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 > 内容

截然相反的判决让“国安府”陷入困局
发布时间:2017-6-8 16:10:53   作者:不详

位于北京宣武门外大街琉璃厂西侧的“国安府”,是中信国安开发的二环内城住宅项目。然而,近日却因最高法对北京庄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庄胜)与信达置业、信达投资、信达资产三公司的一纸判决,陷入了权属漩涡。

图1.jpg

位于北京西城区东椿树街和香炉营东巷之间的庄胜二期,这里距离天安门广场仅2000多米,近日记者来到这里看到,由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承建的“西城区庄胜二期A-G地块危改工程”正在紧张进行当中,高大的塔吊正在搬运建材,满载渣土的载重卡车不停地出入于工地大门,工地四周拉起了大约三人高的深褐色围布,上面写着“国安府”字样。

然而,该项目的施工总承包单位相关负责人日前表示:“我们项目人员正感到焦虑!”

“一旦执行法院的判决,我们的企业会面临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比如我们跟供应商签订了采购合同,跟农民工签订了劳务合同,目前人员已经进场施工,这一切都无法解决。”该负责人说。

感到焦虑的还有业主。

“我之所以买了‘国安府’的房子,就是因为这里是学区房。按照合同年底交房,但如果‘国安府’的房子不能让我如期入住,那么我的孩子今年入学会有比较大的问题。有关部门说,如果开发商给我开入住证明也可以,可问题是,要是房子都没建好,证明上楼牌号码怎么写?”业主祁先生抱怨道。

“我贷款买了‘国安府’的房子,月供4万多元,压力相当大。但现在看来,2017年入住是不大可能了,而且究竟到什么时候能领到房子也不好说。如果房子烂尾了,对我们影响确实比较大,钱押这里出不来,卖也卖不掉,再买又买不了,这个影响太大了。我买房的时候周边的房价也就5万多元/平方米,现在都涨到8万多元/平方米了,未来肯定还有上涨空间,但是我们的资金就押在‘国安府’里出不来!”业主冯先生语气中透着焦虑。

究竟是何原因让施工单位和业主陷入如此焦虑?

一纸判决还将引来多少连环诉讼?

“如同我买了一块木头,回家打成家具而且已经卖给其他人了,现在要我把买来的木头按原样返还。”北京国安控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诉说内心的苦衷。这是怎么回事呢?

根据最高法于2017年3月24日出具的终审判决书,信达置业须向北京庄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返还其取得的庄胜二期A、C、D、E、F、G地块项目权益。

据该负责人透露,以上地块,以及B地块,原属于北京庄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09年,北京庄胜因债务缠身,于是将A-G地块土地使用权抵给信达置业。信达置业于2012年11月在公开市场上挂牌,2012年10月31日中信国安集团以13.6亿元公开摘牌取得了信达置业100%股权,取得信达置业100%股权。之后的4年里,中信国安投入200亿元,将以上地块全部拆迁完毕。

该负责人表示,在A-G地块中,B地块已于2014年开工建设并已销售完毕,所以法院判决只返还A、C、D、E、F、G地块。但这些地块上工程机械都已进入,土方工程正在进行,2000多工人在施工,如何返还?中信国安与工程承包方签订的50亿元施工合同怎么办?另外还有些没安置好的拆迁户怎么办?

还有一个严重问题:对A-G地块中信国安是整体拿地,整体立项,整体规划建设,统一命名为“国安府”,其地下车库、人防工程都是统一布局,如今将B地块单独剔除而返还其他地块,那么如何进行物理切割?比如车库入口在B地块,出口在A地块,如果把A地块切割出去,那么该车库就会只有入口没有出口;B地块跟其他地块之间的消防环路也势必遭到破坏。

“该判决一旦执行,143户已购房业主的权益将受到损失,其中110户交不了楼,33户房子根本没了。”该负责人说,“会造成连环诉讼,庄胜诉信达,信达诉我们,业主也要诉我们……造成巨大社会不稳定因素!”

20%股权埋下隐患“解药”何在

根据最高法判决,信达投资还须向北京庄胜支付违约金10亿元,由信达置业对该违约金的支付承担连带责任。但此前北京市高院作出的裁决却是完全相反,这又是怎么回事?

该负责人表示,诉讼隐患在于北京庄胜的20%股权上。2010年7月30日,信达北分、信达置业、信达投资与北京庄胜签订的《执行和解协议书补充协议》中,同意北京庄胜以人民币1亿元增资入股信达置业,从而取得信达置业20%的股权。

北京庄胜认为,在北京庄胜未参股项目公司信达置业并取得20%股权之前,信达投资不得将暂时登记在其名下的100%股权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他人。基于此,信达投资的转让行为属于恶意违约。简而言之,北京庄胜诉讼的理由就是,项目转让给信达投资,其他人接手即违约。

信达投资则表示,北京庄胜在信达投资和信达置业多次发函催促下,拒不办理商务部门的前置审批以及增资手续,北京庄胜未能取得20%股权是其自身原因导致的。

2014年12月18日,北京市高院做出判决,驳回北京庄胜要求判令信达置业向其返还根据双方协议取得的目标地块项目权益的诉讼请求。

但2017年3月24日,最高法做出终审判决认为,信达投资出售股权予中信国安为恶意违约行为,北京庄胜有权解除相关协议。合同解除后,北京庄胜向信达投资返还8年前的合同款项约22.1亿元及拆迁费5.3亿元,且信达投资应在10日内向北京庄胜支付违约金10亿元。在该负责人看来,此判决让纠纷直接回到了“债务重组”前的状态,让中信国安陷入了困惑和困境当中。

既然整个地块陷入如此纠纷与麻烦当中,那么工程项目是否还能“正常”进行?施工总承包单位负责人表示:“工程还在进展,但现在我们只能努力做工人的工作,因为一旦工人出现恐慌,那么施工现场就非常非常不好管理了,在这样一个核心一类地区,安定、稳定大于一切。虽然说有恐慌、有焦躁,可是还要让工人静下来,我们在做各方面的努力。”

那么,中信国安面对当前困局,除了向最高法申请再审外,是否还有其他出路能够暂时缓解?对此,一位法律界人士表示,考虑到目前该地块上已经进行施工,无法恢复原貌,且在过去若干年,该地块已经易主,并投入大量资金进行拆迁和土地整理,在这种情况下,可以采用一些变通的方法,比如对土地和地上物进行评估作价,然后向北京庄胜支付一定数额的资金,以此来缓解各方矛盾。

图2.jpg

延伸阅读: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一审和二审判决结果彻底逆转,再加上10亿元天价违约金,这一案件引发各界普遍关注。4月5日,庄胜地产向北京市高院申请强制执行,4月10日,北京高院决定立案执行。

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信达投资、庄胜地产和中信国安过程中发现,三方对二审判决结果表达了不同看法,庄胜地产方面表示将加快强制执行力度;而信达投资和中信国安表示将申请复议。

案件之所以发生逆转,主要因为双方对案件认定不同,一审法院认为是股权转让合同纠纷,而二审法院认为是合同纠纷,使得案件所囊括的范围缩小至双方签订的框架协议、补充协议等系列合同本身。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框架协议约定,信达投资不按照协议及相关附件约定同意庄胜地产向信达地产增资,则视为违约。因此信达投资转让信达置业100%行为属于恶意违约。

2017年4月5日,庄胜地产向北京市高院申请对信达投资、信达地产就二审判决强制执行;4月10日,北京市高院发出受理执行案件通知书。庄胜地产表示,目前正在督促强制执行相关程序,“拿回地块后,我们会自己开发。”

信达投资方面表示,目前正在收集组织相关材料,并将于近期向最高法院申请复议。中信国安方面也表示,对于二审判决对公司可能造成的损失已经向上级单位进行汇报,目前正在通过法律途径延迟强制执行,近期将向最高法院申请复议。来源:http://www.cbt.com.cn/cjrw/jjxr/5193.html

原文链接:新闻热线:13719265236

上一篇:山西五寨县公安局许奇充当黑社会,收取保护费
下一篇:住宅区设立废品收购站严重存在安全隐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