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 > 内容

探访明帝陵:简朴的景陵与精妙绝伦的永陵
发布时间:2017-4-11 13:02:14   作者:佚名

原标题:探访明帝陵

  制图 冯晨清

  近日,世界文化遗产“明十三陵”中崇祯皇帝的陵墓——思陵被盗引发关注。据文物爱好者指出,此次被盗的是思陵“石五供”中的一对石烛台。

  对不少人来说,思陵比较陌生。事实上,思陵本身有着曲折的历史。它是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帝朱由检及皇后周氏、皇贵妃田氏的合葬陵墓。由于崇祯皇帝生前没有给自己建造陵墓,在崇祯皇帝自杀后,被葬入田贵妃墓。直到清朝入主北京后,才给崇祯皇帝陵墓建造了地上建筑。虽然本世纪初,当地加强了对思陵的保护,但思陵依然显得格外沧桑。

  在昌平的明代十三座帝王陵寝中,像思陵这样未开放的共有十座,只不过有的简朴,有的奢华,在数百年的岁月里,这些陵寝建筑饱经沧桑,历经时代更迭,各有各的命运。本期品读将带读者走近那些未开放的明代帝王陵寝。

  1

  三座明代陵寝已开放

  位于昌平的明代十三座帝王陵寝,只有明成祖的长陵、明穆宗的昭陵以及明神宗的定陵对外开放。

  如果要去定陵和长陵参观,都会走过神道,这是如今十三陵景区的起点。神道全长7.3公里,向北直达长陵。其他各陵的神道也是从这条神道分出,因而这条神道又被称为十三陵总神道。沿着神道,会依次看到石牌坊以及红色的大宫门,大宫门是十三陵陵墓区的正门,俗称“大红门”,是皇权至高无上的象征。门向南,分三洞,是陵区的总门户。

  大宫门的门口左右立下马碑二方,正面刻有“官员人等至此下马”八个字。当时官员到这里,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皆由步行进入陵区,否则以大不敬论罪。大明律还规定,陵区内一草一木都不得擅动,否则以“谋毁山陵”论罪,且“山岭内盗砍树木者斩,家属发配从军”。大红门往北,有一座正方形的重檐歇山式建筑,四面有门,高约三丈,它是长陵神功圣德碑亭,建于宣德十年(1435年)。亭内是明成祖朱棣的神功圣德碑,碑身正面刻的是明成祖长子——明仁宗朱高炽撰写的碑文。碑的背面刻的是乾隆五十年(1785年),清高宗撰写的《哀明陵三十韵》,详细记述了长陵、定陵、思陵等几座陵墓的状况。

  在碑亭北侧,神道东西各有一列石雕群,统称石像生。十三陵的石像生以一对石望柱开始,其后800米的神道上排列有石兽12对。

  沿着神道,就能走到长陵。长陵是明成祖朱棣和皇后徐氏的合葬陵寝。它保留了明代最为原始的建筑,其主殿祾恩殿,比故宫太和殿面阔还要宽3米。而且这座大殿通体为楠木建成,自建城之日起便屹立在这里,经历了近600个寒暑。与其同时期建成的宫廷建筑或是被改建,或是被焚毁,可以说祾恩殿是少数幸存至今的明初木结构建筑。

  长陵的西南侧是定陵,相距2公里,从长陵出来后,沿着昌赤路在环陵路左转,走过定陵西桥一直往西就到了定陵。定陵是明神宗朱翊钧(万历皇帝)和两位皇后的合葬陵寝。陵园整体制度模仿永陵(后面会详述),由于明末农民起义军以及清军两次破坏,陵园主体建筑已经基本无存,只余下建筑基础。但定陵最大的看点莫过于十三座陵寝中唯一开启的地宫。每年这里都会吸引大量的中外游人前来进行“探秘之旅”。

  定陵的西侧为昭陵,离昭陵不远,从定陵广场出来,有一条小路(裕陵路),沿着裕陵路往南,进昭陵村再往西走就是昭陵。昭陵是明穆宗朱载垕(隆庆皇帝)和他的两位皇后的合葬陵寝。1987年至1992年间,十三陵特区依据史料记载,并参考长陵的部分建筑进行了复原。昭陵的特有布局开启了此后明清两代帝陵的建筑模式,比如在陵寝兴建“月牙城”以及神厨、神库、宰牲亭共处一院建于陵前左侧的设置,都是源自于昭陵的建筑格局。

  2

  简朴的景陵

  与精妙绝伦的永陵

  除了上述的三座陵寝之外,其余的十座陵寝均属于封闭管理状态。即使到了陵寝前,没有相关部门的特别批准,是难以踏入陵寝半步的。笔者因为机缘巧合,得到陵区的批准,得以一览十座未开放的明代帝王陵寝。

  以长陵为界,其左右两侧集中了十座左右的帝王陵。长陵右侧不远处就是景陵,沿着怀长路来到长陵村就能找到景陵。明景陵是明朝第五位皇帝宣宗朱瞻基与皇后孙氏的合葬陵寝,后世称朱瞻基和他的父亲、在位不到一年的明仁宗朱髙炽所统治的时期为“仁宣之治”。不过,朱瞻基喜爱斗蟋蟀,因此也被称为“蟋蟀天子”。景陵是十三陵中除思陵外最小的一座帝王陵,而且景陵紧挨十三陵中面积最大的长陵,显得更加小巧。

  当年在明仁宗朱髙炽弥留之际,曾交代明宣宗朱瞻基对于自己的后事要一切从简,切不可像成祖朱棣修建长陵那样,大兴土木,劳民伤财。朱瞻基谨遵遗嘱,只用了3个月便将父亲明仁宗的献陵修好。作为儿子,朱瞻基的陵墓自不可大过父亲的陵墓,因此,朱瞻基死后,其陵墓终不敢超越献陵,朱瞻基的景陵最终没有太大的特别之处。

  出景陵后,沿着环陵路走,来到另一条环陵路的分岔路口,一直往南,就能来到永陵村,在永陵村村委会附近就是永陵。

  永陵是明世宗朱厚熜(嘉靖皇帝)的陵寝。明武宗朱厚照因为无后,所以便由他的堂弟朱厚熜以藩王的身份继承大统。世宗在位期间发起了“大礼议”来通过对礼制的改革巩固自己的地位,如将原有的天地合祀改为分祀,兴建方泽坛(地坛)、朝日坛和夕月坛等。在陵寝制度上,世宗也动了很大的脑筋,甚至是准备开创一个全新的制度:将所有的妃嫔均安葬在永陵内。为此设计人员专门为永陵设置了一道外罗城,并按照世宗的意图,还要在外罗城内东西两侧沿着陵宫正宫设置妃嫔的墓穴。虽然最终这个方案被否定,但永陵的外罗城并没有被取缔,而是依照原方案兴建起来。

  经历了400多年的风雨,永陵外罗城已经全部成为遗址。甚至外罗城的城门也已经完全被毁。我们现在看到的红门实则是永陵的“重门”。过了这道重门迎面见到巨大的台基,是永陵祾恩门的基础。这座台基规模十分宏大,甚至超越了前代几座陵寝祾恩殿台基的高度,而且中央御路的石雕采用了龙凤戏珠图案。而至于主殿祾恩殿,更是采用了精美绝伦的御路石雕,一前一后,拱卫在大殿南北两侧。永陵的这座祾恩殿,最初的建筑形制采用的是屋顶制度中的最高等即重檐庑殿顶,面阔七间,所用的建设材料均为名贵的楠木。由于工程质量要求很高,因此建成后二百余年仍然保存完好。

  清代乾隆年间,对十三陵大修,由于缺乏现成的木材,于是乾隆皇帝将永陵的楠木大殿彻底拆毁,在原址上重建了一座规模很小的新祾恩殿,不仅屋顶形式改为了等级较低的单檐歇山顶,连面阔也被缩为五间,可谓是典型的“拆大改小”。永陵台基上能够清楚看到清代改造的痕迹:规模巨大的明代台基上,叠压着一座清代改建的缩小的祾恩殿的台基。两座台基一起,向人们诉说着永陵的沧桑。

  永陵取消了祾恩殿后的三座门,而直接是两柱牌楼门以及石五供。过了石五供便是永陵的方城明楼。永陵的方城明楼以及宝城的形式,也是独具特色的。为了使宝城内的封土(即民间俗称的“坟头”)填得尽量饱满,永陵采取了像长陵一样的封闭式宝城。长陵在宝城正前方的方城下,开有门洞,通过门斗,在方城内部向左右分出岔路可以登上宝城。永陵的方城则直接将门洞省去,而从方城的左右两侧专门建设了登城梯道。这种设计则是因为永陵方城明楼的独特设计。永陵方城明楼是一座纯砖石打造的明楼。从斗拱到椽子,再到刻有“永陵”二字的匾额均系石制,因此该明楼历经400多年风雨,至今仍然不需要大规模修缮,可谓是“铜墙铁壁”。正是因为大量采用砖石结构,所以明楼的整体质量加大,如果方城开设门洞,则势必会有被明楼压塌的危险。

  永陵的另一大特色是宝城墙上的城垛。这些城垛全都采用名贵的花斑石。这种石料的质地异常坚固,雕琢起来十分费时费力。但是永陵的这些花斑石城垛,全部雕琢得十分平整,以至于能和城台上的其余石料完美结合。由此可见修建永陵时所耗费的人力和物力之大。

 

 

  裕陵祾恩殿后的“三座门”

  多年前茂陵的陵墙

【1】【2】
下一页

上一篇:黄隽:艺术银行可以成为商业模式吗
下一篇:老照片重温民国北京车行旧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