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年轻母亲的治疗历程:“恐慌、哭泣、平静、感动” _非凡软件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kbd id='gxA0G'></kbd><address id='DI4Wj'><style id='3Fmmc'></style></address><button id='8EsSn'></button>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一位年轻母亲的治疗历程:“恐慌、哭泣、平静、感动”

          点击:83143
            

            (抗击新冠肺炎)一位年轻母亲的治疗历程:“恐慌、哭泣、平静、感动”

            中新社北京2月20日电 题:一位年轻母亲的治疗历程:“恐慌、哭泣、平静、感动”

            中新社记者 张子扬

            从莫名其妙地被感染,到入院后的“恐慌、哭泣、平静、感动”,十几天的治病历程,34岁的文慧(化名)如同经历了一轮“过山车”游戏。

            “这种游戏有过一次就行,再也不想玩了。”透过视频接受记者采访时,坐在病床上的文慧,无奈地笑着。

            “整晚在恐惧中度过”

            2月初被确诊,随后进入北京地坛医院接受治疗,文慧至今想不明白,她和家人是怎么被感染的。

            据她回忆,春节前她和家人有过一次北京周边出行经历。但没去过湖北,更没有接触武汉相关的人。正月初二返京后,先是公公出现高烧(送医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几天后她亦出现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

            “那时武汉(疫情)已经开始严重了,我和丈夫有点担心,一直默念着千万别‘中招’,可到医院检查发现,两个人都是阳性。”文慧说,那时还带着3岁的女儿,最怕她也被感染。

            “我跟女儿说,爸爸妈妈染上了小病毒,你要被单独隔离几天,护士阿姨会照顾你。”

            经过检查,得知女儿和婆婆是阴性,文慧悬在嗓子眼的心落下了,她的丈夫却躲在角落里大哭了一场。

            住进病房不久,文慧在网上不断看到有城市出现患者死亡病例,眼泪瞬间掉了下来。她怕自己过几天也是这样的结局,“整晚都是在恐惧中度过的”。

            一个“从天而降”的病毒砸在自己头上,这位年轻母亲想过各种可怕的结果。“其实最早就有一个念头,如果哪一天离开人世,会把自己的遗体捐给社会,也算作了一点贡献。”她平静地说着,眼睛却望向窗外,随后补了一句:“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儿,太小了”。

            刚入院那几天,文慧整晚不停地咳,她担心一口气接不上“就过去了”。医生鼓励她,“你的症状不算重,一定能治好,给我们一点时间和信心。”

            就是如此简单几句话,让文慧的内心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抚慰。

            文慧至今记得,刚被确诊新冠肺炎时,家人一直处在惊恐之中。害怕看到国内确诊病例每天成倍地增加,害怕自己被人歧视,害怕邻居说三道四,把他们看成异类。“一根稻草的力量,就能把人击倒”。

            “恢复了人样”

            这段时间,她亲眼看到医护人员的努力,看到一个个陌生人的守望相助,她说,感觉自己恢复了“人样”,心里好受多了。

            她心存感激,轻声对着医护人员说,“我好了之后,就到你们这当志愿者吧!”

            谈及志愿者一事,文慧称,她被这里医生护士的医德感动了。“他们对一些年幼的患者格外精心照顾,甚至说话都要俯下身子、贴着脸。感觉他们就是希望给孩子们一点笑容和暖意,而不是冷冰冰的防护服。”

            “我跟老公商量,出院后我还想回来,让我去照顾那些小患者或隔离者。我一定会像妈妈保护自己孩子一样保护他们。”文慧形容,“那些小护士估计都是‘90后’,哪有什么经验。”

            “其实我的真实想法是,那些医护人员一天十几个小时戴着防护面具,脸都紫了,看着让人心疼。”

            令她动容的是,在一个特殊时期、一个特别的医院,医务人员都是称呼患者名字,而不是床号,“他们就想把我当做一个正常的人,而不是什么特殊符号或者传染病源携带者”。

            2月16日,文慧丈夫37岁生日。病房护士长专门为他订制了一块生日蛋糕。上面写着“37岁生日快乐!加油!我们能赢!”

            看到这样的场景,夫妻俩瞬间泪目。

            “大家都是受害者,别见死不救”

            在院方的积极治疗下,大约一周的时间,这位年轻母亲病情逐渐好转。喜欢热闹的她,时不时跟医生护士开个玩笑,“房间太闷了,进来斗会儿地主呗!”

            接受采访时,她还不停调侃自己的丈夫:“他就是工作狂,住院了还在发招租信息。”

            有时,在保险公司工作的文慧亦会被同事调侃:“好好养病,别动不动就给医生护士劝(买保)险。”

            “我还真有过这样的念头,但不是劝人买保险,而是自己掏钱给这些医生护士买份保险,希望他们好人平安。”文慧说,“他们要是病倒,可没人救我了”。

            这些天,文慧听说患者康复后献血可能对其他病人有用。她动员家人,“能献多少献多少吧,大家都是受害者,别见死不救!”

            经过一次磨难,文慧形容自己的人生观似乎变了。过去,她能想到的生命价值就是简单地多卖一份保险,多攒点钱还房贷,投资孩子的教育,“从未有过什么大追求。”

            “现在呢?我有些说不好,可能会想着能为别人做点什么吧。比如,我会多献点血。”揭下口罩,文慧微笑着说道。(完)

          【编辑:郭泽华】
          顶一下
          (83563)
          踩一下
          (28916)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