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能源 > 内容

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口泉乡某官员勾结黑势力,村民权益谁来维护?
发布时间:2017-4-28 20:34:01   作者:不详

近年来,随着土地转让开发的加速与村办企业的活跃,“村官”手中掌握的资源越来越多,以权谋私的收益越来越大,一向被认为不入“官”流的村官贪污受贿等职务犯罪频发,涉案金额少则数十万多则成百上千万,成为反腐倡廉的新战场;“村官”的道德风险与日俱增,“村官腐败”现象愈演愈烈、应接不暇,已成为农村社会肌体上的一大毒瘤。

近日,又一起村干部勾结黑势力,欺压无辜村民的事件发生,编者也随即进行了走访调查。

背景:村支书霸占土地,殴打村民

当事人郝先生是大同市南郊区口泉乡郝庄村的村民,因村委会非法转让耕地面积,郝先生23亩耕地被圈占,由于此次是村主任王平个人的非法霸占,当事人郝先生便多次向村委书记王平讨要说法,还自己应有的权益,但村主任王平均置之不理,还对郝先生恶言相向。郝先生便向乡长刘喜反映这个问题,但没想到在赴刘喜乡长之约的路上,郝先生和妻子在半路上遇到一群人的突然袭击,他们驾驶着3辆车,车牌用布遮挡,每个人手持铁棍、四棱方砖、锯齿钢刀等凶器,对郝先生和妻子郝玉平进行了殴打,其中有人边打边骂:“再敢告状要你的狗命”等话语。郝先生所驾驶的汽车被打的接近报废,而夫妻俩人险些丢了性命。

郝先生随即报了警,但警察以各种理由推脱了一个小时之久没有赶到现场,郝先生无奈之下拨打民警违法12389举报平台后,民警这才赶到现场,但案件至今没有破案,不禁使我们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关联。这次殴打给郝先生夫妇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靠吃药维持正常生活。

事件一:为恶一方,贪污腐败,无人动

据编者深入调查了解到,郝庄村村主任王平在任期间,擅自转卖集体土地资源,并建立大型洗煤厂由其弟弟王芳经营,导致村中煤渣遍布,寸草不生,水资源、环境严重污染,严重影响到村民的生活。我们还了解到,郝庄村原有林网30000亩,但因无水源浇灌树木全部枯死。村委会却向水利局申请经费打井,随后也不知这笔经费作何处置。郝庄村街道硬化项目中对村内道路硬化8695.7平方米,总投资111.65万元,但建设后道路硬化的宽度、厚度都没有达到村委会向上级所报的标准,可以肯定的工程存在极大的水分。村主任王平的父亲多年来一直享受着村里的低保,后来在众多贫苦村民的举报下才被迫取消。这些问题都是编者了解到的片面情况,更深层次的问题就需要有关部门查处了。

我们不禁想,村主任王平一家如此胆大妄为,肆无忌惮的为恶一方,却依然安然无恙。这么明显的贪污腐败口泉乡政府作为上级单位,不可能对其一无所知,却依然尸位素餐,对广大村民们的举报和合理诉求置若罔闻,我们有理由怀疑王平和口泉乡政府狼狈为奸,侵占全体村民的利益。

事件二:勾结黑社会势力,殴打恐吓

因郝先生坚持上访维权,得罪了村支书王平及郝庄村周边非法营业的厂主。在王平的策划、唆使下,他们纷纷向公安部门诬陷郝先生敲诈勒索,在村里违法占地等问题,企图通过捏造事实诬告陷害郝先生及家人。同时使用网络暴力、雇佣网络水军对郝先生及家人进行人身攻击和大肆诋毁,对郝先生及亲属的名誉造成了恶劣影响,侵犯到郝先生的名誉。

今年3月19日,郝先生的妻子在31路公交车上被口泉乡政府派遣的黑社会人非法跟踪、挟持,沿途拉、打、推搡,致妻子郝玉平衣服被撕破,多处软组织受损,身上大面积淤青。郝先生向口泉乡派出所报警,但民警说是拦访人员,拒不出警,也不立案。后来这些黑社会势力全部在口泉乡政府大院被南郊公安局刑警二队抓获,并缴获其作案汽车多辆。其中,有个黑社会头目承认自己在乡政府吸毒。但口泉乡党委书记李森林表示,对此事毫不知情,并称赞郝先生立功了,抓住了隐藏在乡政府的吸毒分子,这让人啼笑皆非的话。

事情到这,可以确定的是口泉乡政府与黑社会相勾结,公然采用违法手段包庇郝庄村支书王平,颠倒黑白,欺下瞒上,失职渎职,与黑社会势力相勾结打击报复上访民众。公然违法行政,违反党的群众纪律和工作纪律。不顾党纪国法、礼义廉耻行此龌龊之事,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激化社会矛盾,给民众身心带来巨大伤害。

事件三:乡政府与黑社会公然殴打当事人及家人

2017年3月30日,郝先生一家三口去北京给儿子看病,郝先生觉察被人跟踪,但也没有在意。下午1点多时,口泉乡政府的工作人员王日宽、口泉乡郝庄村村长王鹏便来到大同火车站劝郝先生及家人回去,郝先生说一家人是去北京看病,但不被相信。随后便被30名多黑社会人士殴打,致使郝先生髌骨骨折,腰椎变形,下牙脱落两颗,严重脑震荡,身体大面积擦伤。郝先生妻子被非法限制自由十几分钟,儿子的衣服被撕裂,浑身上下皮肤淤青、血迹斑斑。当时候车室内有数百名旅客,好心人给报了警。太铁公安局大同车站派出所随后出动,调看现场监控,聆听现场旅客的证言,并当场抓住多人,其他人借机逃逸。郝先生当时伤重,被120救护车紧急接走。

3月31日下午,郝先生一家在派出所民警的保护下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但同时发现依然有不明身份的人对郝先生进行跟踪、监视,并尾随一起上了火车,派出所民警便护送到北京站。下车后,郝先生一家刚出站口便被口泉乡副乡长、乡长助理蒋德云和王日宽带领一众不明身份的社会人非法拦截住,将郝先生一家捆绑、拘禁到一辆大巴车上。郝先生一家双手、双脚被捆绑,双眼被黑布蒙住,嘴巴也被胶带粘住无法说话。同时,对郝先生进行搜身,将手机里面拍摄的视频、照片、录音及通话记录等相关证据全部删除,并对郝先生一家威胁恐吓、稍不满意便拳打脚踢,警告郝先生不要举报口泉乡政府,否则下场难看。一直到第二天4月1日早晨大巴车回到口泉乡政府大院儿,才解除了对郝先生一家的非法胁持和拘禁。而殴打郝先生的一帮人,下了车便大声呼喊着去了乡政府食堂吃饭,而后又向口泉乡政府要钱,并向郝先生炫耀这是他们应得的报酬。

截止到目前为止,这是此事件发生的全部过程。这期间发生的事件,让我们怒不可揭,乡政府公然和地痞流氓狼狈为奸,欺压殴打当事人,让当事人有冤无处说。让我们不禁想,为什么群众告个贪官就这么难呢?原因是官官相护,怕拔出萝卜带出泥。而郝庄村村主任王平和口泉乡政府就是官官相护,一手遮天。

作为一名党员,一名村官,本该起带头作用,为村民树立榜样,村主任王平和口泉乡政府却背其道而行。勾结黑势力,恐吓村民,使村民有苦不敢言,有怒只能忍。这几年中一旦有人违反他们的意愿,他们又是如何摆平的呢?这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为了自己的利益口泉乡政府已经丧心病狂,蔑视党规党纪,更无视村民的生命,不尊重人权,尤其可恨的是对自己的罪行包庇遮掩,反咬村民一口。企图利用法律的空子为自己的罪行辩解,这样的人还有人性可言吗?这样的村官如果不受到严厉的惩罚,不判死刑的话,如何能还社会一个公道,如何能让村民活的安心?前不久党中央领导人刚刚提出了“反腐倡廉”的口号。村主任王平和口泉乡政府就敢公然将腐败和恶势力进行到底,这样一个无视领导和社会的人,难道不应该对其进行严厉的惩罚吗?难道不应该“杀一儆百”吗?

强烈要求对村主任王平这样没有人性,丧心病狂的人加大处罚力度甚至处以死刑,这样才能还村民一个公道。如果村民整天处在这种恶势力之下,不能言其所言,不能怒其所怒,甚至都不能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那么还能拿什么来保障自己的利益?“反腐倡廉’不是一句空口号,需要我们的实际行动。希望大家帮帮忙,哪怕你只要动一下鼠标转发一下这篇文章,你就为“反腐倡廉”做出了大贡献。

最后也希望此事件可以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清察贪污受贿的村主任王平,勾结黑社会的口泉乡政府,还当事人一个公道,还口泉乡民应有的公道。

上一篇:今年一季度中亚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近百亿标方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