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内容

乐安县贪腐举报人何磊, 社会谣传已被政府关押?
发布时间:2017-6-21 14:31:53   作者:不详

据知情人士表露、举报乐安县副县长水利局长贪腐的何磊,被政府关押一事纯属社会谣传。希望乐安民众相信正义,相信政府。目前乐安县政府理性对待副县长龚勇、及水利局长刘晓东涉嫌贪腐事件,不错抓好人、不放过贪官。

乐安县民众就何磊公开检举贪腐一事 ,表示高度支持!同时也为何磊同志个人安全感到担忧,何磊是否会遭到贪腐官员和其黑恶势力的各种打击报复,社会各种消息已传出何磊同志被乐安县政府关押纯碎是别有目的的造谣。民众相信乐安政府在县委彭书记的领导下经得起考验。政府在面对一切检举贪腐行为的群众,应该表示欢迎。有监督才有进步,有法制才有公正。

据了解何磊同志已向中央纪委、江西省纪委、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抚州市纪委、抚州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等多部门实名举报贪腐事件,有关部门都在按程序实施调查中,有关部门对举报人何磊同志也采取了保护措施。

何磊同志举报内容:

2014年6月,乐安县副县长龚勇借协调沙场道路通行事宜,向我索要人民币11.5万元,其中6.5万给了山砀乡村霸康有光(有收条),剩下的5万元,我于2014年6月16日拿现金在龚勇副县长办公室交给他本人。

2016年10月乐安县副县长龚勇以把我的沙场纳入全县沙场集中拍卖为由,向我索要沙场30%的干股和50万现金,被我当场拒绝后。龚勇直接威胁我要关停沙场,并且不纳入全县沙场拍卖。结果确实如此,乐安县全县所有乡镇沙场都进行拍卖,唯独梅溪沙场除外。

2017年1月,龚勇安排乐安县水利局强行将梅溪沙场关闭。由于沙场无法经营,我找到水利局局长刘晓东协调,刘晓东局长向我索要50万现金,用来找龚勇县长解决梅溪沙场重新开业的事。

2017年1月26日,刘晓东局长要我晚上把钱送去他家,当时我只凑够了30万现金送过去,他收了30万现金,说少了20万,当时很不高兴,说没钱就把沙场卖掉,他来牵头叫黄玉清买(黄玉清是水利局下属供水公司经理)。由于没办法把另外20万元凑齐给他,刘晓东多次安排指使其他沙场的地方黑恶势力去沙场打人、闹事。多次报警都无效果!

由于实在没能力把另外20万给他们。从2017年1月至今,沙场被迫一直处于关停状态,我们将这一系列的遭遇到各级部门反映,但都无果而终。2017年3月14日,我在县政府找到龚勇副县长,他说沙场的事按刘局长的意思去办,要听话,还说现在上访是没有用的,上到哪里最后都要到他手里来解决。

2016年11月起,通过拍卖中标的这些沙场至今未向政府缴纳中标应缴纳的费用。根据乐府办字【2016】67号文件《乐安县河道砂石开采权拍卖实施方案》中第七条第4款规定:“买受人凭竞拍成交确认书在7个工作日内到县水利局签订《出让合同》和办理《河道采沙许可证》,并按成交价款15%缴交河道采沙清障保证金。否则中标无效,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中标至今有半年之久,这些中标人没有缴交任何费用,没有签订中标合同、没有办采沙证,在副县长龚勇和水利局长刘晓东的保护下,在官商勾结下,所谓的中标方强行在各个采沙点大肆采沙,抬高沙价、独家垄断、十足的黑恶势力,沙霸恶霸。

我本人老老实实经营一个乡镇小沙场,奉公守法,合理纳税,坚决拥护党中央、拥护政府。家里的先辈早期参加红军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作为革命红色后代,我们不想跟党和国家添麻烦,也不想有什么特殊照顾,只恳请上级领导看在革命烈士后代的份上,给我们做主,万分感激!

何磊的外曾祖父:周仁兴1932年参加红军,1933年作战中牺牲(烈字第590592号)

何磊的曾祖父:陈造米1929年参加革命,任苏维埃流坑乡政府书记,1934年因叛徒告密,被敌人抓捕严刑拷打,宁死不屈最后被敌人杀害牺牲。(烈字第590421号)

贴示:

欢迎更多的群众向政府机关,以有力的事实检举政府官员违法违纪、或贪腐行为,只有乐安民众万众一心,乐安的发展才会落到实处,更快更好的脱掉国家贫困县的帽子。受益永远是乐安人自己。

上一篇:“锦鼎包装”是骗子公司
下一篇:湖南槟榔大王"胖哥死亡之谜"风波再起:80岁母亲千里维权只求公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