷款。

2012年7月份,鉴于中简置业当时无能力还清债务,福山法院分管执行的曹雨文副院长多次要求中简置业向外借高利贷归还工行南大街支行贷款,其以担任福山法院副院长的权威性向中简置业的股东代表陈国良承诺:如果你公司能借款将你公司抵押物担保的贷款余额4472万元全部还清,你们公司就可以销售1#、15#-16#楼三幢楼的抵押房产,届时福山法院相应地会撤销这些抵押物的查封,你公司就可以回笼上亿的资金支付工程款了。

中简置业信以为真,此后在曹雨文副院长主持的与塔山集团、工行南大街支行的多次借款还债谈判中积极配合,当塔山集团提出要求工行南大街支行将抵押物转让给塔山集团时,曹雨文满口保证由福山法院出裁定书将抵押物裁定给塔山集团。由于曹雨文作为法院副院长身份的承诺和诱导,中简置业与塔山集团、工行南大街支行在2012年8月6日签订了一份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释义》第192条规定的《抵押借款合同》及其《补充协议》。

2、邢杜晓虚构债权转让事实,枉法裁判,利用一份判决书重复执行,令中简置业陷于重复偿债4472万元风险。

《物权法释义》第192条规定:“抵押权不得与债权分离而单独转让或者作为其他债权的担保。债权转让的,担保该债权的抵押权一并转让”。显然,根据《物权法释义》的规定,当初作为银行贷款的抵押权不可以单独转让或作为本次7000万元借款的担保!但当时由于塔山集团坚持要福山法院承诺出具抵押权转让的裁定书方能将7000万元借款转帐至福山法院帐户,于是,以邢杜晓为审判长、杨海燕、陈春生为审判员的三个法官伪造了一个子虚乌有的工行南大街支行将债权转让给塔山集团的债权转让情节,硬生生非法炮制了一份所谓塔山集团受让了涉案部份债权并成为了新的债权人、故裁定“变更山东烟台塔山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为本案的申请执行人”的(2012)福执字第621-3号执行裁定书。

这份裁定书造成的后果是:工行南大街支行在收到中简置业归还的4472万元债务后,将本应消灭的债权转让塔山集团,中简置业还得向塔山集团再次归还4472万元债务,将使中简置业损失惨重!

3、福山法院超额查封价值3亿元的房产和土地,使300多户小业主无法申请银行按揭贷款,其行为导致中简置业无法回笼资金,迫使中简置业停止生产经营四年多,使中简置业遭受数千万元的间接经济损失。

截止2012年8月7日,中简置业已向工行南大街支行偿还了52597552.13元,中简置业提供的抵押物(欧尚花园1#、15#-16#楼所在的两土地证和1#、15#-16#楼三幢共计7万平方米的房产,市场价值超过3亿元)所担保的4667万元债权已超额还清,福山法院理应履行曹雨文作为副院长向中简置业作出的承诺:撤销上述所有抵押物的查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查封、扣押、冻结被执行人的财产,以其价额足以清偿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额及执行费用为限,不得明显超标的额查封、扣押、冻结。

自2014年5月7日至2016年6月20日,中简置业依法多次向福山法院提交《执行异议书》,要求法院撤销不当裁定,解除查封,以便我公司为数百户购房业主办理产权证;但是,2016年12月8日福山法院以存在债权转让的事实为由,作出(2016)鲁0611执异93号执行裁定,驳回中简公司异议请求。同年12月16日中简公司向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该院举行听证,工商银行提交《说明》一份,载明“烟台中简置业有限公司归还在我行的4472万元贷款。我行已将4472万元债权及相应抵押物的抵押权一并转让给山东烟台塔山企业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3月7日该院以(2017)鲁06执复6号执行裁定维持福山法院裁定。经塔山集团申请,福山法院委托拍卖公司于2017年5月17日拍卖了中简公司所有的欧尚花园小区11至14号楼土地使用权。

4、曹雨文、邢杜晓玩弄职权,利用已清偿完毕的债权继续超额查封中简置业3亿元资产,随心所欲地对涉案执行事务作出不当决定。

更为过分的是,不但不撤销查封,在拖延结案的同时,福山法院执行局却加快了违法执行、滥用职权的步伐:2016年7月5日,执行局在欧尚花园1#、15#、16#楼张贴公告,声称因申请执行人烟台塔山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烟台润福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的要求,将对查封的欧尚花园1#、15#、16#楼房产和项目土地进行评估、拍卖,此举造成了近1000户业主的不安和恐慌,进而导致数百业主到市政府、区政府的群体性上访; 2016年8月1日,又下达了(2012)福执字第621-15号执行裁定书,声称因申请执行人塔山集团的申请,查封案外人烟台桃花源置业有限公司名下的欧尚花园4号楼整幢楼房产及土地使用权(价值1.7亿元)。

曹雨文、邢杜晓的滥用职权行为,令中简置业损失惨重,间接损失超过5000万元,导致中简置业陷于濒临破产境地。

5、曹雨文、邢杜晓为了转嫁他们滥用职权的过错,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意诬告外来投资商。

从2014年6月至今,多次诬陷我公司的投资人陈国良,先是捏造事实、无中生有地向公安机关举报陈国良非法处置法院查封财产罪,后又利用人民法院的公信力,荒唐地要求检察机关对涉案债务早已清偿执行完毕的中简公司和陈国良以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提起公诉。

四、民告官三年

1、2014年5月,中简置业依法向福山法院提交《执行异议书》,要求法院撤销不当裁定,解除查封。6月下旬,曹雨文、邢杜晓为了掩盖他们之前的错误,迫使中简公司放弃权利,接受枉法裁定,并向大股东陈国良施加压力,利用刑事干涉民事,向公安机关举报陈国良非法处置资产,致使陈国良被网上通缉,在国外无法回国。但曹雨文作为检举人做的控告笔录,笔录中捏造事实,自相矛盾。

2、2014年7月,给福山区区长的一封信,反应陈善志、曹雨文对陈国良打击报复、制造冤假错案的一些问题,结果陈善志下令停止欧尚花园2-5#楼的预售手续办理。

3、2016年6月,再次向福山法院提起执行异议,福山法院以存在债权转让的事实为由,驳回中简公司异议请求。同年12月16日中简公司向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2017年3月7日该院以(2017)鲁06执复6号执行裁定维持福山法院裁定。福山法院于2017年5月17日拍卖了中简公司所有的欧尚花园小区11至14号楼土地使用权。

4、2016年8月,中简公司向福山法院纪委实名举报福山法院的滥用职权行为,至今未回复。

5、2017年3月,向福山检察院递交控告信,控告曹雨文、邢杜晓的枉法裁判、滥用职权,至今未回复。

五、拒执案庭审过程

2017年7月5日上午9点,此案在福山法院第三审判庭进行公开审理。

公诉人认为,第一塔山集团受让了工商银行的债权,法院下达了第621-3号执行裁定书,变更塔山集团为案件申请执行人之一,塔山集团就是本案的申请执行人;第二塔山集团对中简公司的抵押物具有优先受偿权,中简公司销售查封房产所得应当优先偿还本案判决;第三,中简公司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法院判、裁定,情节严重。

对此,陈国良本人和中简公司辩护人都做了辩护,首先指出第621-3号执行裁定书,未经审判直接将塔山追加为申请执行人,是错误的、违法的裁定,且裁定只涉及申请执行人的变更,纯属程序性的裁定,没有执行的数额,没有具体的执行内容,不应作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所指的裁定。

其次,对于公诉人提出的优先受偿问题,82号判决明确指出,工商银行对中简公司的债权只在最高余额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82号判决既已履行完毕,就不存在“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犯罪问题。

第三,中简公司并非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

自2011年10月25日股权变更以后,中简公司一直筹借资金偿还法院生效判决规定的债务约1.5亿元。在此期间,商品房销售金额只有5100万余元,并详细宣读了这些款项归还债务的案号明细,提交了审计报告等证据。除此之外,还融资归还工商银行500万元、4472万元,起诉书中提到的82号判决已履行完毕。

关于“情节严重”,中简公司辩护律师做了阐述: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犯罪要件之一是“情节严重”,中简公司销售房产的行为,并非“情节严重”,因而不构成犯罪。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对该罪所做的立法解释,被执行人转移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才能认定为“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中简公司的销售是在足以保证判决、裁定可以执行的前提下进行的。在中简公司销售涉案房屋时,第82号民事判决确定的债务的余额仅为2330万元,而此时因该案查封的财产,价值过亿,以价值过亿的资产来执行2330万元的未执行债务额,绰绰有余。不会致使判决、裁定无法进行,不具有情节严重这一定罪条件。

另外,中简公司已经完全履行了第82号判决书,并向福山区院执行部门发函,告知超数额执行。福山法院执行部门未做任何回复。即使计算应执行债务数额有差异,至少说明中简公司不具备“存在主观故意”这一构成要件,不应认定有罪。

2、为执行第82号民事判决,福山区人民法院严重超标的额查封中简公司资产,中简公司对涉案房产的销售及销售款的处置得到福山区人民法院的同意。

2012年8月6日在福山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主持下,工商银行确认截止2012年7月18日第82号民事判决未执行债权额为6802万元,由于三同置地抵押的土地使用权抵押额为2330万元,剩余债务4472万元,由中简公司向塔山集团借款执行。因此除三同置地土地使用权外包括涉案的玉森新城1号、15号、16号楼土地使用权以及2号至10号楼土地使用权、11号、12号、13号、14号、17号楼的土地使用权依法应当解除查封。中简公司多次向福山区人民法院书面要求解除查封,并书面提出异议,但福山区人民法院却要求中简公司与塔山集团协商解决,未依法解除查封。

2013年1月17日中简公司与塔山集团订立《补充协议》,该

协议同意销售涉案15号、16号楼房产,但要求每销售房屋一平方米需向塔山集团支付1000元。《补充协议》的谈判始终在福山区人民法院的主持下进行,谈判地点始终在福山区人民法院提供的场所内,《补充协议》中有“一式四份福山区人民法院备案一份”的约定。所谓的备案即是审查。审查可以区分为事先审查和事后审查,前者称批准,后者称备案。福山区人民法院对备案的上述《补充协议书》并未提出异议,显然是审查同意的。同时由于塔山集团的债权未经判决,不得进入执行程序,要求向塔山集团支付每平方米1000元的要求缺乏法律依据,违反该要求不能认定为犯罪。

3、福山区人民法院在中简公司已执行完毕第82号民事判决后,于2017年5月17日继续拍卖上述已查封的11-14号楼土地使用权,拍卖成交价为5,282万元,也充分证明了中简公司销售涉案房产对第82号民事判决的最终执行根本没有影响。

综上所述,中简公司销售涉案房产的行为不能致使,实际也未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且不具有主观故意,不符合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构成要件,不构成犯罪。

六、各媒体观点

此次案件吸引了多家媒体关注,庭审结束后,各媒体也表明了各自的立场,一致的观点有:整个庭审过程,公诉机关并未提出任何确凿证据来证明他们主张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其中曹雨文、岳修广的证言,由于他们身为福山法院的工作人员,身居要职,肯定是要维护法院的利益,且他们的证言前后矛盾,纯粹是为了掩盖其枉法裁判的事实,打击迫害陈国良,以此作为定罪的依据,不可采信。另外从庭审情况来看,确实是法院在明知所谓债权转让有诈的情况下,仍然枉法做出涉案的621-3号执行裁定,并且为了掩盖这一违法事实,一定会判中简公司与陈国良有罪,他们认罪,才能为法院的错误买单。

以上是中简公司拒执案的始末,现在是法治社会,不是哪个人哪个部门一手遮天的时代,区法院上面还有市法院、省高院,最高院。监督法院的还有检察院,还有政府。相信相关部门了解事情真相后,一定也不会庇护徇私枉法、破坏法律公正的人,一定会给此案一个公正的判决。

来源:网易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CQMJ7IB20519BIMV.html

上一篇:私吞7000万补偿款安然无恙 福州魁岐村主任有保护伞?
下一篇:亿泰时装公司多人虚开巨额增票无人管、放纵犯罪谁担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