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内容

河北省玉田县银河中学违规重重到底谁之过?
发布时间:2014-7-27 19:12:18   作者:佚名

    近来,河北省玉田县银河中学涉嫌非法集资、合同诈骗亿元,遭遇到广大受害债主和被骗入学的学生家长不断反映。

    据了解,玉田县银河中学是2003年经唐山市教育局批准的民办学校,可容纳6000学生就读,其法人代表、董事长为闫庆德,出资人副董事长闫景艳(闫庆德之女)。

    据反映人士告诉记者,2013年5月,闫景艳涉嫌亿元非法集资、合同诈骗、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案东窗事发,由此揭开了银河中学亿元“黑洞”。

    由于该事件在当地引起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受害者情绪异常激动,多次集体向有关部门反映诉求。

    2013年5月,《中国产经新闻报》以《河北玉田一民办中学涉嫌高息非法集资近亿元》为题率先对该事件进行了公开报道,并被多家媒体也相继转载。

     据了解,银河中学副董事长、出资人闫景艳等闫氏家族成员以投资教育及高额利息为诱饵在社会上不特定的人群中,大量的募集吸纳资金。

    令人难理解的是所以借款多为现金,而且没有一笔资金进入学校账户。据知情人提供资料显示,数年间闫景艳集资款项累计已经达到近亿元。在借款的票据和白条中,一部分是加盖了学校的公章和财务章,一部分为闫景艳以个人名义打的借条。关于利息部分有的是在借条中直接注明,有的是口头约定。月息从2%到5%不等,个别的利息最高还有的达到月息10%。同时在给债主出具的借据中竟然出现了两套行政章和两套财务章。

    上述知情人士说,闫庆德及其家族管理者自知银河中学破产是早晚的事,这个烂摊子终归要甩给玉田县政府,于是人为制造财务混乱局面,给其家族浑水摸鱼转移资产大开方便之门,致使学校资金流向无据可查,早在几年“闫氏家族”就已经利用集资款在北京黄金地段购置豪宅两处。一处是以该校会计(侯丽芳)的名义购买,面积290多平米;另一处是以闫景武(法国籍闫庆德儿子)购买,面积170多平米,该两处豪宅地理位置优越,步行至天安门广场不足15分钟。两处豪宅目前市价约合人民币4000万元,豪宅内部的红木家具高档电器价值几百万。目前闫庆德一直居住于此,在北京遥控指挥学校实际运作。

    正是这样,不少受害者对此怒不可遏,家长们担心,银河中学破产后这两处资产能否在资产清算之列。

    不过,随着媒体的关注与报道,出资人闫景艳被刑事拘留,再无办学能力的银河中学步入了资不抵债的境地。

    据反映人士称,闫景艳不仅非法集资,还用早在2012年已经出售给他人的土地上谎称开发房地产,骗取北京两家建筑公司施工保证金600余万元。同时还伪造国有土地使用证、房产证,做抵押骗取借款400多万元。银河中学出资人闫景艳已经涉嫌严重犯罪,造成学校负债累累,资不抵债,已经完全丧失办学能力。

     但根据《民办教育促进法》第56条“因资不抵债无法继续办学的,应当终止”。有关部门应当立即终止其办学资格,但是,失去行政监督的银河中学却无视法律法规,通过多种渠道发布虚假的招生广告,打着公益事业的幌子在2013年下半年,勉强非法骗招小学初中学生1000余人,高中部被迫停办,以学生预交的学杂费赖以维持生计,制造尚有办学能力的假象,以此手段绑架要挟玉田县政府,狡猾抵制破产清算,为日后暴敛钱财,垂死挣扎作铺垫。闫景艳入狱后,学校实际由闫庆德和闫景艳的丈夫褚金仓(原党校干部)实际掌控,闫庆德夫妇长期居住在北京的私人豪宅,对学校遥控指挥。

    更令人费解的是,已经处于社会舆论风口浪尖的银河中学为何能够如此肆无忌惮的继续违规办学,却无人制止。当地民众质疑说,各相关部门监管职能到底哪里去了?

    另据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说,银河中学由于闫景艳此前高息集资,“拆东墙补西墙”做法,导致学校东侧的36亩国有土地以及地上的建筑物已经早在2011年变卖了,另外学校西侧操场的100余亩土地属于“以租代征”的非法占地。整个学校规划格局被严重破坏,七零八落,加之没有资金管理修缮,校园荒草丛生,暮气沉沉,一片破败景象。  
   
    “处在舆论漩涡的银河中学如今已经没有半点校园生机,社会舆论更是沸沸扬扬,终日难平。”上述人士称。

    然而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是民族的希望和未来。如今这一神圣的事业却沦为了学校领导层的骗钱的工具。

    民众质疑银河中学打着公益事业的幌子,不但免缴了各种税费,还取得了大量的社会各界的捐赠。当前已经负债累累的闫庆德及其家族管理者,为了赚钱拼命压缩学校各项开支,2013年下学期在原有在校教师大批辞职的情况下,急招了几十名刚刚毕业,毫无教学经验的新老师。因为这些教师的工资低,省钱。

    有家长对此表示,新招的教师队伍思想极为不稳定,即迫于学校形势,还要考虑自身前途,教师们终日人心惶惶,无心教学管理,学校教学质量直线下降。

    此外,据当地的居民向记者透露说,上述通过各种手段招来的1000多名“被骗”学生,入学之前就已经交齐了全年的学费(5000-6000元),每月500元的伙食费都是按月提前上交的,较上学年每月涨了100元,学生伙食情况,卫生条件急转直下,他们每天采购劣质、廉价食材,终日白菜、豆腐穷对付,学生的饭菜伙房大师傅自己都不吃。

   对此广大师生苦不堪言,家长们也是忧心忡忡。转学,怕孩子跟不上课耽误学业,不转,学校随时都有瘫痪的可能。还有一部分家长是当时闫景艳非法集资的债主,只能让孩子在银河中学对付,最大限度的挽回损失,大多数家长就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听天由命了。

    不过,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些事情校方领导却漠不关心,他们反而把发黑心财主意打在了这些孩子的身上,他们在学校开了个小卖部,专卖火腿肠、方便面、等零食,大赚其钱。

    由于孩子们吃不下食堂的饭,所以小卖部生意异常火爆,他们采购的劣质食品零食成了抢手货,据村民了解,光小卖部一年的收入就达100多万元。

    不过,银河中学存在的问题远不及上述。据家长了解,2013年11月,学校有30多名教师参加了县教育局的统一招考,并且被录取了,30多名教师一起离岗,导致学校好多学科一直没有专业老师,只有互相对付着代课。孩子们的教学质量可想而知,孩子们的学业就这样被耽误了,就这样教学一直维持到了年底放假。

   有家长表示, 2014年上半年,闫庆德及其家族管理者开始拖欠教职工的工资,老师们心里清楚学费他们已经收去了,不给开工资说不过去,于是就全体罢工孩子们罢课,这种局面持续了几天,老师们集体向上级部门反映闫氏集体仍然无动于衷,一毛不拔。

    一直到2014年中考老师们还是没有得到工资,于是就造成了银河学生集体拒绝参加中考和撕毁考卷的严重事件,县政府、教育局怕事态严重了影响太大,由教育局出钱(30万)先垫付老师工资,这样事件才得以平息,但是一个30万又一个30万,教育局一直垫付到了现在。那么,银河中学的命运如何?受害者的损失到底该如何被追回,我们拭目以待!

上一篇:深圳村官被曝坐拥3亿房产 妻子子女为香港籍
下一篇:山东郯城县张红军:谁拆了我的40间厂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