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 > 内容

吉林:朱雀山见证张氏兄弟的罪恶
发布时间:2015-1-2 21:24:29   作者:佚名


图为张树林、张树良、张树艳几兄妹的“龙泉山庄”


    从吉林市区的吉林大桥出发,南行10余公里,有一海拔817米的大山,山势陡峭,怪石嶙峋,树木葱茏,风貌古朴。东峰上有块10多米长的猪形巨石,名为“魔猪石”,有5头小石猪尾随其后。这里,就是吉林市四大名山之一的朱雀山。吉林市丰满区在这里设立了朱雀山旅游经济开发区,建起了滑雪场、狩猎场、菩提寺等景点。

    随着旅游热的逐步升温,朱雀山方周村庄民宅也成为“香饽饽”。吉林市丰满区江南乡阿什村就处在朱雀山旅游区黄金地段。

    为在房屋拆迁中获得巨额赔偿,受经济利益的驱使,在该村通往朱雀山滑雪场的小道两旁,纷纷建起一栋栋山庄、别墅。其中一处名为“龙泉山庄”的豪宅大院格外引人注目——它依山而建,占地面积达4万多平方米左右,建筑气派,内饰豪华,而更为令人震惊的是,龙泉山庄在建设时,竟然毁林占地毁坏数万株树木,遭当地人士举报多年,至今仍无人问津。

    让我们先认识一下这家龙泉山庄的主人:

    张树林:原吉林市永吉县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后调入吉林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法制处任处长,现退休;

    张树良:原为吉林市丰满区石井沟派出所民警,因涉黑并致人重伤而被开除,后张树林通过关系调入吉林市高新区环卫处房屋建设管理局,任拆迁办主任助理,现已升任吉林市高新区房管局局长。

    张树林、张树良系亲兄弟,都是党员身份,国家公务员,并非江南乡阿什村村民,但二人却能够在旅游开发区内明目张胆地非法占地建房,且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家的非法房产办理了证件,由此,朱雀山也见证了二人的罪恶。

公报私仇 非法砍树7万余株不赔偿

    吉林省吉林市高新区高新街道荣光村八组农民高富林,在本村山岭撂荒土地上栽植的7万余株树木遭到吉林市高新区拆迁办的非法毁灭砍伐,造成经济损失上百万元,未给任何赔偿。2013年4月份,全国部分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其中与张树良、张树林二兄弟的“邻居”郁岩有很大的关系。

    2001年,高富林将该村与永庆六队交界处的山岭撂荒土地进行开发耕种,一直持续到2006年。2006年年底,高富林与吉林市丰满区居民郁岩,计划在这片1.55万平方米的荒地上合作建设经济林。随后,二人共投资108.75万元,从吉林市丰满区鑫冉园林花卉基地购进经济林苗木7.25万株,其中银中杨6.5万株,梧桐树0.75万株。到2007年2月,经过三个月时间的劳动栽种完毕,投工投劳价值20万元。到2011年,大部分苗木直径已经达到10㎝以上,高度达到60—80㎝,当时有园艺公司计划以每株80元的价格购买。

    2011年2月10日,郁岩发现树木被大量拦腰砍断,树枝散乱一地。经多方询问得知,这是吉林市高新区拆迁办所为,遂于2月24日向吉林市公安局丰满分局大长屯派出所报案。2011年9月13日,他们又在现场发现铲车钩机等大型机械正灭绝性地毁坏剩余不多的树木。铲车司机告诉高富林,这片林地已经被高新区征收。随后,在场人员先后联系了吉林市高新区城建局、房屋征收管理局以及城管执法局的相关领导询问情况。张树良给高富林打电话说:“我心里有数,补偿一定给你。等我回去再说,不要影响工程进展。”然而,时至今日,他们等来的仍是一张空头支票,不得不四处上访求助。

    2013年2月21日至今,针对他们的上访,吉林市高新区房屋征收管理局以及省市区各级政府,均给高富林书面情况说明和答复意见,这些答复要么无中生有,要么避重就轻,要么胡搅蛮缠,拒不赔偿高富林等人的经济损失。

    2014年2月两会前,高富林等人准备去北京上访,此时,张树良已升任吉林市高新区房屋建设管理局副局长,他怕上访影响自己仕途,就向高富林等发出书面通知,说在2014年2月29日上午9点在房管局举行听证会。2月份怎么会存在29号?高福林等人发现了日期上的圈套,张树良又将听证会举行日期改为3月6日。但是,听证会上,高富林等人依法、依理、依据进行辩论,张树良说他们植树造林违法,郁岩反驳说:“你家毁林占地不违法?”张树良面红耳赤,却威胁郁岩说,对抗他就是对抗政府。就这样,所谓的听证会在张树良的左右下最后还是未能解决任何问题。

    在高富林等人7万余株树木被非法砍伐之后,张树良对他们百般刁难,利用权力打击压制他们取得正当利益,对他们的合理诉求进行掩盖,对此,张树良的领导有的说不知情,有的说赔偿不赔偿张树良说了算,也有的说管不了。

    张树良何以一手遮天,瞒上欺下,拒不依法依规赔偿毁坏树木的损失呢?原来,高富林的合伙人郁岩购买了张树良位于朱雀山下江南乡阿什村的房产,因旅游开发,房产面临增值,张树良及其兄张树林又后悔,想收回已经售出的房产,遭到了郁岩的拒绝,因而,张树良涉嫌公报私仇,对郁岩进行打击报复。

出尔反尔 售出的房屋欲强行霸占

    2007年,张树林将其6000多平米的土地和一处80多平米的房房产以20万元的价格卖给郁岩。双方达成口头协议:郁岩支付15万元,余款5万元在办理完毕相关房产手续后付清。后来,张树林以其妹妹的儿子结婚为借口,找郁岩要剩余的5万元,在未签协议的情况下,郁岩将钱支付给他。郁岩在2009到2012年之间多次找张树林签协议时他常常借故推辞,拒不见面。直到2011年8月左右,张树林的妹妹和妹夫与郁岩签订了协议,但协议与张树林最初的承诺又有诸多不符。

    期间,郁岩注册成立了吉林市百奎工贸有限公司,从事艺术围栏生产及园林景观绿化等。2010年7月28日因水灾把房子冲毁,郁岩又花费500余万元重建了新楼。

    张树林对郁岩产生嫉妒心理,加上朱雀山旅游开发建设,后悔将房产售出,就经常到郁岩的生产现场无理取闹。在郁岩未同意的情况下,张树艳夫妻强行把铁艺围栏100多米抢走,并在郁岩场院内挖建深水井。

    张家的闹剧逐步升级。2011年10月31日下午一时左右,张树林光天化日之下无故带领张树艳、周富民、邸伟等多人,手持铁锹、镐钯、砖头等凶器,非法闯入郁岩的生产厂内,对工人进行殴打,工人被迫躲进屋内。张树林等人对工人进行侮辱谩骂,并威胁说要卸掉工人的腿,随后,他们对楼房窗户、房门进行一番疯狂打砸,防盗门及塑钢窗玻璃全部被毁坏,房内电视机等家用电器也未能幸免,工人们赶紧拨打110报警电话,警察赶到时,他们才停止打砸行为,给郁岩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万多元,企业被迫停产至今。

    几年来,对张树林等人擅自闯入他人住宅寻衅滋事,无故殴打他人,故意损坏他人财物的行为,郁岩多次到当地公安派出所、公安局进行投诉,要求对张树林等人依法进行处罚,并赔偿经济损失,但当地公安机关至今仍未予处理,郁岩提供给公安部门的监控录像光碟这一重要证据,却被公安派出所毁坏,无法观看。

    将房产卖给郁岩之后,张树林、张树良兄弟二人又通过不正当渠道,在紧邻郁岩厂房的北侧,又毁林占地新建楼房,张氏兄弟二人投资建起了“龙泉山庄”,还神通广大地篡改了卫星测绘数据,掩盖其非法建盖山庄的罪行。在两人的带动下,吉林市一些国家干部纷纷在江南乡阿什村通往朱雀山滑雪场的小道两旁建起豪宅大院,意图等待国家的巨额拆迁补偿。

    据知情人透漏,张树良曾经当过警察,因涉黑伤人被开除,后经他哥张树林的关系,安排他到吉林市高新区城管局,几年后担任了副局长,一步步爬到今天的位置。据称,张树良、张树林在海口、吉林等地有房产多处,明显与其实际收入不符。此外,张树良还涉黑,多次伤人,利用职权欺压百姓。张树良的二妹和三妹坐公共汽车因2元车票寻衅滋事,纠集20多名社会闲散人员,当众对公共汽车司机和售票员进行殴打,惨不忍睹。张树良建山庄修路期间某村民不同意让其搬迁,张树良遂将其绑架,强迫其同意,后该村民趁机逃跑,躲过一劫。

    郁岩证实,2007年,张树良违法党纪规定,前往香港、澳门游玩,全程让郁岩安排,吃喝嫖赌吸食毒品等。同时,张树良还拥有豪车多部,明显与其实际收入不符。

    在吉林市高新区荣光村动迁过程中,张树良与有关拆迁部门沆瀣一气,贪污、侵吞拆迁补偿款,非法获得巨额资产,受到吉林市高新南区、北区众多村民联名举报,对此,我们将在随后的报道中予以报道。(本文将联合全国百家网络媒体同时转发)

上一篇:湖南商人上亿产业遭打砸抢 桂林投资环境遭质疑
下一篇:太原农妇讨薪命丧派出所案又有2民警被批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