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 > 内容

网曝青岛城阳区夏庄村主任笼络“十二凶”横行乡里
发布时间:2014-11-13 18:37:23   作者:佚名


栾同意照片(资料图)


    2011年9月10日,青岛市城阳区夏庄街道夏庄村村委会换届选举,本村村民、青岛华泰置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栾同意,如愿以偿地“当选”为新一届村委会主任,而这位新“当家人”,竟是一位屡遭村民举报的“网络名人”。

    据村民实名举报称,栾同意在2007年的村委会换届选举中曾惨遭落败,这次只因其笼络了臭名昭著的青岛“十二凶”,方才得以竞选成功。这需要叙述一番——

这位新主任的前后事

    2007年,夏庄村村委会换届选举时,一个离家多年,平时很少回村、与村民也没有什么往来接触的老板栾同意要回来竞选村主任,他说有几个亿资金要回来帮扶村庄改造,但从那时起村民们就再也没有过过一天安稳日子。

    为了登上村主任这个“宝座”,栾同意与“十二凶”沆瀣一气,整日游走于村内,伺机拉拢人心,并使用下三滥手段陷害前任村委干部,造谣生事,挑拨离间,致使原村委干部无法正常开展工作。而在2011年的换届选举中,栾同意“十二凶”一伙公开使用各种违法手段,欺骗、许愿、威胁及用钱物收买选民,使其如愿当上村主任。在正式选举的前一天,栾同意亲自带人在村中大街,指挥栾尚考带领手下40余人,在其选举唯一竞争者村民栾泽存进出家的必经路段强行拦下其车辆,不问青红皂白手持木棒、刀具等凶器将开车的栾泽存的侄子和外甥打伤,并将车辆砸坏,栾同意公开叫喊:“谁敢出来竞选就打谁”。

    在2011年9月10日选举当天早晨五点半,栾同意按照事先密谋的计划,持棍棒威逼村民关掉手机,让选民选栾同意为首的五人竞选小组,村民数次拨打110报警,派出所的警察来了,说了一句“腿长在你自己身上,你不会走?”随后扬长而去。当天上午9点,栾同意团伙成员当着几百选民的面把竞选人栾泽存的老婆打伤,逼迫栾泽存放弃了参选。栾同意在选举后的9月30日,向选他的人每人发放了1000元,发放人数达到3000余人。

    栾同意上任后,村委工作人员增加到400多人,其中30多名刑满释放分子被他安排担任村里的治安人员,这些人统一身穿警服,有十几人专门为栾同意看家护院,同时,他也利用这些人,对没有投票给他的村民进行打击报复。2011年9月24日,栾同意以“私安路灯偷电”为由,安排村委委员栾振森、栾尚考带人将栾青康等人打伤,将其弟弟栾青亮鼻梁骨打断,经法医鉴定为轻伤。2011年10月10日早晨8点左右,栾同意指使手下栾尚考带领30多名身穿警服的治安人员,在众目睽睽之下翻墙进入夏庄市场,持凶器打砸,抢占夏庄农贸市场,当场打伤市场承包人栾泽喜、两名市场工作人员和一名无辜村民等4人。夏庄村团支部书记、办公室主任、宣传员栾鹏接到栾泽喜通报电话,打算到夏装市场处理问题,也被这伙人打伤,并抢走栾鹏价值7000多元的摄像机一部。
    在栾同意担任村主任之前,就是个劣迹斑斑的地痞无赖。2003年,在李沧二毛工地规划中利用原为绿化的土地,通过行贿等非法手段,办理了商业开发手续,把国营企业的资产占为己有,甚至厂方的合作股金都转入自己名下,大量侵吞国有资产。同时,在李沧金水路开发安置改造项目中,私自改变扩大建筑面积,占用居民安置房屋土地,制造虚假安置面积,冒领政府补偿安置款。

    2003年8月份,栾同意及其团伙在罗圈涧开发期间暴力拆迁居民房屋,数十家被强拆,数十人流离失所。最恶毒的是栾同意指挥手下半夜闯进时任书记袁甲盛家里,把袁甲盛的妻子捆起来,把袁甲盛的双腿砸断,造成重伤,使之生活难以自理。栾同意还恶意骗领发票,伪造公司印章,编造虚假合同,谎报工程款项,偷逃大量国家税款,受其所害的企业进行举报,当地税务部门也查实,但栾同意毫发未损。

    栾同意之所以有恃无恐,横行乡里,除了其利用金钱开路,结识了个别丧失党性和良知的国家工作人员之外,还有充当其打手的村霸团伙——

社会渣滓:“十二凶”

   提起“十二凶”,青岛人称之为“聂磊第二”,而聂磊,就是已经被执行了死刑的原青岛市黑社会“老大”。

    夏庄村以栾同意、栾心生、栾心胜为首的十二人,长期以来在青岛市欺行霸市,暴力敛财,无恶不作,残害百姓,青岛市民对此恨之入骨,遂把十二兄弟称之为“十二凶”。

    “十二凶”黑恶势力团伙霸占夏庄市场十余年,以暴力手段疯狂收费,吃拿卡要无恶不作。1997年,栾同意手下骨干栾心胜带人殴打村民栾培亮的妻弟,栾培亮和妻子去找他们理论,结果被他们四五个男人围打,在市场上,把栾培亮打得满脸是血,把栾培亮老婆的衣服几乎扒光,一边打一边对其进行侮辱。

    栾心胜通过威胁恐吓村干部承包村里45亩土地,进行非法挖沙谋取暴利,还肆无忌惮的侵占村民有证耕地100余亩,非法获利2000余万元。2011年5月份街道办组织公安、联防、城管等部门100多名联合执法队前去收回土地,栾心胜公然抗拒,栾同意出面摆平,至今未得到依法处理。

    村里引进新华锦企业落户占地,村委会通过评估按规定对村民地上青苗和有证土地给予了赔偿,栾同意却指使栾心生、栾心胜等“十二凶”再次在已经补偿到位的500多亩土地上全部栽植上树苗,逼迫企业再次对其进行赔偿,以至该地块土地招拍挂已经过去数年,项目至今没有落实。

   此外,栾同意“十二凶”还变着法子坑害集体,把集体的土地当做个人私有财产随意交易。当被告上法庭时,他们竟然买通了审判机关,法院二审判决,夏庄村全村5000多人人均2200多元要支付给“十二凶”,村民气愤地说:抢占了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村民毫无收益,却还要凑钱给这些村霸、无赖。朗朗乾坤,司法公正何在?

上一篇:湖南一企业主千万资产“约架”政法委领导
下一篇:山东临沂:中院裁定书不生效 疑为法院不作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