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内容

哈尔滨市南岗区王岗镇房身村被指侵吞征地补偿款
发布时间:2015-6-16 20:30:58   作者:佚名

      6月15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王岗镇房身村村民郑明锋致函媒体反映称,该村村委会涉嫌侵吞村民征地补偿款,导致其耕地被施工方私自强推、毁坏,侵害了其合法权益,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当地有关部门互相推诿,百姓欲告无门。

    在一份题为《天理何在?——致李克强总理一封信》的反映材料中,郑明锋叙述了事情经过:

              评估报告涉嫌造假 补偿标准显失公允

    我家共有6亩耕地,分为两片,其中一片4.18亩,另一片1.82亩。2010年征地,把我家的1.82亩耕地给私自推没有了,地里有井、菌棒和砖钢大棚,但我家这片土地并没有被征收,当时王岗镇政府解释说“什么时候征地,什么时候给补偿”。等到2013年3、4月时往我家地里卸残土,我找村里,村里说解决不了,于是我找镇里,王岗镇副书记任光宇说给问问,当我面给我们村委会主任打电话,但打完电话任光宇口封就有点转变,他说是哈西这面往里卸的,你们地已经在征收范围,占地时给你点补偿。这一说辞实在令人费解:卸残土跟占地怎么能掺和在一起呢?
    2013年7月开始量地认证,我家4.18亩耕地里有井、大棚和偃柏,到2014年5月开始让我们交土地证,但我家补偿给的非常不合理,价格太低。同样和我种植偃柏,别人家的1287、1352、1470、1580元/平方米,而我家的才200多元/平方米,到9月份每平方米给我涨100元,共每平方米300多元,这和正常价位还是每平方米差1000多元。光评估单就两份,从200多元到300多元之间的钱从哪来的?而且评估单上面没有公章,没有负责人签字,这不是假评估单吗?真正的评估单在哪?我有权利看自己家的评估单,而且我们村书记在大北地根本没有耕地,到有耕地的人家去栽树,套取国家补偿款。我和村书记栽的作物一样,为何每平方米相差1000多元。所以没交土地证,到现在土地证还在我自己手里。
    2014年6月4日,我母亲由于身体有病,加上征地价格不合理非常生气,不幸去世。就在我给母亲办丧事时,施工方偷着私自把我家4.18亩耕地的井、大棚和偃柏全部给推没有了,连棵草都没有了,还在耕地的北面挖了两道沟。我找到施工方,施工方承认是他们推的,说是我们村的村委会主任和书记来的,是村书记王志勇下令让他们推的。于是,我给王志勇打电话问为什么下令推我家地,王志勇矢口否认。
    6月21日下午报警,王岗镇派出所的民警来了之后说不能把老百姓的土地白给推没有了,让6月23日周一我、施工方、派出所警官三方一同到王岗镇政府找任光宇副书记解决。6月23日我到王岗镇政府,施工方的王经理也到了,可派出所的民警却没来,电话关机。我给任光宇副书记打电话,要求上楼解决此事,任副书记说让我找村里领导跟他说,并以开会为由不接待,事情不了了之。
    8月4日下午,施工方的推土机又来推我家耕地,被我抓到现行,扣留了推土机,并打110报警。王岗镇派出所民警来了之后把情况了解完,对施工方问话、录音、照相,把推土机的司机身份证也照下来,一起拿走,让我们找村里或镇政府解决。土地证还在我自己手里,就把我家的耕地给推没有了,这不是霸王征地吗?把我家4.18亩耕地推的连棵草都没有,还有2013年往我家地卸残土,2010年把我家1.82亩耕地也给推没有了,天理何在啊?
    9月17日下午我去地里,发现挖土机正在挖我家1.82亩土地,已经挖30多米长,10米多宽,2.5—3米多深的大坑,土已经挖没有了。于是我报警并扣留挖土机,派出所民警来了之后并不到现场,让我到很远的大街上与他详谈,了解案情之后说他们管不了,让我找哈尔滨市国土监察局。我找到哈尔滨市国士监察局,他们来了之后拍照,然后就走了。过了几天给我打电话说,施工方的行为构不成犯法,破坏耕地5亩以上才算犯法。

              逐级上访无一能管  耕地屡遭强行推挖

    我从2014年6月份就开始逐级上访,区、市、省各信访办都去过,但都互相推诿,包括中央第八巡视组,但巡视组可能把处理问题传达到王岗镇政府,王岗镇政府给我一份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可上面净说都征哪个村的地、多少面积,实质性问题没说,征地补偿低怎么处理也没有说。
    无奈之下,我只好去北京上访。到国家信访局,可信访局也没说怎么办,只是刷了一下身份证,我提交材料也没有要。我又去府右街,因为上访人员告诉我那停有一辆公交车,什么也不用问直接上车即可。我到那去了之后,正好有一辆公交车,上面坐的一看就是上访人员。我上了公交车,不大一会儿公交车将我们拉到一个派出所的大院里,交身份证等待分流,等叫到我的名字后,我就拿着我的身份证上公交车,公交车直接把我们拉到马家楼接济服务中心。公交车停到门口还没下车,就有很多的拦访人员,其中就有南岗区政府驻北京的孙局长,后来又来了王岗镇政府驻北京的拦访人员李玉玲。大概19:00点多钟,孙局长和李玉玲过来让我和他们一起走。出了马家楼,让我上一辆面包车,连夜把我从北京拉回哈尔滨,直接把我拉到王岗镇派出所,然后派出所把我送到拘留所,行政拘留10天。
    2015年1月16日,我又去北京马家楼上访。到那之后,南岗区政府拦访的孙局长找来几个20岁左右穿着特警衣服的保安把我押着往外拉,一边拉一边打我,把我从马家楼里拉到外面上一辆面包车,连夜把我拉回哈尔滨,直接去王岗镇派出所,还是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拘留10天。后来我提出行政复议,行政复议的结果恢复原来。我到南岗区法院起诉,法院不给立案。我问为什么,得到的回复是“没有任何原因,就是不给你立案”。
    4月24日早晨,来了约四五百人的执法队伍强推我家耕地。25日我到耕地里,施工方正在挖大深坑,已挖到我家耕地里,他们把残土全都推到我家地里。我问为什么往我家耕地里推残土,他们说是领导让推的,于是他们来了一个领导,说政府已把耕地给他们了,现在已是他们的了。我说我的耕地也没交给政府呀,我才是耕地的主人呀,于是他们让人给我拿了一张净地交接单。我拨打110报警,王岗镇派出所的刘警官来了之后拍照,然后问施工方怎么回事,施工方的领导说耕地已归他们了,并拿出净地通知单,刘警官说他们管不了,让我找政府,然后就走了。
    4月26日上午,我给哈尔滨市国土监察局孙科长打电话,告诉他施工方破坏我家耕地,他说下午1点多去,让我指认自家地块。可下午到2点多也没通知我,于是我给孙科长打电话,他说已经去完都回去啦。他说施工方正在平地,施工方领导拿出净地通知单,耕地归政府,让他们补办手续。这说明施工方还没有正规手续就破坏耕地。我说他们既然没有手续你怎么不通知停工问话,他说没这权力,27日让他们补办手续,说你找政府吧。
    5月23日上午,我发现我家4.18亩耕地被施工方用挖沟机横穿挖了一道4—5米深、2米多宽的大沟。我打110报警,110来了之后,说土地不归他们管,然后就开着车走了。
    6月14日下午,我到我家耕地里去查看,发现有两个挖沟机正在我家耕地里挖沟,我问他们怎么又到我家耕地里来挖沟,他们说领导让挖的。我打110报警,派出所的翟警官来了之后问我谁把你家耕地给挖了,我说是施工方中铁十二局。翟警官问施工方怎么回事,施工方说耕地已归他们使用,有政府批文,并拿出净地通知单给翟警官。于是翟警官说耕地已不是你的,已属于他们的了,让我找政府谈,他们管不了,然后就走了。施工方有个穿黑色衣服的男子让挖沟机继续挖,声称“我们有手续,随便挖,你爱找谁找谁,随便”,于是他又叫来一台挖沟机,三台挖沟机在我家耕地里挖沟。

    “这一年来,就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王岗镇房身村村委会涉嫌侵吞村民征地补偿款,造成我家耕地遭到强推和破坏之事,我奔走于各级信访及职能部门,无一能管,互相推诿,我已欲告无门,身心疲惫。”郑明锋在反映材料里表示,在中央一再倡导依法治国的今天,恳请上级领导给予高度关注,督促当地有关部门依法办事,对房身村村委会涉嫌侵吞村民征地补偿款的违法行为进行严肃查处,切实维护百姓的合法权益。(来源:中视在线 作者:尚晓利)

    来源:http://www.cjxww.tiv.cn/show.asp?id=9630

上一篇:网曝甘肃庆城县驿马镇韦老庄村支书中饱私囊
下一篇:河南省邓州市交通运管局任性执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