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 > 内容

吉林市高新区惊现一“部长级”拆迁办主任
发布时间:2015-4-25 10:45:25   作者:佚名


吉林市高新区党务工作局的“报告”

    3月份,部分网络媒体刊文称,吉林省吉林市高新区荣光村自2005年起进行征地及房屋拆迁,在高新区拆迁办某些官员的操纵下,从上项目征地、房屋拆迁,一直到补偿协议的签订、补偿款的发放等征地拆迁领域的各个环节,大肆造假,欺下瞒上,补偿款成为“唐僧肉”,拆迁办官员及村干部从中渔利。4月初,吉林市高新区党务工作局回应称:文章“大部分不属实”,并称原主持该村拆迁工作的高新区拆迁办主任张树良为“部长级”,荣光村村民无不骇然。


“超高配置”拆迁办主任

    记者在吉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务工作局长达7页的《关于“吉林市荣光村补偿款成为唐僧肉”网贴反映问题的调查情况报告》中看到,第二条专门就张树良的情况作了说明。

    报告称,“经查,张树良出生于1963年,中共党员,2005年5月由高新区环卫处调入高新区拆迁办,2006年3月开始先后担任拆迁办副主任(副部长级)、拆迁办主任(部长级)、行政执法局副局长、房屋征收局副局长、拆迁公司经理等职务,重点负责高新区征地拆迁工作。”

    吉林市高新区拆迁办主任为“部长级”,这在全国实属罕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16条规定的领导职务层次分为:国家级正职、国家级副职、省部级正职、省部级副职、厅局级正职、厅局级副职、县处级正职、县处级副职、乡科级正职、乡科级副职。吉林市高新区最高级别应为“厅局级副职”,其下属的拆迁办应为“乡科级正职”,而拆迁办主任被明确为“部长级”,与省部级领导平起平坐,当属“超高配置”。

    张树良是何许人也?据荣光村知情村民介绍,张树良原为吉林市丰满区石井沟派出所民警,因涉黑并致人重伤而被开除,后在张树良的亲哥哥、吉林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法规处处长张树林的“运作”下,进入吉林市高新区环卫处工作,重新走上政坛,后调入高新区拆迁办担任副主任、主任等职,现已升任吉林市高新区房屋征收局副局长。据称,张树良在香港、澳门游玩时曾接受有偿性服务并吸食毒品等。

    吉林市高新区的调查报告还引用了张树良本人的“自述”:

    我叫张树良,担任高新区拆迁办副主任以来,共下达了几十件的拆迁行政裁决及强拆工作,不可避免地会得罪一些社会人员,引起他们的憎恨......

    根据国家相关拆迁规定,除非人民法院依法下达强拆裁决,任何单位和个人也无权进行强拆,即使“部长级”的拆迁办主任也不能有超越法律的权力。

    荣光村村民高富林告诉记者,张树良所提及的郁岩树木未得到补偿之事与其有关。

    高富林说:“是我与郁岩等人合作在荒山上栽种的6.5万棵银中杨和7500棵梧桐树,全部被张树良等人强行毁坏,至今无任何说法。”

    高新区在回复媒体的报告中说,高富林在荒山上栽种的树木不应补偿。在同一份报告中,高新区承认荣光村第六村民小组组长金辉在滨江公园有江滩地1.2垧,获得了补偿款80万元。

    “金辉是江滩地,我是荒山地,性质是一样的,金辉的江滩地就可以获得80万元的补偿,我们栽植的树木被强行毁坏却得不到任何补偿。”高富林说。


如此分配 (谢正军 绘图)
    该村举报人认为,张树良在主持荣光村拆迁补偿工作时,采取“小头大尾”的办法,让村民签字的补偿协议上数目少,而后收回村民签字的协议,加上其它补偿项目,再另行制作一份补偿数额多的协议装入档案,把多出的差额据为己有或私分。

    “我们签字的协议上,公章也是假的。张树良说为了好开展工作专门刻制的公章。在领取补偿款存折时,都是直接从张树良手里领取,协议书上有张树良亲笔书写的‘款已领取’字样。这明显不符合财务管理制度。”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荣光村村民提供的材料显示,张树良还利用拆迁办领导的身份,在为他人指认财产、计算补偿款的过程中,徇私舞弊,大肆索贿,谋取不正当利益,并侵占村民回迁房多套。

谁在为被举报人狡辩?

    此前的报道用大量事实披露了政府官员与村干部相互勾结,变着花样侵吞补偿款的案列。而高新区党务工作局的所谓调查,对此却百般狡辩,要么用被举报人的自述来证其清白;要么避重就轻,故意回避矛盾;要么颠倒黑白,试图推卸责任。其中狡辩言词也不乏自打嘴巴之处,村民无不呲之以鼻。

    关于城市户口的周广明利用施连春、刘德全、周忠三人取得补偿款94.5万元情况,高新区回应说,该土地被拆迁人是村民周忠,不是周广明,其补偿款是周忠领取的。村民认为,周广明利用三位村民的名义取得补偿款,为了掩人耳目,他不会自己去领取这笔款项,而让周忠签名领取,高新区的回应,恰恰说明村民的举报属实。

    近几年来,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吉林市高新区荣光村的村民一直坚持上访举报,虽步履维艰,历尽坎坷,也遭受了各种打击报复甚至关押和拘留,但他们仍然义无反顾。

    荣光村一位村民给媒体留言说:我去上访,他们就把我关起来了,有高新区政法委和长江路派出所的警察出面,把我送进了白山监犾。他们把我们的举报材料交给了被举报人、村书记张宝贵。张宝贵和张树良是铁哥们儿,他们为了保护自己,抛出手下人员邸伟去顶罪,而邸伟还是张树良亲姐姐家的孩子。如果张树良没有问题,他不会让自己的亲外甥去顶罪。

    媒体在高新区的报告中也看到了这个重要信息:“目前,高新公安分局已经对弄虚作假、套取补偿资金等涉事的邸伟等征收人员进行立案侦查,进行拘捕,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村民认为,邸伟只是个小人物,没有张树良的允许和幕后操纵,他也没有能力做“套取补偿资金”的事情。邸伟被抓,也说明该村民的留言非虚,同时也是对吉林市高新区一再狡辩“举报不实”的有力回击。

    荣光村村民说,村里账目不公开、不透明。补偿款大部分被挪用、侵占,甚至挥霍浪费,他们买了豪车,多次组织出国旅游。国家征用农民土地,补偿费专款专用,可这些钱为啥变成“唐僧肉”,谁都要啃一口呢?其中除了拆迁办官员和村委干部之外,还会有什么人?为何不对张树良、张宝贵等人予以查处?

    据村民提供的举报材料,荣光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张宝贵,当村主任之前被判过刑,在吉林白山监狱服刑,后因涉伤害案被网上通缉,乘飞机外出时被抓获,后成为吉林市高新区日升村原村主任陈家利(绰号:陈四)的马仔,陈被抓后张宝贵回村以贿选和威逼恐吓等手段当上村主任,后又入党成为村书记。

    在荣光村建设工程时,张宝贵不进行招投标,私自将绿洲公园和荣光小区的工程建设项目包给了自己的二哥张宝财,将村卫生所工程包给了他姐姐张宝华,荣光小区的大超市包给了他大哥张宝和。为垄断村集体建的彩虹钢材市场上的货物吊装生意,张宝贵不允许业主拥有吊车,买主也不能自带吊车装卸货物,只能租用张宝贵所拥有的6台吊车。(记者 孙铭 凌夏)

上一篇:西安户县祖庵镇正在拔节的竹林被毁要盖违法建筑
下一篇:江苏苏中药业3万多支问题生脉注射液流入四川等9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